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15章 第 15 章
    团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肥头大耳,人身猪脑,难道她的潜意识已经被上辈子重复播放的《西游记》洗脑了?连做梦都是猪八戒娶媳妇的情节。

  陈秀捂住额头,突然有些哭笑不得。

  她该庆幸一路吹的伴奏不是“猪八戒娶媳妇”吗?

  梦境诡异中带点搞笑,托这个梦的福,她的心情好了很多,每次想起未知的嫁人对象,她就忍不住回忆起梦里的“猪八戒”,虽然当时被生生吓醒,但事后想起来就只剩下喜剧效果了,什么忧愁烦恼,早都被笑没了。

  在家安安稳稳呆了两天,终于,清晨睁开眼,她没有听见雨水砸到屋顶瓦片上的声音。

  放晴了!

  陈秀高兴地推开窗户,深呼吸一口气,隐约还能闻到空气中残留的水汽味道,在这盛夏酷热的时节,极其清爽宜人。

  她又伸头看了看院子,地面有些凹处积了水,像一面面镜子倒映着澄澈湛蓝的天空,角落里还有些新生的杂草,她在上面发现了两个蜘蛛网,沾满了露水,因为反着光,像是银链交织而成,煞是好看……

  陈秀干脆跑出了门,一踏出屋檐,阳光瞬间洒满全身,清晨的阳光还没有显露出攻击性,带着柔和的暖意,像是疲惫后的身躯泡在温泉里,惬意舒适。

  她转头朝屋里高声喊:“爹!娘!你们看,雨停了!”

  在家闷久了,突然放晴就跟找到自己上个月掉的钱一样,她兴奋得在院子里转起了圈圈。

  陈安撸起袖子走出来,双手叉腰笑呵呵笑道:“天气不错啊,待会儿爹带你上山去!”

  李氏在屋里揶揄道:“咋咋呼呼的,我又没把你关在家里好几个月,怎么跟后院里刚才放出笼子的鸡一样。”

  陈景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后捧腹大笑:“哈哈哈,刚出笼子的鸡,哈哈哈……”

  陈秀顿时僵住,脸上一黑:“娘!”

  早饭还没准备好,李氏忙得很,没有再搭理她,陈秀转头跟陈安告状:“爹!你看小景……”

  结果发现陈安也在偷笑,只是憋得好,没有发出声音。

  陈秀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爹,陈安渐渐收起笑容,视线左右游移,尴尬地摸摸鼻子:“那啥,爹先去准备砍柴用的东西哈……”

  说着就溜去了后院。

  陈秀“哼”一声,继续在院子里转悠。

  吃过早饭,陈安将捆柴的绳子别在腰间,拿上柴刀和扁担就准备上路,陈秀也特意换了一身方便活动的衣服,带了一个大挎篮,里面放着两个黄皮葫芦,已经被掏空处理好了,灌满了凉白开。

  “阿秀,准备的怎么样了?”陈安上下打量陈秀,“裤腿和袖口记得扎好,小心山里的虫子。”

  陈秀确认地扯扯袖口和裤子,点头道:“已经扎紧了!”

  “那行,我们走吧。”陈安戴上草帽,将草帽两边的绳子在下巴处系紧。

  回头看陈秀的头顶只有发带,问道:“你要不要也戴上帽子?”

  陈秀的眼睛下意识往头顶瞄,当然,肯定是什么都看不见的,不过头上戴了什么她自己心里清楚。

  想了一下,山里的树枝很容易挂头发,还是包起来的好。

  于是陈秀放下篮子:“爹,你等我一下,我不戴帽子,我去房里裹个头巾。”

  陈安坐到桌子边倒了杯水:“行,你去吧。”

  陈秀跑进自己的房间,找到放饰品的小箱子,打开最上面的那个,里面放着发带和碎布头做的头花,大多数是她自己做的,因为都没有锋利的棱角,被收拾在一个盒子里。

  她记得自己做过一条头巾,就放在这里面,伸手稍微翻了翻:“找到了!”

  很久没用,被埋在最底下去了。

  她抽出来往头上一裹,包住头发后在后脑勺的位置打个漂亮的结,又凑到铜镜前调整位置。

  “阿秀,好了没有?”陈安在外头喊。

  “哎!马上!”她伸头应了一声,用最快的速度将饰品箱子盖好放回去,跑出去和陈安汇合。

  “爹,我弄好了!”陈秀拿起篮子,表示自己随时可以出发。

  陈安站起来,打量她一番后地夸奖道:“不愧是我闺女,戴什么都好看。”

  李氏到院门口送他们,低头给两人腰间各系上一个香囊:“里面是驱虫的药,别弄丢了。”

  陈秀乖巧点头:“嗯,娘,我会小心的。”

  陈安也跟着点头,看了看天色后道:“惠娘,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

  “嗯,去吧。”

  两人走了几步路,听得李氏在身后喊:“路上小心,记得早去早回!”

  “好嘞!”陈安遥遥应声。

  要进小行山,需要经过村南的河,为了方便,村人早就在了河道宽略窄的地方建了一座木桥。

  不过这座桥位置相对靠下,如果要走,需要绕一点远路,如果不想绕,也可以踩着河里的石头过去。

  附近一段河流的水面比较低,有嫌路远的扔了石头在河里垫脚,小心一些就可以了,陈明领头的那一帮小孩子,最喜欢玩的地方就是这里。

  两人到了河边,果然看见了河里赤着脚的一群小孩,可能是看她了今天的打扮,知道不是来收猪草的,孩子们没有过来打扰。

  陈秀在河边不远处停下问道:“爹,我们是踩石头过去,还是走下面的桥?”

  “当然是走木桥。”陈安毫不犹豫,“从河里过容易打湿鞋子,到了山上,鞋底会沾上很多的泥巴。”

  “再说了,河里的石头被水冲得那么滑,也不知道稳不稳,万一不小心踩空了,白跑一趟事小,万一摔出个好歹可就是事大了,我们还是稳妥点好。”

  说完,他瞥了陈秀一眼:“你是不是想从河里过?”

  “不是,我就问问……”

  都这个态度了,就算她真的想也不可能说出来。

  “你啊。”陈安知道她就是觉得好玩,“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说句不中听的老话,‘河里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面对“老父亲”的叮嘱,陈秀只能乖乖点头。

  两人开始往下游走,两旁的地势逐渐平坦,村人开垦的田地也渐渐多了。

  “陈二哥,带阿秀上山呢?”方脸汉子停下除草的动作,跟陈安打招呼,说着还脱下了帽子扇风,这个时候温度已经渐渐高了。

  陈安展示了一下手里的柴刀:“是啊,这不是家里烧火没柴了嘛,看天晴就上山砍点,阿秀跟着我一起去捡点蘑菇。”

  方脸汉子也不意外,雨过天晴后上山捡菌子的人多了,他家媳妇也去了,他擦擦额头的汗,笑道:“那陈二哥你来的有点晚啊,我都看见好些人过去了。”

  “是吗?那我可得快点了,兄弟,我们回头见!”

  陈安和方脸汉子告别,带着陈秀过了木桥,刚踏上山道,一阵山风习习吹过,浑身的燥热都被吹散了,她忍不住喟叹道:“好凉快啊……”

  “阿秀!”

  “哎?”谁在喊她?

  陈秀转过头,见到了陈玉荷,她高兴地挥手:“玉荷!你也上山啦!”

  说着人已经走到了近前,陈秀注意到她手里的篮子已经装满了蘑菇,惊讶道:“你这是已经摘好了?这么早啊。”

  陈玉荷感觉右手有点麻,换了只手提篮子,点头道:“是啊,我娘天没亮就叫我起床上山了,又正好找到一块好地方,蘑菇特别多,篮子早就装满了,我是和好几个婶子一起过来的,她们就在后头。”

  不用陈秀去看,在陈玉荷说话的时候,身后已经有聊天的声音传过来了,拐角处很快出现了三个妇人的身影,手里都拎着装得满当当的篮子,打头的一个就是陈玉荷的娘王氏。

  陈秀扬起笑脸叫人:“婶子们好!”

  “哎呦,是陈二哥和阿秀啊。”王氏笑眯眯道。

  注意到陈秀的空篮子,又提醒道:“我们是从岔道东边一路进去采的,那一片剩的不多了。”

  陈秀也领情,笑道:“谢谢婶子,我待会儿换个方向采。”

  寒两边暄过后,错开继续赶各自的路。

  陈秀扯扯陈安的袖子:“爹,王婶子说她们去的东边,我们待会儿就去西边吧。”

  “行。”陈安对去哪儿无所谓,他上山就是为了砍柴,山里不管哪块地界,缺什么都不可能缺木头,随便去哪儿都行。

  又走了一段路,环境愈加幽深起来,伴着一路的鸟鸣和虫鸣声,森林显得更加静谧深邃了。

  陈秀低头看自己的鞋子和裤脚,已经被草叶上露珠润湿了很多,鞋底也粘上了黄色的泥土。

  现在还泥土少,暂时不用管,如果粘得厚了,不好赶路,就得去路边的草上蹭蹭,如果能找到石头刮一下就更好了。

  两人走到王氏口中的岔路口,陈秀微喘着气弯下腰,两手撑住膝盖歇息。

  爬山果然很考验体力,她平常也没有少干活儿,结果还是有些体力不支。

  她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回头往来时的路看,旁边的草丛……似乎在动?

  陈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