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9章 第 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如今养了半年,青松长胖了一点,皮肤也白净了很多,就跟镇上人家娇养的小孩没什么两样,可终究还是有一些区别的。

  李青松听见大哥的声音,抬起头后便高兴道:“大哥,你看……啊!”

  他一时没有看路,被门槛绊了一下,矮墩墩的身体往前倾倒。

  李继眼疾手快,冲过去一手抓他后颈的衣服,直接将人拎了起来,另一只手接住了掉出来的油纸包。

  李青松被放下站稳后,第一时间去看卤肉,然后松了一口气:“没掉地上……”

  镇上人家娇养的小孩,不吵闹着要好吃的就不错了,差点摔跤,就算不哭,也不会第一时间关心手里的吃食是否完好。

  “没事,这只是个意外,掉了再买就是了。”李继拍拍他的脑袋,无所谓道。

  只是一份卤肉,不至于这么紧张。

  “那么大一块肉呢……”李青松瞄了大哥一眼,小声地说。

  李青松自以为很小声,可声音还是入了李继的耳,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本意是想告诉青松,他们家的钱足够生活,就算意外浪费一份卤肉,也不用害怕。

  可青松好不容易说出自己的想法,如果自己突然接话,会不会吓到他?他又会不会以为自己是在否定他?

  左思右想,总觉得这也不是,那也不是。

  李继唇角微动,最后还是当做没有听见。

  每当这种时候,他就会感受到教导孩子的棘手之处,于是更想找一位识字明理的妻子。

  ……

  第二天就是端午节,六阳镇是个小镇子,没有龙舟竞渡这样的大型集体活动,各村只是召集一下每户的男丁,轮流在祠堂上香祭祀一番,也就成了。

  另外各家还会根据条件,弄一些应景的东西。

  比如陈秀家,李氏一大早起来,先在门前挂上艾草,又指挥陈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五彩缕,给每人手腕系上一条。

  “娘,你看我的漂不漂亮。”

  五彩缕是她和娘一起做的,她特意给自己的那条垂了几颗珠子,戴上在阳光下一照,亮晶晶的,还会叮叮作响。

  陈安却十分不自在:“惠娘,这个我就不戴了吧,我还得去杀猪呢,这个系着不方便。”

  陈安感觉有些尴尬,这花花绿绿的带子,他一个大男人,黑漆漆的,戴着这东西也忒难看了点。

  说完他看向陈秀,感觉还是闺女戴着漂亮,干脆取下他自己的,戴到陈秀的另一只手腕。

  陈秀人养得白净,五指又修长,五彩缕戴在她手上,仿佛是件精致的艺术品,和戴在陈安手上完全是两个画风。

  他左右打量一下,欣慰地点头道:“这样两只手都齐了,更漂亮。”

  这条也是陈秀编的。

  为了照顾陈安的感受,她特意选了深色系的绳子,没想到陈安还是不喜欢。

  陈秀抖抖手腕,左右各看一眼,算了,感觉也不错,抬头笑眯眯道:“谢谢爹。”

  李氏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陈景倒不在乎,把手腕举到眼前,鼓一口气,将垂下来的丝线吹得飘起来。

  感觉还挺好玩的。

  摆脱了五彩缕,陈安撸起袖子,准备去后院杀猪。

  今天是端午节,村里不少人跟他订好了猪肉,百多斤猪不去镇上就卖掉了近三分之一,今天应该能早点收摊。

  陈安取出刀,蹲在磨刀石前反复磨了几下,感觉还是不怎么好使,但只能先将就用着。

  “不知道托李继打的新刀好了没有?”

  村里人陆续过来取了肉,陈安拉着剩下的去了镇上,在集市街口存好牛车,然后来到他的固定摊位。

  “陈哥今天怎么晚了?”旁边卖菜的摊主摇着扇子,坐在矮凳上热情地打招呼。

  陈安一边摆摊,一边笑呵呵地回:“今天这不是过节嘛,村里买肉的人多,就给耽误了。”

  “哈哈,可不是,过节了就得吃点好的,给我来一斤肉,要肥的!”买肉的妇人接了话茬。

  “好嘞!”陈安摆好东西,一刀下去就切了一斤出来,以他多年的刀工,误差绝对不超过二钱。

  镇上的人家大多比村里人富有,也舍得在吃上面花钱,如今又是过节,他卖肉的速度更是以往的两倍不止,早上才过了一半,肉就卖光了,就连剃净肉的骨头都有人低价包圆了。

  “陈哥这么早就收摊了。”卖菜的摊主有些羡慕,他才卖掉一半,还得在太阳底下晒着。

  “是啊,不过我还得去取一下新打的刀,回聊。”

  收摊期间有几个来晚的,让陈安再杀一头猪,他一律都给拒了,哪怕是过节,吃肉的也就那么些人,再杀一头最多卖一半,剩下一半就得砸手里,交了杀猪税就要亏本,他才不干。

  并且明天大集的摊他也不打算出了,镇上的人虽然富有些,可也不会天天买肉吃,明天来卖肯定也要亏本。

  陈安心里的账算得明明白白。

  他去集市口取车,看守的黑脸衙役一见他便笑道:“是陈安啊,看来今天生意很好,那么早就收摊了。”

  别看衙役和蔼可亲,那是因为陈安有个秀才大哥,又出手大方,不然集市里每天人来人往,谁会记得你的名字?

  陈安也知道衙役看的是他大哥的面子,不敢托大,笑容满面道:“是啊,得亏了过节。”

  说完掏出一串早就备好的钱抛过去:“这么大的太阳,当值也辛苦了,我请兄弟喝个酒。”

  黑脸衙役也不客气,接过在手上掂一下便揣进怀里,脸上笑意更深:“那就谢了!”

  县官不如现管,他大哥的秀才名头也不是对谁都管用,比如镇上那些偷抢拐骗的地痞。

  ——居无定所、有上顿没下顿的,谁管你是不是秀才的弟弟。

  和这些衙役打好关系就会方便很多,至少这些浑人他就从来没有遇到过。

  陈安驾车到李继的铁器铺子前停下,看到他正坐在门口,手里拿着一本书,对面的矮凳上是个小娃娃。

  “性相近。”

  “性…相…近…”

  是《三字经》,儿子念书的时候他也听过一耳朵。

  李继低着头念一遍,李青松用奶乎乎的嗓音跟着念一遍,两人表情认真,一眼望过去,有种岁月静好的温馨,让人不禁会心一笑。

  陈安跳下车,听见动静的李继抬起头,然后把书放到柜子上,拍拍青松的脑袋,让他先去后院玩:“陈叔过来拿刀?”

  李继起身迎上去招呼。

  “是啊,这都半个月了,我的刀好了没有?”陈安虽然这么问,语气却不是很着急。

  铁是朝廷严格控制的资源,铁器铺子不比其他的店铺,要买什么直接就有,哪怕是木匠,那起码也有材料在。

  要想打铁器,得提前预约申请,每人还有限定的份额,如果打的是无刃的炊具,比如铁锅,那还好说,要是刀剑一类的利器,审查就更是严格。

  当初他当屠夫时定的第一把刀,足足等了一个月的时间。

  “陈叔来得正巧,昨天这把刀刚做好,进来看看吧。”说着掀开帘子,示意他进侧屋。

  陈安非常惊喜,今天他只是顺道来问问,根本不抱什么希望,没想到竟然做好了,速度可真够快的。

  “这是我拿刀最快的一次,你小子行啊!”陈安朝李继比了个大拇指,跟进去看他的杀猪刀。

  以前的铁匠年老体弱,半年前换了李继来当,他还没见识过李继的手艺呢。

  陈安悄悄打量旁边的人,听说年纪才二十,服兵役之前也没有学过这个,手艺估计不怎么样。

  但陈安决定,只要质量差不多,就算没有老铁匠做得好他也认了。

  一来,年轻人嘛,才开张半年,给点儿机会学习经验;

  二来,铁器铺子和官府沾亲带故,没点关系可开不起来,而且流程走得这么快,这年轻人有点儿本事,结个善缘。

  “陈叔请看。”李继右手一引,陈安顺着方向看过去。

  稳了。

  杀猪十几年,他经手的刀不少,一看这样子就错不了。

  陈安拿起刀把,顺着刀刃的方向两指一抹,又敲打几下,心里顿时有了数,满意道:“这刀好!”

  他转头看李继:“我来之前还想着你这么年轻,估计手艺要差点,看来是我想太多了,哈哈。”

  如果李继的手艺确实不太好,这件事说出来就有些得罪人,但放到现下的境况下,反而让人觉得他实诚。

  果然,李继没有生气,只微笑道:“如果手艺不行,我也不敢开这个铺子。”

  “那行,刀我就拿走了,旧的那把你这收不?”陈安忽然想起自己车上的旧刀,以前老铁匠是收的,看情况抵一些工钱。

  李继回道:“人虽然换了,也搬了地方,但规矩还是一样的。”

  陈安用旧刀抵了钱,付清尾款后赶车离开,觉得李继是个不错的小伙子。

  李继也觉得这位陈叔也是个爽朗的人,让他想起了五年从军的战友们,不由心生亲近之感。

  双方对彼此的印象都还不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