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17章 第 17 章
  门帘被掀开,二叔的微躬身影出现在门口,看上去很高兴:“是你们啊。”

  他虽然听见公鸡在叫,可没想到是有人来找他,想到今天早上的闹剧,他就明白陈安为什么走这一趟了,不过不管为什么,能有人关心他这个半只脚入土的老头子,自然是值得高兴的。

  “进来坐啊。”二叔招呼着两人进屋坐下。

  见到了人,陈安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生怕一不小心戳到二叔的伤心事。陈秀是小辈,也不敢贸然插嘴,屋里顿时就这么沉默了下来。

  最后是二叔先开口的,一上来就直入主题,语气十分平静:“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谢谢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说实话,我对大河这孩子是有感情的,可也早就被磨光了。”

  二叔苦笑一声,叹息着闭了闭眼:“我念着大哥的恩,想着他只有大河这一个孩子,所以一直照顾着。我给过大河银子,打过他,骂过他,能想到的法子我都试了,可没一个能掰好他的性子,我真的是没办法了。”

  他转头看向隔壁,孩子被安抚住,哭声已经很小了,但还是能隐约听见一点声音:“我有自己的儿女,以后也是他们给我养老送终,最近二宝也出生了……我累了,以后他做再荒唐的事,我都不想再管了。”

  “二叔……”

  “好了。”二叔拍拍陈安的手臂,反倒安慰起他来,“房子早就毁了,也不差最后这么一点,今天的事儿对我一点影响都没有,你们不用担心。”

  旁边陈秀一直认真在听,心中的感觉有些复杂,看来二叔是真对陈老头失望透顶,放手不管了。

  她转头看向窗外,如今立秋刚过,阳光正好,从窗户透进来的光线似乎能照进人的心里,撒下洋洋的暖意。

  现在陈老头做什么呢?

  此时此刻,最后一个关心他的亲人也确认放弃他了,他真的明白自己因为酒、赌失去了什么吗?

  ……

  “来来来,下注了!下注了啊!买定离手!”随着声音落下,嘈杂阴暗的环境瞬间沸腾起来,买大买小的声音不绝于耳。

  陈老头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双手不住地在桌子上拍着,充血的双眼瞪大,死死盯着即将开出来的骰子:“大,大,一定是大!”

  “开喽!小!”骰盅移开,一个一点,一个两点的骰子静静躺在桌上。

  “不可能!怎么会是小?!”陈老头不敢置信地惊呼,干瘦的身体摇摇欲坠。

  他把所有钱都压上去了,如果输了,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恐慌占据了陈老头的内心。

  眼看钱就要被坐庄的人收走,陈老头急红了眼,一把扑上去想抢回来,主持赌局的人什么疯狂的赌徒没见过,自然不可能让他得逞。

  回过头一个眼神示意,旁边立马出来两个壮汉,一人一边将陈老头架起来往门口拖。

  陈老头双脚不停地踹着,尖声叫喊:“不!放开我,让我回去!让我回去!我能赢很多的钱!我的钱!”

  架着他的两个壮汉无动于衷,类似的话他们没听过千遍也有万遍了,每个被他们拖出去的赌徒都是这么说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瘦弱的小老头被两只比他大腿还粗的胳膊架起来,双腿抽疯似地踢着,场景看起来是如此的滑稽可笑,但在这里没人在乎,赌场每天发疯的人还少么?比他更疯的人多了去,早就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了。

  “等等!”

  不,陈老头的声音似乎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

  认出声音的主人,原本无动于衷的两名壮汉停下脚步,而陈老头则像是突然被人掐住了嗓子,声音戛然而止。他低头缩起身体,恨不得此刻谁也看不见他,仔细瞧瞧,竟然还在发抖?

  赌场门口摆着一张椅子,上头坐了一个身着灰衣的中年人,后面站着两个魁梧的汉子。

  灰衣人,也就是赌场的管事杜威懒洋洋地挥手:“把人带过来。”

  听声音,刚才叫“等等”的就是他。

  两名壮汉听话地把陈老头拖了过去,一松手,陈老头就像没了骨头似的软倒在地上,战战兢兢地蜷缩成一团,仿佛这样就能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啧啧啧,我说是谁呢?声音这么熟悉,原来是你陈大河啊。”杜威低头,用新奇的眼神看着他,仿佛在这里看见他是一件多么神奇的事情,“说了不还钱就别让我看见你,怎么,忘了?”

  陈老头闻言身体缩得更厉害了:“不……不是我,你认错人了!对,你认错人了!”

  陈老头双手抱头,结结巴巴地否认,一口咬定自己不是本人,恨不能眼前有个洞能让他立马钻进去逃走。

  杜威嗤笑一声:“认错人?呵,我认错谁也不会认错欠我钱的人。”

  他坐正身体,一手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不急不缓道:“说吧,什么时候还钱?”

  明明语气并没有多严厉,陈老头却感觉如坠冰窖,上次杜管事也是这样不急不缓的语气,下一秒就喊了人来剁他的手!

  陈老头越想越是惶恐,爬着扑到杜威脚下,抱住杜威的小腿,哭得涕泗横流:“不……不,杜管事,不要剁我的手,我一定会还钱的,等我翻了本,我很快就能还上钱的,杜管事,求您再发发慈悲,给我一段时间,我保证还钱,我一定……啊!”

  杜威一脚踢开陈老头,打断了他的保证:“你钱都输光了,拿什么还?”

  仿佛天道轮回,陈老头被踢中的位置正好是桂花曾经被他踢中的地方,不过他比当初的桂花运气好,还有力气动。

  顾不得胸口的疼痛,他挣扎着抬头回答,生怕慢上一秒,他的手就没有了:“我……我卖了房子,青砖瓦房!买房的人还有钱没给,等我翻了本,我一定能还上的!”

  这语气诚恳得,就差赌咒发誓,剖心以证了。

  不过杜威可不信,这个赌场里出去的,别说儿女,连爹娘都能卖了,区区嘴上的保证算得了什么?

  杜威眯起双眼,上下打量陈老头,似乎在判断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陈老头吓得气也不敢出,提心吊胆地等着最后的宣判。

  杜威突然笑了,挥手示意道:“来,把大河兄弟扶起来,地上凉,怎么能就这么躺着呢?”

  陈老头不敢置信,直到真的被人扶起来了,他才反应过来,忙不迭保证:“杜管事您放心,我一定马上还钱!”

  “既然大河兄弟都这么说了,我杜某人自然是信的,只是……”杜威停了一下。

  “只……只是什么?”陈老头咽了咽喉咙,又开始忐忑不安。

  杜威这才似笑非笑道:“只是杜某人的信任只有这一次,还希望大河兄弟不要辜负了。”

  “一定,一定。”陈老头不停鞠躬陪着笑脸,明明他才是站得高的那个,却感觉自己是在被俯视,不过他根本不敢有丝毫的不满。

  成功走出赌场的那一刹那,陈老头感觉自己像是刚刚死里逃生,重见天日,心里满是庆幸。不敢再耽搁,他急匆匆地跑向丰收村,去问买砖的人要剩下的尾款。

  赌场后头的房间里,杜威喊过来一个人,问道:“不是说他身上榨不出银子了吗?”

  “是这样,他三个女儿都卖了,媳妇儿也跑了,亲戚不管,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只剩下房子还值点钱,但没人买。”

  “本来再过半个月,他欠的银子利滚利就到数了,可以直接把房子收过来,到时候就算是县衙的人也挑不出错来,只是没想到他先找到人把房子卖了,是小人的错。”回话人低头毕恭毕敬地答,后背都渗出了冷汗。

  如果陈老头在这里,一定能认出回话人正是介绍他和杜威认识,并且作保让杜威借钱给他的人。

  杜威敲了敲桌子,没有说话,回话人头垂得更低了,心中开始惴惴不安,然后听到杜管事说:“念在你以前都做得很好,这次又是初犯,罚一月薪钱就算了。”

  听到这里,回话人松了一口气。

  “等陈大河还了钱,想办法让他再欠一笔,然后把他赶出去。”杜威继续吩咐,“这次记得看好场子,榨不出钱财的,没还钱记得别放进来,为了再进赌场,他们总会自己想办法的……”

  “是!”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