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18章 第 18 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翌日,又是一个大晴天,过了清晨那一阵,空气中的温度一点一点上升,错眼一看,似乎能见到空中翻滚的热浪,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集市上的热闹。

  摩肩接踵的人群,此起彼伏的吆喝声,讨价还价的买卖人,无一不是生活的气息。

  或许有人会觉得过于嘈杂,但对于李继来说,这不仅是生活的气息,更是生命的鲜活劲儿。

  在战场上,他见过太多的生命逝去,甚至很多是终结在他自己手下。

  ——这样说并不意味着他后悔拿起枪刃取下敌人的首级,家国大义在上,又是你死我活的战场,他不会后悔自己为生存刺出的每一枪。

  只是这样一来,他便更加喜欢这样寻常的热闹了,喜欢到哪怕回乡这么久了,每次只要看见,依旧忍不住心生欢喜。

  李继牵着弟弟青松走在街上,为了配合弟弟的步伐,一双大长腿硬是迈出了小碎步,刚开始他还有些不习惯,现在已经能很自然地放慢脚步了。

  两人路过卖糖葫芦的地方,奇怪的是竟然没有大人在,插满糖葫芦的草把小半截被戳进地里,立得很稳,旁边只有一个小男孩守着,看上去十分敦实,手里拿着一根糖葫芦吃得正欢,看见李继停下,头也不抬地来了一句:

  “这位小哥,来一串吗?”

  揽客时机十分完美,如果不是头也没抬,嘴里吃着东西忙个不停,声音因此含糊不清的话。

  李继初初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这小男孩是在学大人讲话,顿时有些忍俊不禁。

  “不……”他停下只是奇怪怎么只有一个小孩子守在这里,并不是想买东西。

  可无意间一低头,瞥见青松盯着对方的糖葫芦,神情似乎有些羡慕。

  话到嘴边顿时一转:“好啊,来一串,多少钱?”

  李继不爱吃糖,李青松知道这一点,那么糖葫芦很明显就是为他买的,一张小脸顿时写满了高兴,抬起头盯着草把左看右看,想着哪一根会比较好吃。

  看青松这么开心,李继自我反省了一下,自己不喜欢这些零食小物,不代表青松也不喜欢,他只是不会主动提要求而已,以后多看看别的小孩子喜欢什么,也得给青松买上一份。

  这边小男孩听到问价却卡壳了,咬着最后一颗糖葫芦抬起头,迷茫地跟李继大眼瞪小眼。

  旁边的摊主看见这一幕,顿时乐了,招手道:“哈哈哈,这位小哥,糖葫芦是三文一串。”

  李继闻声看过去,这位摊主解释道:“糖葫芦是他爹在卖,临时有事离开了,托我看一下孩子。”

  李继了然地点头,难怪敢放小孩子一个人待着,原来是有人看管。

  他摸出三文钱,弯腰放到小男孩手里,然后转头问:“青松,你想要哪一根?”

  摊主和小男孩的目光随即集中到李青松身上,这让他有点害羞,但是对糖葫芦的渴望让他克服了羞怯,举起小手快速地指了指,轻声道:“这根。”

  它看起来最大,李青松想。

  距离太远,糖葫芦插得很密,根本看不清是指的哪一根,李继想了想,直接抱起他凑到草把跟前:“大哥刚才没有看清,青松再指一遍好不好?”

  李青松听话地又指了一次。

  李继取下他想要的糖葫芦递给他,之后也没有把人放下,直接抱着他继续朝目的地走。

  李青松很珍惜地用双手拿着竹签把,小口小口地舔着外层的糖皮,过了一会儿,发现大哥没有把他放下来,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身体,偷偷看周围的人群。

  见没人注意,李青松松了口气,害羞却很开心地继续窝在大哥怀里。

  没走多久,两人到了目的地——旅店,店里的卤肉是六阳镇一绝,可以外带,今天刚好是大集,来买的人很多,哪怕掌柜特意多调了一个伙计帮忙也有点忙不过来,门口排起了不短的队伍。

  李继抱着弟弟站到队伍的最后,轮到他时,和伙计闲聊道:“今天生意很好啊。”

  这半年他经常来,又住得近,基本和店里的人混熟了,那伙计见到是他,一边给他装卤肉一边笑道:“是啊,不过幸好就早上这一阵子,不然真忙不过来。”

  李继付钱拿走自己的卤肉,没有再继续和伙计聊,以免耽误后面排队的人。

  他离开时,李铃正好从后院出来,看见他离开的背影。

  媒婆吴婶说的几个人选,她唯一熟悉一点的就是这位李小哥了,大半年接触下来,感觉性格不错,就是面相有点凶,有个过于年幼的弟弟。

  前者在她看来根本不是问题,只要不是对着家里人凶,对外看起来越不好惹越好,她在旅店接触的人多,什么样的都有,有的就是要凶恶些才能镇住。

  就是不知道阿秀怎么看。

  李铃在心里忖度着,她那样年纪的小姑娘,大概都希望自己的丈夫有个俊俏模样,李小哥刚回来的时候,看着比现在凶多了,身上像是有话本里说的那什么……煞气,还吓哭过几个小孩子。

  现在虽然收敛了一些,笑起来也算平易近人,可也有一股子让人不敢冒犯的气质。

  至于后者,他能善待年幼的弟弟,反倒证明是个念情分的,他能给弟弟一份好,以后对自己的亲生孩子能亏待了?更何况这孩子还小,尽心带大,哪有不亲的理儿?

  不过这只是她自己的想法,吴婶子还说了两家,等过两天不忙了,还是得去和姐姐商量一下。

  ……

  陈安在太阳底下站了一早上,可惜今天生意不太好,剩下猪肉的只能拿回家自己吃,或者制成熏肉腊肉,看看以后有没有人买了。

  他叹口气,开始收拾东西。

  陈家村。

  “爹怎么还没有回来?”陈秀站在门口,朝回来的路口张望。

  这样的情况以前也有过,李氏心里大概知道原因,做好的饭菜不摆上桌,搁到灶上温好,又看天色估算了一下时间:“不用担心,你爹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他那个人,不管生意怎么样,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总不会耽搁太久的。

  陈秀失望地走回来,和李氏一起坐在堂屋的桌边继续等。

  “阿秀!救命!”尖锐破碎的叫喊在门口响起。

  这不是玉荷的声音吗?

  陈秀刚站起来,陈玉荷就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还差点被堂屋的门槛绊倒。

  她连忙扶住陈玉荷:“你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陈玉荷抓紧她的小臂,声泪俱下:“我娘晕倒了!我想送她去镇上找大夫,可我抬不动她……”

  “晕倒了?!”陈秀吓了一跳,“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过去!”

  她反手拉着陈玉荷就要出发。

  陈玉荷哭着摇头:“牛车……我是过来借牛车的。”

  牛车的确更快,问题是……

  “我爹赶车去镇上了,还没回来啊!”

  突然晕倒,又没有牛车,要是错过抢救时间可怎么办?

  陈玉荷原本就六神无主,能够说清楚情况已经算好了,听到没有牛车,心里更是慌乱,脑子更不用说,已经彻底乱成浆糊了。

  最后李氏给了主意:“玉荷,你先别慌,你去过村长家了吗?村长家也有车,你娘一定不会有事的。”

  “对,还有大伯家。”陈秀点头,立马拉着她准备去借车。

  谁知一听这话,陈玉荷的双腿彻底失了力气,软倒在地上,猝不及防之下,陈秀也没有拦住。

  她哽咽道:“我已经去过了,村长也坐车去镇上了。”

  陈秀被她哭得心里也发慌,不过她知道这样不行,醒着的人都慌了,晕倒的王婶要怎么办?

  陈秀拽着她的胳膊劝道:“玉荷你先别慌,这个时辰集市已经结束了,不管我爹还是我大伯现在都应该在路上,说不定就快到了,我们去村口守着,拦住车让他们转道去你家。”

  “真的吗?”陈玉荷仰起头,红着眼一脸无助,陈秀当然不可能打击她,一个劲儿地点头。

  然后她一抹眼泪,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站起来拉着陈秀就往村口冲。

  李氏也没有闲着,立马关上院门,跑去查看王氏的情况。

  陈安的确快到了,陈秀和陈玉荷跑到村口的大树下时,他正好驾车驶向村口。

  陈秀激动地挥手,双手围在嘴边大声喊道:“爹!”

  陈安十分诧异,闺女怎么会来村口接他?

  眯起眼睛一看,旁边还有个人,他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对。

  等再靠近一些,他看清那个小姑娘是陈玉荷,准备减速停车时,陈秀大声喊道:“王婶晕倒了!爹你快去接她去镇上找大夫!”

  他顿时一惊,立马加速转向往陈玉荷家里赶。

  牛车在身旁疾驰而过,扬起一阵巨大的尘土,陈秀和陈玉荷的衣服上都沾上了浮灰,两人也呛得直咳嗽,不过谁都没有抱怨。

  “我娘有救了,有救了……”陈玉荷一边咳嗽,一边高兴道。

  两人跟着车辙往回赶,没想到没等她们走上几步路,陈安又风风火火地赶着马车出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