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8章 第 8 章
  “大哥,大哥,大马不见了!”李青松迈着小短腿跑进院子。

  李继身着玄色劲装,正提着一杆□□舞得虎虎生风。

  他生来一副凌厉的面孔,鼻梁上的疤痕又给他添了几分慑人的气势,回身跨步往前一刺,仿佛有凶戾之气扑面而来,令人不敢直视。

  听到李青松的声音,他身形一顿,收枪回头,走过去扶住他:“慢点跑,不用那么着急。”

  李青松连忙点头:“嗯,我下次不会了。”

  他抬头偷偷瞄李继的脸色,还是那么凶,看不出来有没有生气,不过他一直是这个表情,李青松看久了渐渐也习惯了,现在甚至觉得很有安全感。

  毕竟自从大哥回来,就再也没人敢欺负他了!

  李继知道知道李青松在偷看他,从战场活着回来,这样的观察力是最基本的,不过他想着青松这两年受了苦,心思有些敏感,直接拆穿或许不太好,干脆当做没有看见。

  他将□□放到武器架上,接上刚才的话茬:“你说什么马不见了?”

  说起这个,李青松连忙向大哥汇报,一边说还一边比划:“就是旅店的那匹马,白色的,大哥你前几天还夸过那匹马的。”

  所以他才会特意盯着,昨天一大早还看见在街上跑,结果今天就不见了。

  李继回忆了一下,是有这么一回事,镇上难得看见一匹好马,比他在军营里见过的也不遑多让,就顺嘴夸了一句,没想到青松竟然一直记着。

  他看青松沮丧的眼神,半蹲下来,双手握住他的肩膀,笑着夸奖道:“青松已经做得很好了,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那匹马已经走了。”

  “真的吗?”李青松看着他,双手在身前绞动,眼神里带着些忐忑,“我还没有问出来它去哪里了……”

  “没关系,那是别人的马,问出来去哪里也不能变成我的,青松已经做得很好了。”李继揉揉他的脑袋,再次予以肯定。

  为了让他不再瞎操心,李继干脆低头掏出怀里的钱袋,倒出二十个铜板,用手帕包了放到他的手心:“大哥想吃旅店的卤肉了,青松帮大哥去买好不好?”

  “好,我马上去!”李青松小胸脯一挺,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拿着钱转身就跑,没跑两步想起大哥刚才的话,又连忙停了一下,换了小步慢慢地走。

  李继缓缓起身,看着他的背影,眉间是藏不住的担忧。

  已经半年了,青松还是经常看他的脸色说话,被支使着干活才会有安全感,要是他能早点回来……

  李继想起已经去世的父母,仰头闭上了眼睛。

  “是儿不孝……”

  不能在双亲膝下承欢,就连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还让弟弟养成了这样敏感的性子,小小年纪就学会了看人脸色行事。

  他宁可青松和村里其他孩子一样淘气,哪怕上房揭瓦,也比现在乖巧到让人心疼的样子要好。

  可这世上的事情又有谁能够料得准呢?

  好好的一年兵役,最后竟成了五年,家书要送那么远,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早没了消息。

  一年时间到,不见人回家,又没有书信消息,只当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娘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又高龄生下青松,竟然就那么去了。

  爹独自抚养青松三年多,最后一场风寒也没了,青松一个勉强四岁的孩子,就这么被剩下了。

  要不是李家村村长念着同一个祖宗的情分,商量着以他家的地租换人照顾青松的一日三餐,恐怕他回来刚知道自己还有个弟弟,却只能去坟头借别人的口中的描述,想象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了。

  “砰砰砰!”

  “有人在家吗?”

  敲门声打断了李继的思绪,他睁眼的瞬间就收起了所有外露的情绪。

  走到后院门口,见是隔壁的吴婶,手里还拿着他送去洗的衣服,李继了然道:“吴婶怎么亲自来送,就在隔壁,喊我一声就好。”

  吴婶爽朗一笑:“你也说了就在隔壁,送过来又没多远。”

  然后揶揄道:“再说了,你整天板着个脸,多凶啊,喊你过去拿,可别吓到我手底下那帮洗衣服的小娘子们。”

  听到陈婶的打趣,李继也不在意,他的长相在外人看来确实像是凶人:“是我考虑不周,谢过吴婶了。”

  吴婶:“哎,客气什么,你可是付过钱的,喏,接着,我都给你看过了,没有洗坏的,你用盆端过去洗,盆我也照样给你端回来了。”

  等李继接过去,吴婶揉揉手腕:“嘿,你还别说,这人年纪大了就得服老,木盆才端了这么点路,手就有点酸了。”

  李继歉然道:“是我不好,下次用包袱皮包了送过去。”

  “那老婆子就谢谢你啦。”然后又好奇道,“你就打算把衣服天天往我这里送?不打算娶个媳妇儿什么的?”

  “娶妻?”李继迟疑道,“这个倒是没有想过,您知道的,我还有个弟弟,恐怕没有哪个好姑娘愿意嫁过来。”

  打仗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命活到明天,娶妻自然他的不在考虑之中。

  如今有这个条件,但他就剩青松一个亲人,肯定要照顾他到成年,这些年虽然是提着脑袋过日子,可凯旋卸甲后,得的赏金也不少,尽够他用。

  他计划爹娘留下的房子和地都给青松,大一点再送青松去读书,等分家还给他一些银两,这样一来,和养个儿子几乎没什么分别。

  有哪个未出阁姑娘家,愿意嫁过来就当“后娘”呢?

  “这有什么?你一回来就在镇上买房开了铁器铺子,这半年也出手大方,想来是不差钱的。”吴婶看他没有生气,继续往下说。

  “既然有钱,就算有个弟弟,还怕娶不到媳妇?都是正头娘子,那些嫁过去不用照顾孩子的,可未必有跟着你过得好,如果愿意,就交给老婆子我了。”吴婶拍着胸脯应承。

  她老了就这点爱好,喜欢给这些小年轻拉媒,好事成了也算是她的福报,顺道还能赚点儿谢媒钱。

  李继还是有些犹豫,他明白吴婶的意思,这世道总有过不下去的人家,只要管饭就能嫁。

  但他读过几年书,希望找一个同样识字,能说得上话的妻子,不想为了有个人照顾家里,就随便娶一个。

  不然到底是找仆人,还是找妻子呢?

  可那些有条件读书识字的姑娘,自然有更好的选择,有谁会看得上他?

  李继想想还是准备拒绝。

  吴婶一看就知道他想说什么,抢先道:“哎,李家大郎,你先别急着回了我,这男婚女嫁的年年都有,又不是一定得成,你敢要求,老婆子我还不敢打包票呢?”

  见李继有些意动,吴婶再接再厉:“这样,有合适的我就给你留意一下,把你的条件递过去,能成最好,不成也没什么,你去街上打听打听,我可是正经的媒人,经我的手相看,也不坏名声,你看行不?”

  她可不是那种“打包票”的媒婆,为了点谢媒钱两头哄人,等夫妻两个进了洞房一瞧。

  呦呵,这谁啊?

  简直丧良心。

  吴婶都这样说了,李继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那就先谢过吴婶了。”

  然后将自己希望女方“识字”的要求说了,内心并不抱什么期望。

  “你这个要求,确实有些难办……”果然,在他说出要求后,吴婶有些为难。

  “要是婶子有难处,就算了吧。”李继也知道自己要求高了,要是没有青松,或许还有点可能,但他不可能丢下青松不管,这样的要求便成了难题。

  “没事儿,老婆子我给你留意着……”吴婶终究还是应下了,就像她说过的,又不是一定得成,总比找都不找来得好,那可真是要孤独终老喽。

  等李继送走吴婶又放好衣服,跑腿的李青松回来了。

  他将包了卤肉的油纸包拢在怀里,低头紧紧盯着,偶尔偏头看一下路面,一脸认真护送的样子。

  李继不禁莞尔:“青松回来了。”

  他刚回来找到青松的时候,青松还是一副邋遢的样子,穿着破旧不合身的衣服在村口呆呆地坐着。

  的确有人照顾他的一日三餐,可衣服有没有破洞?需不需要清洗?合不合身?

  租地人家里孩子多,自己孩子都照顾不来,养得不怎么精细,在这些问题上,就更不可能对青松尽心尽力。

  每月固定两个日子给青松洗澡洗衣服,便算完成了任务。

  他明白一个“孤儿”能有这样的待遇已经是受了村里的庇护,只是明白归明白,情感上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光以报酬论,青松明明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顾——一个没成年的孩子哪有力气种地,等他长大,地已经给人种了十几年,又有养恩在,难道还能逼着人把地还回来吗?

  所谓的租种大家其实都心照不宣,就是直接给了。

  于是李继难免对村里人有了隔阂,对青松也更加心疼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