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10章 第 10 章
  光阴似箭,很快就到了六月初三。

  晚上,陈安夫妻并躺在床上,准备休息。

  “当家的,再过三天,阿秀就十六了,她的婚事你有什么主意吗?”李氏推了下陈安,想问问他的打算。

  眼看闺女越来越大,李氏就算再舍不得,也不得不开始考虑起她的婚事来。

  “阿秀的婚事?”陈安一愣,“不是还有两年才能出嫁吗?这么早?”

  “嫁的人需要时间挑选,再打听打听人品,还有三书六礼,已经不早了。”她说着说着,反倒觉得时间有点不够用,“这两年你先帮忙留意合适的,可以就先定下,等过了十八再嫁。”

  李氏想得很清楚,真等到阿秀十八再考虑,合适的早都被抢着定下了。

  “咱闺女这么漂亮,能认字又会刺绣,十里八村的好小子还不是随便挑。”陈安没想这么多,只觉得闺女哪哪都好,肯定能嫁个好人家。

  李氏仗着天黑看不见,偷偷斜了他一眼:“随便挑你也先挑着,总得有个人选的。”

  不知道为什么,陈安突然想起了李继,这个小伙子有本事,可合适的小伙子一想想,似乎还挺多的,这个念头就这么闪过去了,但终究还是留了个印象。

  ……

  陈秀生辰这天,陈景跟大伯陈宗说了一声,特意在中午赶回家吃饭。

  “姐,不可以弄断啊。”陈景撑着下巴,围观陈秀吃长寿面。

  陈秀:“……”

  长寿面是一整根,吃的时候不能咬断,图个好意头。

  虽然比正常一碗面的分量少,但要她一口气吃完……

  陈秀皱着眉头,有些为难。

  ——面这么软和的东西,只要中途停下来换口气,说不定就断掉了。

  明明她已经长大了,如果还是小时候的分量,她才不会每次都吃得这么艰难,可偏偏娘认为长寿面越长越好,你年年长,她年年加,次次掐着极限做。

  陈秀抬头瞪了陈景一眼,心说等你的生辰到了,看我到时候怎么嘲笑你。

  面放得越久越容易断,陈秀不敢再耽搁,拿起筷子挑起面的一头放进嘴里,然后将剩下的一点点吃进去。

  她嘴巴鼓起来的样子一定不怎么好看,瞧陈景笑的那个样子就知道,陈秀默默在心里又给他记了一笔。

  你给我等着。

  好不容易吃完了,陈秀瘫在椅子上揉嘴巴。

  陈安突然拿出一封信放到桌子上:“这是今天驿差给我的,是桂花给阿秀写的信。”

  “桂花的信?”陈秀一愣,反应过来后,高兴地拿起信封就拆。

  桂花走之前说要给她写信,结果等了半个月,连个影子都没有,后来她就不再每天眼巴巴地盼着了。

  陈秀在心里算了一下,她都过生日了,也就是说桂花已经已经走了一个月了,府城到底是有多远,寄个信也要这么久?

  陈秀在信封上一扫,寄信人那一栏写着“陈桂花”,而不是“绿柳”。

  “绿柳”这个名字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她亲自“取”的,心里总感觉有些复杂,于是有意无意的,她从不以这个名字称呼桂花,可能桂花还以为是她不习惯,也不用“绿柳”自称。

  陈秀轻吐出一口气,撕开信封。

  桂花请的代笔,信纸开头是格式化的问候语,陈秀直接跳过往下读。

  “……安顿好娘,我请人写了这封信,听说送得很慢,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到你手里……不用担心,小姐对我很好,允许我带着娘住在府里,还说会帮我留意妹妹……”

  看到这里,陈秀安心不少,女主就像她记得的一样,是个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善良型女主,还愿意帮桂花找妹妹。

  接着往下,是桂花和陈婶感激的话,还说喜欢她送的手帕,并且表示,以后也会偶尔写信回来,并期待她的回信。

  陈秀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寄一封信需要这么久,想要有来有往地回信,的确只能“偶尔”写写了。

  陈安见她放下信纸,倒了一杯水开口问道:“桂花在信里怎么写的?你陈婶在她那里过得怎么样?”

  陈秀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陈婶离开后,爹一开始很担心她的安全,后来知道她是主动跟桂花离开的,就没有再发表什么意见,可其他人,尤其是男性,态度以谴责居多。

  爹是同样环境下长大的,会不会也抱着同样的想法?只是碍于她和桂花的关系,所以选择了沉默。

  陈安喝了一口水,发现陈秀默不作声,疑惑地转头问:“怎么不说话?”

  “还……行吧,桂花也没有多说。”的确没有多说,这封信的多数内容是在报平安。

  陈秀悄悄观察陈安,在心里揣测他的想法。

  爹会怎么做呢?让她写信给陈婶,喊她回来?还是当做不知道?

  结果陈安“嗯”一声表示知道,就没有然后了。

  “就这样?”陈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喃喃出声。

  “不然呢?”陈安反问。

  他虽然觉得陈婶的做法不太好,可多年乡亲,也不至于让人留下来等死,至于其中的矛盾之处,管它呢,反正又不是他家的事情,也绝对不会发生在他家里,他对媳妇儿女好着呢!

  “爹对你好吧。”陈安突然问。

  “啊?”陈秀觉得话题转移得太快,她有点跟不上,楞楞点头,“好啊,怎么了?”

  看吧,他就说嘛。

  然后背着手起身,嘴里哼着不知名小调,去厨房找李氏说话。

  陈秀小臂交叠放到桌面,下巴往上一靠,紧随着陈安视线里满是迷茫。

  怎么感觉爹今天怪怪的……

  然后右手食指拨弄旁边的头发,眉头紧皱。

  还是她这种年轻人已经理解不了“老年人”的想法了?

  时光匆匆而过,转眼半个月过去了。

  “今天我和你一起去吧。”李氏放下筷子,跟陈安商量。

  她接的绣活做好了,得去和钱娘子交货,顺道还想找一下妹妹李铃。

  李氏觉得妹妹住在镇上,丈夫又是旅店的账房,消息应该灵通一些,她想和妹妹打听一下,看有什么合适的可以做女婿的人选。

  想着又看了自家闺女一眼。

  陈秀低头吹着热粥,小心地喝了一口,对于她娘的打算一无所觉。

  到了镇上,夫妻两个在集市口停下。

  陈安扶着李氏下车,嘱咐道道:“我的摊子还在老地方,有事就找人喊我,实在不行麻烦一下巡查的差役,我和他们还是有两分情面在的。”

  “嗯。”她点点头,“对了,我还想去找一下阿铃,可能会晚点。”

  “找阿玲?”陈安也没问原因,“既然是去妹夫家,不能失了礼数,你带斤肉过去。”

  说着就去车上取,还特意用油纸包好了,免得弄脏挎篮里的绣品。

  李氏心里一阵熨帖,说是为了不失礼,但其实是帮她在娘家人面前做脸。

  虽然她觉得阿铃并不会因为礼物的轻重改变对她的态度,但丈夫既然有这个心,她也是乐意领受的。

  到了绣品铺子,钱娘子正好在屋里迎客,李氏没有上前打扰,静静候在一旁。

  等人走了,李氏还没动,钱娘子就先迎过来了,脸上是热情的笑容,声音带着歉意:“对不住,对不住,刚刚有客人在,实在是抽不开身。”

  她身材略丰腴,但绝不难看,反而算是个明艳大方的美人,此刻笑容满面的模样,很难让人讨厌得起来。

  李氏和钱娘子合作这么多年,已经混熟了,更是不会在意这种事情,戏谑道:“是哪家的贵客,需要你亲自接待啊?”

  钱娘子招了好几个伙计,一般的客人可轮不到她招呼。

  钱娘子左右看了看,脸上笑容不变,但也不接话,李氏顿时明白,这个话题不好在大街上讨论,于是她道:“我今天是来交扇面的,不如进去说。”

  “行啊!”钱娘子满口答应,交代伙计好好看店,领了她进去,一坐下,立马就有伺候的人端了茶水过来。

  钱娘子收了李氏的绣品,凑近她放低声音,笑得有些神秘:“你猜我接待的是哪家的贵客?”

  李氏按着那个姑娘看起来的年岁,随意猜了一个知道的:“是刘秀才家的?”

  钱娘子摇摇头,笑意更深:“是乡长家的。”

  “乡长家的?”李氏心生疑惑,“我怎么没听说乡长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她虽然没见过乡长家的人,可也听说乡长已经年过五十,家中只有个泼悍老妻,生下的两个儿子都已成婚,虽然生了孩子,但年纪都还小,对不上那个“贵客”的模样。

  ——这“贵客”看着和她闺女差不多。

  难道是投奔的远房亲戚?

  钱娘子只慢悠悠地端起茶水,抿了一口,但笑不语。

  李氏看她神神秘秘的样子就知道这“贵客”的身份肯定有问题,绝不是远房亲戚那么简单,心里也好奇得紧:“钱姐,你就别卖关子了,没头没尾的,我哪里猜得着?”

  钱娘子这才放下茶杯,笑眯眯地道出“贵客”的身份:“是乡长的女儿。”

  “乡长的女儿?”李氏的声音不禁高了几度,“那乡长夫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