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6章 第 6 章
  “娘,你看我绣得怎么样?”

  派完活计,陈秀回家继续跟李氏学习绣艺,中途感觉自己像是打破了瓶颈,飞针走线如有神助,于是刚绣好一小朵牡丹,便迫不及待地将扇面递到李氏跟前,等她的评价。

  李氏只瞄一眼,就看出她有了进步,高兴地夸奖:“绣得很好,要是能保持着绣完,肯定能卖个不错的价钱。”

  李氏正想再指导几处,屋外突然传来叫骂声:“陈秀你个××,给老子出来,你把老子婆娘藏到哪里去了!”

  是陈老头。

  陈秀听到这一声喝骂,暗道一句“果然如此”,便再没有别的反应了。

  人本就不是她藏的,她才不会心虚。

  随后屋外传来“嘭”一声闷响,像是重物砸到了院子里,陈秀和李氏俱都一惊。

  紧随而来的还有一连串不堪入耳的脏话。

  陈秀听得怒火中烧,陈婶出走那也是他自己种的因,跑到她家骂人算是怎么回事儿?

  陈秀想回骂,奈何几乎没和人起过冲突,嘴皮子没有练利索,只得向李氏求救:“娘!”

  李氏盯着院外的方向冷笑一声:“你在屋里待着。”

  然后便放下扇面,气势汹汹地出了门。

  陈秀顿时来了精神,走到窗户边,透过打开的缝隙朝院子里瞧。

  李氏跨过堂屋门槛,发现地面多了个树根,联想起刚才的闷响,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弯腰拎起树根,顺着声音往外头一丢。

  刚脱手的树根从天而降,李老头慌忙侧身躲开,总算停了那些污言秽语,只可惜腿脚不便,躲得急了身子不稳当,扶着围墙才勉强站住了。

  之后也没有尝到教训,继续伸着脖子骂:“怎么?有胆子做××还不让人说了?以前陈秀就藏过桃花和……”

  李氏根本不理他,手边没了东西,索性捡自家院子柴火扔。

  “你给我……”等着!

  李氏又扔出去一根。

  “啊!”

  这次正中肩肘,陈老头赶忙捂住伤处,一瘸一拐地走远,确认距离足够安全后,他才转身放狠话:“你们给我等着!”

  姿态异常狼狈。

  李氏不屑地翻白眼,权当他在放屁,搭理都不屑,拍拍手上的灰尘,径直去了厨房打水清洗。

  好厉害!

  陈秀在屋中看得目瞪口呆,她以为李氏是要和陈老头对骂,没想到应对方式竟然如此简单粗暴。

  可听声音想象着陈老头的狼狈模样,她心里怎么就那么痛快呢?

  陈秀乐了一会儿,见李氏进屋,殷勤地扶着她坐下,给她捏肩捶背:“娘,你刚才好厉害!”

  自己的“彪悍”样被女儿看到,李氏丝毫不在意,反而顺势教导:“陈大河一向欺软怕硬,这回肯定是打听到你爹已经出门了,所以有个借口就上门来骂,才不管是真是假,你跟他讲道理是讲不通的。”

  “对付他,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理,要是一气之下开了门,让他溜进来,说不准真如了他的意。”

  “什么意?”陈秀有些莫名,陈老头不就是怀疑她私藏陈婶,过来兴师问罪的吗?

  “十天半个月地不着家,你真当他在乎桂花母女?不过是面子上过不去,知道家里只有我们两个妇道人家,过来敲东西罢了。”

  陈老头赖东西的方式千奇百怪,村里人没少被祸害,李氏早就防着他了。

  “那他就不怕爹回来找他算账?”陈秀不解道。

  想也知道,她爹那个暴脾气,肯定是忍不了的。

  李氏嗤笑一声:“东西一到手,陈老头转头就能送进当铺赌桌,你爹能拿回来什么?至于算账,陈老头被催债的打得还少了?你看他戒赌了没有?你爹好歹和他是一个村子的,能比那些催债的下手重?”

  陈秀明白了,死猪不怕开水烫,试一试,说不准就讹到东西了,反正对他而言,面皮算不得什么损失。

  等陈安架着牛车回来,家门口零星散落着木柴树根,根本无法赶车过去,只能在稍远处就停下。

  他正纳闷是谁弄的东西,怎么偏偏丢在他家门口挡路,听见牛车的动静李氏出来了。

  正好。

  陈安一指地上的木头:“惠娘,这是怎么回事儿?”

  李氏低头收拾地上的东西,委屈道:“还不是陈老头,非说阿秀把桂花和她娘藏了起来,村子就那么点儿地方,两个大活人,阿秀能藏到哪里去?”

  “他还上门砸院子。”

  “喏。”李氏指着树根告状,“这就是他带过来的。”

  陈安一听是这个混账,顿时勃然大怒,牛车也不管了,一撸袖子就去找陈老头算账。

  这场面,跟在后头出来的陈秀看得一愣一愣的。

  爹坐在牛车上没有瞧见,可她却看得清清楚楚,娘告状的时候脸上平静得很,一点不像是受了委屈的样子。

  当然了,她们本就没吃亏,可娘这是……?

  陈秀疑惑地看向李氏,得到了意味深长的一个眼神。

  “你爹这种人吃软不吃硬,年轻的时候,撒个娇比什么都管用,现在老了,显得做作就不这么干了。”

  李氏发现说了不该说的,赶紧咳嗽两声,把话题拉回来:“你信不信,现在就算你爹知道陈老头没占到便宜,还是会觉得我们娘儿俩受了委屈。”

  信,怎么不信。

  陈秀望着李氏的眼神写满了崇拜。

  李氏异常受用,教导道:“男人都这样,以后你成亲了也要记得,在丈夫面前多说些软和话。”

  “还有,等你爹回来要夸他几句,这个你一向做得很好,倒是不用我教。”

  李氏看了一下天色,觉得时候不早,该做午饭了,随手将木柴扔进前院的木柴堆便去了厨房,留陈秀站在院子里,一脸受教地点头。

  ……

  陈安冲到陈老头家,看到人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拳。

  “哎呦!”陈老头扶着墙捂住脸,只觉得莫名其妙,“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陈安气笑了,“都趁我不在,去我家里砸院子了,还问我干什么?”

  说完又是一拳。

  陈安身材高大,杀猪多年,手上有一把好力气,他自己心里也有数,专门朝那些不太要紧的地方使劲儿,保证让人疼得要死,又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老子婆娘都跑了,不去找你女儿找谁,她以前可是藏过桃花她们的!”陈老头四处乱窜,躲着陈安的拳头。

  他还觉得自己特别委屈,不管他做了什么,那都是他的家事,可总有多管闲事的出来搅局,尤其陈安家里的那个,忒烦人。

  “说不定是回娘家了。”中午,地里干活的人陆续回家吃饭,一个瘦高汉子路过陈老头家,见到这一幕,随口说了一句。

  旁边一人嚼着草根,不假思索地反驳:“不可能,陈婶的娘可是改嫁的,后爹把陈婶养大,又给她找了一门好亲事,已经很仁义了,嫁人了还能给她靠着?”

  “可那边也没说断亲了啊。”

  “那也没见多亲近啊,总之不可能是回娘家。”

  “这也算好亲事?”另一人的关注点和别人不一样。

  “谁知道陈老头会变成这副德性,当初绝对算好亲事了,我娘可是一直想把我妹子嫁过去的。”

  “那她能去哪里?”

  “不知道。”

  几个人并肩走着,随意闲聊。

  至于刚才陈老头为什么被打,没有谁关心具体的缘由,肯定是他犯了什么事儿呗,陈安手上有分寸,总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等陈安打够停手,陈老头已经瘫在地上,鼻青脸肿了。

  ——他原本就腿脚不便,院子又只有这么点儿大,根本躲不了。

  “要是还有下次,赌场的人不把你的手剁掉,我先给你卸了!”陈安最后给了他屁股一脚,厉声警告。

  陈老头心里不服,但又害怕被打,不敢顶嘴,干脆趴在地上装死。

  ……

  “砰砰砰!”

  “阿秀姐!”

  “阿秀姐,开一下门!”

  陈秀坐在矮凳上洗菜,后院突然传来了喊门声,听着像是陈明。

  她直起腰回头往后院方向看:“娘,应该是收的草料到了,我去接一下。”

  李氏手上正忙,头也不回道:“好,你去吧。”

  陈秀擦干手上的水,跑到后院打开门,陈明就站在门口,后面还蹲了两个小孩儿,正守着十几筐猪草,因为塞得太满,掉了一些在地上,看得出他们十分卖力。

  “阿秀姐,要不要帮忙搬进去?”陈明表现得非常热情,后面蹲着的两个小孩闻言,蹭一下站起来,眼睛亮亮地看着她。

  以往帮忙搬猪草,陈秀都会发糖,没有多贵,就是货郎卖的最便宜的那种小方糖,但对这些小孩子来说,小方糖已经是很好的零嘴了。

  陈秀看着三双渴望的眼睛,哑然失笑,逗他们道:“好啊,不过今天可没有糖。”

  那种小方糖她早就吃完了,前两天爹新买了桃子蜜饯,比这个好吃。

  听见没有小方糖,陈明有些失望,但还是说:“那,那我们也帮忙。”

  “对,我们帮忙。”其他两个也跟着附和,说完立马各搬起一筐猪草往院里送,证明自己说话算话。

  猪草哪怕装满一筐也没有多重,三个小孩子自小在家里做惯了活,搬得很是轻松,陈秀也搬了一筐跟在他们身后。

  等猪草都倒进草料堆,陈明他们拿着叠好的筐准备离开,陈秀忍住笑意,招手叫住他们:“小方糖没有了,但是有蜜饯,要不要尝尝?”

  几个小孩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齐齐疯狂点头,其中一个还兴奋地蹦了一下,手里的筐都掉了。

  等陈秀进屋去拿吃的,一个小孩犹豫着蹭到陈明旁边,小声在他耳边问道:“蜜饯是什么啊?”

  “不知道你点头那么用力干嘛?”陈明吐槽了一句,然后同样小声在他耳边回,“反正就是很好吃的东西,比小方糖要甜。”

  剩下那个把脑袋从中间挤出来:“对对对,特别甜。”

  说完回忆起蜜饯的味道,忍不住吸溜了一下口水。

  三个小脑袋凑在一起,说话还是用的气音,如果不听他们讨论的内容,恐怕真要以为他们是在讨论什么见不得人的小秘密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