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16章 第 1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陈秀一下子蹦到陈安旁边,紧张地拉住他的袖子,皮肤上的鸡皮疙瘩都被吓出来了。

  千万不要是蛇!她最怕这个了!

  陈安原本在打量往哪里走比较好,冷不丁被拉住衣袖,回头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那里……”陈秀颤抖着手指了指。

  陈安顺着方向看过去,草丛抖动得更厉害了,不过近在咫尺的陈安给了陈秀勇气,倒是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

  下一秒草丛里蹦出来一个灰影,陈秀再次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灰棕色的兔子,跳到对面的草丛时时还露了半个身体,很快便没入草丛没了踪迹。

  陈秀松了一口气。

  原来只是一只兔子。

  陈安笑了笑,拍拍她的手臂:“没事儿,这里只是外圈,没什么厉害的东西,不过小心一点也没错。”

  知道草丛里是兔子,陈秀自然不会再害怕,甚至还遗憾没能抓到它,眼睁睁看着大块的肉长了脚自己跑掉,感觉错过了一个亿。

  不过她没问为什么陈安不去追——早在第一次上山看见兔子的时候,她就问过这个问题了。

  小行山里的兔子都鬼精鬼精的,陷阱做得不好,毛都别想看见一根,更何况是空手去抓,就刚才那情况,恐怕刚扒开草丛……不,刚靠近两步兔子就跑得没影儿了,要追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

  经过这一吓,采蘑菇的时候,陈秀谨慎了许多,去的地方没有离陈安太远。

  她还特意捡了根长树枝“打草惊蛇”,虽然这次只是虚惊一场,可保不准下次就真的爬出一条毒蛇来,一旦被咬伤,割肉放血、截肢丧命……

  这些场景光是在脑子里想想,陈秀就忍不住抖了一下。

  等两人满载而归,太阳还未至正中,木桥边的田地里,方脸汉子还在,看见陈安,他打过招呼后就兴致勃勃地开始八卦:“陈二哥,你刚才在山里,可是错过了一场好戏。”

  “错过了一场好戏?怎么讲?”陈安把挑起来的木柴放到路边,捧场地问道。

  陈秀也跟着停下,躲到旁边一颗矮树的绿荫下暂且休息,对于方脸汉子口中的好戏,她也十分感兴趣。

  村子就那么点大,谁家摔了个碗都能在半天之内传遍整个村子,已经很久没有新鲜事发生了,有什么是能被村子里的人称为好戏的呢?

  方脸汉子拄着锄头把,嘿嘿一笑:“陈老头卖了房子的砖,这事儿你知道吧。”

  陈安点头:“知道啊,怎么了?难道出问题了?”

  方脸汉子一拍大腿:“可不是?陈老头卖砖的时候‘聪明’了一回,知道给自己留间房,但买砖的人可不跟他讲究,地基都给撬走了,他留下的房子位置又不太好,这不,刚巧下了几天的雨,他留下的房子啊,倒了!”

  倒了?

  陈秀惊讶地想。

  那岂不是最后栖身的地方都没有了?陈老头能肯?

  果不其然,方脸汉子又接着道:“好多东西都埋里头了,然后今天天气好,买砖的人过来拉砖了,陈老头就拦住人家让人给他赔钱,对方不肯,说被冲倒的房子关他们什么事?”

  “这不两边就闹起来了。”

  经过上次,陈安已经懒得管陈老头的破事儿了,他只是担心二叔。

  虽然二叔上次看似对陈老头死心了,但那个时候二叔正在气头上,现在又过了那么久,照二叔的性情,冷静下来后对陈老头又念起旧情来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陈安重新挑起木柴,和方脸汉子道别,带着陈秀继续往回走,只是没了外人,陈安礼貌性的笑容消失了,心情明显没有刚下山时那么好。

  陈秀侧头看着陈安,忍不住问:“爹,你是在担心陈老头吗?”

  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觉得不可能。

  陈安摇头:“不是,我担心的是二叔。”

  陈老头上次的态度那么伤人,二叔祖明显已经伤透了心,陈秀觉得二叔祖应该不会再管他了,不过既然爹这么担心……

  “那我们去看看二叔祖吧,”陈秀提议道,举了一下手里的篮子,“顺便还可以送点蘑菇过去,二叔祖的小孙子刚出世,事情一大堆,家里应该没人有空去山里捡蘑菇。”

  陈安想了想,觉得也行,两人达成一致后,加快了脚步回家。

  “惠娘,我们回来了!”

  “娘!”

  李氏正在全神贯注地给手里的绣品收尾,突然响起的声音惊了她一下,不过这么多年的绣品不是白绣的,李氏的手依旧十分稳当,没有给绣品添上丝毫的瑕疵。

  她满意地看了看,将东西收好,出去给父女两人开门。

  “回来了。”李氏接过陈秀手里的篮子,让开路让陈安进门。

  陈安担着柴走到堆柴的角落,半蹲下身将东西卸下,然后去解捆柴的绳子,一边解一边道:“砍的柴还是有些不够,不过今天下午地里需要浇水,明天还得去集市,过几天我再挑个日子去一趟山里。”

  李氏:“有的用就行,这个不急。”

  她把篮子拿进厨房,做了一盘炒蘑菇出来,笑道:“来,尝尝自己摘的蘑菇。”

  陈秀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或许因为是自己辛勤劳动的成果,她感觉味道格外香,一餐下来,竟然多吃了半碗饭。

  吃多的结果自然是撑住了。

  陈秀捂着肚子,头往后仰靠在椅背上,眉头微蹙:“好撑,再也不吃这么多了。”

  虽然吃的时候很满足,可胀疼的感觉很不舒服。

  坐着消化了一段时间,肚子舒服了,陈秀和李氏交代了去向,拎起一小袋蘑菇跟陈安出门。

  这个时候是大多数人的休息时间,正好避开最毒辣的日头,一般不是地里要抢收的话,村里人都会在家。

  陈安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而不是一到家就立刻出发,是因为村子里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不在饭点上门。

  这年头谁家的粮食不金贵?没什么事儿就去蹭人家的饭,还是最丰盛的午饭,那就是惹人厌的恶客了。

  有些人家可能会捏着鼻子算了,让你吃一顿,有的可能就让你干坐着看他们吃,更厉害些的还有可能会被骂出去,因为蹭吃蹭喝被赶出去,这可没人会同情。

  类似的规矩还有很多,比如主人家请客,吃完饭,如果主人不主动盛饭,不能再去锅里盛第二碗,因为这种情况下锅里十有八九是空的,一揭锅盖,你尴尬,我也尴尬。

  还有新年的大肉菜,一般会有一道是鱼,寓意着年年有余,这道菜会在桌子上摆好几天,需要保持着完整的形状,除非主人自己夹给你,不然你不能上筷子破坏人家的“门面”……

  其实归根结底就一个字——穷。

  大家家底都薄,又需要给各自留个面子,才有了这些所谓的“规矩”。

  去二叔家之前,出于好奇,他们先绕路去了陈老头家,都不用靠近,远远望去,原地只剩下一片砖石废墟,陈老头留好的小房子果然没了。

  陈安没有走近,就这么立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然后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陈秀并未立即跟上,她看着眼前的房子,神色有些复杂。

  明明是陈老头的家败了,明明她十分讨厌他,脑海里甚至一度闪过十分阴暗的念头:如果他“不在”就好了。

  他不在,陈婶就不用过得那么辛苦,桂花姐妹就不会被迫签下那一纸卖身为奴的契书,桃花和杏花也不会至今前途未卜。

  可如今看到他妻离子散,家破就在面前,只人未亡,她心里却颇有些不是滋味。

  明明人家自己都不在乎……

  不过就算再来一次,只要陈老头没有做出改变,她都支持陈婶离开,她不后悔自己当初隐瞒的决定!

  陈秀转身快走几步,跟上陈安。

  和她家不同,二叔祖家的前院是矮篱笆围成的,里面散养着几只鸡,此时看见陌生人,全都叫着跑得远远的,其中一只叫得特别大声,她猜这是二叔祖家负责打鸣的公鸡。

  院中的动静引起了屋里人的注意,出来了一个面相憨厚的男人,是二叔的儿子陈大柱,他见到陈安愣了一下:“陈二哥?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我来看看二叔,顺便送点蘑菇过来。”陈安指了指陈秀手里的东西。

  陈秀笑道:“大柱叔好,这是我今天和爹一起摘的蘑菇,可新鲜了!”

  说完把东西递过去。

  陈大柱收下了,指着旁边的屋子,抱歉道:“我爹就在屋里,你们直接去找他吧,我媳妇儿刚生了二宝,还在坐月子,有很多事情要忙,就不招呼你们了,实在对不住。”

  可能是巧了,屋里恰好响起婴儿的啼哭声,尖锐无比,撕心裂肺,陈秀都忍不住担心孩子会不会伤了嗓子。

  好在立马就有妇人的诱哄声传来,想来是娘亲在安抚。

  陈安赶紧道:“你去吧,本来也是我们打扰了。”

  陈大柱再次道了歉,立马回了屋子。

  陈秀打量着隔壁屋子的大门,这布局,如果里屋没有打通,真像是住在一个院子的两家人。

  陈安带头走过去,没有进屋,先在门口喊:“二叔在吗?我是陈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