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13章 第 13 章
    团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你说这个啊。”陈安回忆了一下,“据说当年要服兵役,一户每两个男丁就得去一个,背井离乡的,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反正每次去一大批,回来的就那么两个,大家都说是去送死的。”

  “二叔家有两兄弟,必须去一个,不然就要交十两银子去抵,二叔家里拿不出来,最后是二叔的大哥,也就是陈老头的爹去的。”

  “最后人平安回来了,可二叔心里总觉得亏欠,认为他大哥后来身体不好、早早去了是服兵役的原因,也就一直关照着陈老头这个唯一的后人。”

  然后语重心长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弟弟读书,就是因为这个,打仗缺人的时候,抵兵役的十银子,你想交官府都不要,可只要考上秀才,就有一个免服兵役的名额,其它的好处都是小事。”

  陈秀闻言,抓紧了陈安的袖子,心里有些后怕。

  五年前要服兵役,家里交了十两银子,她还以为只要交了钱就能不去,原来还有朝廷不收的情况!

  幸好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只会种地的百姓上战场,实在太容易丧命了。

  ……

  今日天公不作美,乌云蔽日,绵密的雨哗啦啦下着,看着就不像很快会停的样子。

  光线不适合刺绣,点灯太过费油,陈秀和李氏干脆停了工,和陈安一起到厨房煮猪草。

  天气闷热,连后院养的家畜都不像往常那么闹腾,回了自己的窝,懒散地胡乱趴着。

  陈秀搬了个小板凳坐在灶前,火烧得正旺,她往里添了根柴火,发现旁边的干柴不多,前院棚子里的存货也没有多少了,马上和陈安报告:“爹,家里该添柴火了。”

  陈安正切着猪草,出了一身汗,用袖子擦擦额头,扭头一看柴火堆,应了一声:“的确该添了,前院的还能撑一会儿,先用着,等雨停了我就上山,顺便采点山蘑菇回来。”

  李氏给牛喂了一把豆子,叮嘱道:“那你小心点,别进去太远。”

  “嗯,不会进去太远的。”

  陈秀却对山蘑菇来了兴趣:“爹,我明天能和你一起去吗?”

  李氏扭头看她一眼:“你去干什么?给你爹添乱?”

  “娘——”

  陈秀拖长了声音,眨巴着眼睛保证:“我一定跟紧爹,绝对不乱跑,你就让我去嘛。”

  “而且娘你看,爹得担柴回来,蘑菇拿在手里不是碍手吗?带我去就不一样了,我可以帮忙拿啊。”她努力说着带自己上山的好处。

  陈安乐呵呵地看她表演,见她实在想去,开口道:“惠娘,就让阿秀跟着去吧,反正我也不进去太远,让她上山玩玩也好。”

  然后转头对陈秀叮嘱:“你到时候可别乱跑。”

  陈秀看李氏没有出声反对,便知道她是默认了,连忙回道:“爹你就放心吧!我又不是第一次跟你上山了,该做什么我都知道。”

  心里惦记着上山采蘑菇,翌日陈秀早早起了床,结果推开窗一看,还是阴沉沉的天,雨虽然没有昨天大,却还是不能上山。

  陈秀失望地半阖上窗,出门洗漱吃饭。

  “姐,你怎么了?看上去闷闷不乐的。”饭桌上,陈景关心地问道。

  陈秀摇摇头,右手在桌上撑着下巴:“没什么,就是觉得下雨太闷了。”

  “太闷了?”陈景倒是不这么觉得,不管下雨还是晴天,他都得去大伯家读书,这样酷热的季节,下雨了反而凉快些。

  见陈秀实在憋闷,他建议道:“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大伯家,可以找苗苗玩。”

  陈秀想了一下,她的确有一段时间没见到苗苗了,顿时有些心动,转头和李氏请示:“娘?”

  李氏也不想闷坏了她:“你想去就去吧,不过记得规矩点,你大伯不喜欢太闹腾。”

  不喜欢太闹腾,就是古板呗,不过照陈老头打陈婶时大伯的态度,她不觉得大伯真的是个老古板。

  陈秀竖起三根手指头,讨好地笑笑:“知道知道,一定规矩,我发誓。”

  李氏皱起眉:“老话说了,‘举头三尺有神明’,别动不动就发誓,还有,你每次发誓总喜欢竖起来三根指头,哪儿学来的习惯?”

  陈秀忙将手放下,她也不知道发誓举三根手指是什么意思,下意识就这么做了,仔细一想,这个动作好像是上辈子从电视剧里学的,这个可没办法说,她只能支支吾吾道:

  “呃……我也不知道,好像就这么来的……”

  李氏没再继续追问,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事。

  吃过饭,她拿了两把油纸伞出来,一人递了一把,送两人到门口,见地上有许多水坑,嘱咐道:“下雨路滑,水也多,小心点看着,别走太快了。”

  “嗯,我会的。”陈景背着小号书箱,认真答应,像是个小大人。

  陈秀也跟着点头,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出门了。

  两人一路并行,一直小心盯着脚下,快到地方的时候,只有鞋面稍微溅了点泥土。

  隔着雨幕,陈秀看到有个人影靠在门口,姿态懒散,不用走近她就认了出来,是堂哥陈恒。

  他见到陈秀有些意外,直起身体问道:“阿秀你怎么来了?怎么不挑个好天气再过来?今天的路可不好走。”

  “这不是无聊了吗,昨天一天都待在家里,快闷死我了。”陈秀一边回答,一边抖落雨珠收起雨伞,“苗苗在家吗?”

  下雨天一般人都在家窝着,她也就是随口一问,等堂哥说在之后,她就可以直接去房间里找人了。

  谁知陈恒却忧心道:“苗苗生病了,整个人咳嗽得厉害,在房里躺着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苗苗病了?”陈景惊讶道,“她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就病了?情况怎么样?”

  陈恒等两人都收好伞,领着他们一边往里走一边道:“已经请了大夫,说是着凉,昨天不是下雨吗?天气寒凉,可能是晚上不小心踢了被子。”

  “那有没有热症,要不要紧?”陈秀赶紧追问。

  陈恒摇摇头:“那倒没有。”

  见陈秀还是担心,宽慰她道:“放心,要是有热症,我也没心情在门口等小景了。”

  说着三人沿走廊到了正屋。

  陈宗正背对着门口,为一盆青松盆景浇水,听见脚步声也不意外,这个时间陈景也该到了。

  他放下洒水壶回头,发现陈秀也在:“阿秀?来找苗苗玩的?”

  陈恒和陈景要读书,不是休息的日子,陈秀一般不会过来打扰,如果来了,肯定是找苗苗玩的。

  “是的,大伯。”陈秀点点头,“刚刚听堂哥说她病了,我能先去看看她吗?”

  虽然堂哥说不怎么严重,可不亲眼看看,她还是不太放心。

  “是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着凉的,你伯母正照顾着呢,家里的路你也熟悉,如果想看她就直接过去吧,苗苗知道你来,一定会很高兴的。”

  苗苗病了之后心情一直不好,陈宗也希望有个同龄人陪着她说说话,心情舒畅了,说不定病也好得快一些。

  陈秀也不客气,将伞交给陈恒,往苗苗的房间走。

  陈景也把伞交给陈恒,追上去和她并肩:“姐,我也一起去。”

  两人还没进屋,陈秀就听到了咳嗽声,鼻尖还隐隐嗅到了汤药的味道,不过味道已经很淡了。

  她对药材的气味并不排斥,只是对过于苦涩的汤药有些接受无能,生病时几度怀念前世包了糖衣的药片和各种胶囊。

  苗苗就更加夸张,曾经说过“光是闻着味道她就要吐了”这种话,现在药材味这么浓,她恐怕正受着煎熬吧。

  陈秀这样想着,不由加快了脚步。

  屋里躺在床上的苗苗一看见陈秀,立马高兴地拥着被子坐起来喊:“阿秀姐!”

  只是下一秒却捂着胸口,垂下头咳嗽起来。

  陈秀跑过去扶住她,一只手轻拍她的后背,皱起了眉头:“不是说不严重吗?怎么咳得这么厉害?”

  苗苗不太在意这个,抱住陈秀的手臂笑了笑:“我没事儿,大夫都看过了,就是咳得厉害了点儿,我每次着凉都是这样,都习惯了,很快就会好的。”

  陈秀仔细观察她的神色,的确,除了鼻子比平常红,没太大的变化,陈秀皱紧的眉头这才松了松。

  陈景在房里看了一圈,疑惑道:“苗苗,伯母呢?刚刚大伯说在这里的。”

  “我去给她端药了。”说曹操,曹操到,大伯母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陈秀转头一看,她手里端着着一碗黑乎乎汤药,还冒着氤氲的热气。

  随着大伯母进屋,房间里药味愈发浓烈了,陈秀忍不住去看苗苗,果然,她已经捏住了鼻子,一副要吐的样子。

  “娘,我不想喝——”苗苗半埋进陈秀怀里,由于鼻子被捏住,说话时带着浓浓的鼻音。

  “你乖一点,不喝药病怎么会好?”大伯母沈氏一向是温婉的性子,说话细声细气的,陈秀头一次看见她这样严肃。

  陈秀往外拉了拉苗苗,轻声哄道:“伯母说得对,生病了喝药才能好得快,你也不想一直躺着,对不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