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5章 第 5 章
  傍晚,李氏在厨房做饭,陈安也忙活完了地里的事情,和陈秀坐在堂屋闲聊。

  “我回来了!”陈景放下功课,转头打听陈婶的事儿。

  陈安刚从陈秀那里问了全程的情况,顺口回答:“放心,你陈婶没事,上完药就和桂花回去了,陈大河被打了一顿,也没力气再闹幺蛾子。”

  陈景拉开凳子坐下,和他们凑作一堆:“大伯让陈玉荷叫走了,我和堂哥本来想跟过去,可大伯叫我们自己温书。”

  “你大伯做的对。”陈安敲着桌子,语气十分严肃,“以后不管什么事情,别瞎凑热闹,有大人在呢,你们就好好读你们的书就行,你爹我没这个天分,你可得好好学。”

  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时代,对于陈安这样的小百姓而言,什么也没有孩子读书重要。

  尤其当他还享受过读书带来的好处时——陈安和大哥陈宗分家前,因为陈宗的秀才功名,每年抵除徭役的银钱就不知道省下了多少。

  就是如今,因着大哥陈宗,他去镇上卖猪肉时,从未遇到过敢来打秋风坏生意的。

  想着自家未来也出个秀才的日子,陈安不由地又叮嘱了陈景一番,让他好好跟着陈大伯读书,不可有半丝半毫的懈怠。

  陈景认真受教,他知道读书的重要性,就算被念叨了许多次,也从未起过叛逆心。

  许多人想念书还没这个条件呢。

  他拍拍胸脯,笑着应承:“爹你就放心吧,儿子会好好读书的,您两老将来就等着享福吧!”

  哄得陈安眉开眼笑,直说自己有个孝顺儿子。

  “那我呢?”陈秀也跟着凑热闹,装作吃醋般打趣道,“你这未来的秀才公,不打算让我也享享你的福?”

  “我才十二岁,等我考上秀才,你早就嫁了,你该去享姐夫的福,找我做什么?”陈景特意搞怪,说得夸张。

  “好啊你,敢打趣你姐姐我了。”陈秀故作凶狠道,扑上去挠他痒痒。

  陈景被她追得满屋子逃跑,最后被堵在了角落里,只能就地投降:“哈哈哈,别,别挠,我最怕痒了……我认输,我认输!”

  “算你识相。”陈秀松开手,曲起食指敲敲他的脑袋,放过了他。

  陈景揉了揉笑得有些疼的腮帮子,重新坐回桌子边,懒洋洋地趴了上去,假作虚弱无力状:“姐你这么凶,可是嫁不出去的。”

  陈秀眉毛一挑:“嫁不出去,不是还有你养我吗?”

  陈景被噎了一下,陈秀对他很好,哪怕是开玩笑他也说不出“不想养她”这样的话来,只能瞪大了眼睛盯着她。

  姑娘家不是一谈起嫁人,总会羞答答地闭嘴低头,免得让人说自己恨嫁吗?

  村子里他见过的女孩子,不管脾气如何都是这样,他没想到陈秀竟然半点也不害羞,还给他杠了回来。

  陈秀见他没了声音,翘了翘唇角。

  想让她害羞?就这样的程度,还早着呢。

  陈安乐呵呵地看着姐弟斗嘴,没觉得话题有什么不对,只想着姐弟俩关系好,将来长大了也能互相帮衬,心里很是欣慰。

  李氏端菜出来却是瞪了陈秀一眼:“姑娘家的,说这种话也不害臊。”

  陈秀不以为意:“这有什么。”

  然后想起这年头盲婚哑嫁的习俗,跟着李氏到了厨房,蹭到她旁边小声商量:“娘,你给我找对象,可得先让我看看,我不同意,你可别随意答应人家啊。”

  李氏听得头都大了,戳她的额头:“谁给你说的这些?”

  别是有人想带坏她闺女。

  陈秀后仰躲着李氏的手指:“没谁,我自己想的。”

  “这话可不能在外面乱说,知道吗?”李氏就怕有人抓住陈秀的话头,乱做文章毁了她的名声。

  “我知道,这不是在家吗?”陈秀陪着笑脸。

  她才不会对外宣扬,这世道对女人可不怎么友好,再不注意着点儿,她就别想有安稳日子过了。

  李氏想了想自己和别的姐妹,定下婚事之前,谁都不知道对方的模样,定亲时才有机会见一面,又想想当初的煎熬忐忑……

  陈秀看出李氏有些动摇,扯了扯她的袖子,加了一把火,撒娇道:“娘,你这么疼我,也不希望我嫁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对不对?反正最后还是要你们答应的嘛。”

  在这个时代,自由恋爱那是不可能的,不嫁人也不行,她只能争取在李氏的心理承受范围内拿到最大的主动权。

  李氏觉得这话也对,反正人是她选的,不就是在她选的人里,再让陈秀自己挑个喜欢的嘛。

  她看了看陈秀,犹豫了一下,决定纵容她这一回:“行了行了,真是怕了你了,不过你可不能说出去,知道吗?”

  李氏忍不住又给她强调了一遍名声的重要性。

  陈秀连连点头,能让李氏答应这个条件她已经心满意足了,自然不会唱反调。

  她听话地挺直了腰背,抿着唇微笑,就又是外人眼里文静乖巧的阿秀姑娘了。

  第二天陈秀醒来,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念头就是:陈婶还在不在?

  按捺住想要去看一眼的心思,陈秀起床刷牙净面,仿佛自己一无所觉。

  饭桌上,陈安端起粥三两口喝完,转头询问李氏:

  “惠娘,前两天的大集,李贵说他家的两头猪长成了,我得去一趟李家村收,下次大集正好宰掉卖了,你要带点什么东西给娘吗?”

  陈安双亲已逝,但李氏的娘还健在,跟李氏的大哥李成一起住在李家村,李氏还有一个妹妹,嫁给了镇上旅店的账房。

  李氏想了一下,还真有东西要带,回屋抱了个包袱出来:“我给娘做了一件衣裳,你顺道送过去吧。”

  “好嘞。”陈安接过包袱,揣上两个包子就去后院套车。

  这次他特意往车上铺了许多干草,待会儿收的猪用绳子捆了,就放在这上头,免得弄脏车板。

  送走陈安,李氏拿起筷子继续用饭,顺道吩咐陈秀:“待会儿家里要新添两头猪,猪草有些不够,你去钱匣子里拿上十几文,到村里收点。”

  陈秀咽下嘴里的食物,点头道:“好啊,我吃过饭就去。”

  除了一头牛,他们后院还养了几头猪并几只鸡,家里的重活大都由陈安接过去了,洗衣做饭、收草料、给牲畜喂食这样的琐碎自然是归她们。

  不过不管做什么,结束后香膏是一定要擦的,这也是为了不弄粗双手,刮了金贵的绣线。

  至于效果,看看年过三十的李氏,一双手依旧白净柔嫩,和二十的姑娘相比也不差多少就知道了。

  不管是为了“钱”途还是保养,陈秀都不会拒绝养成这样的好习惯。

  除了擦香膏,在绣艺相关的其它方面她也一样听话,从不喊苦喊累,这也是让李氏惊讶的地方。

  她的女儿她自己知道,被养得有点娇气,刺绣这样枯燥的活,尤其是刚学的时候,不会给彩线练那些鲜艳美丽的图案,每天只有重复再重复的简单针法,最是枯燥不过。

  李氏还以为要压着陈秀捏针,想着为了她的以后,就算哭也要按着她学,没想到陈秀一点也不抗拒,学得有模有样。

  不过这是一件好事,李氏只有惊喜的份,私底下时不时跟朋友炫耀,直说女儿的刺绣天赋随了她。

  只有陈秀自己知道,哪里有什么天赋呢?不过是知道努力罢了。

  她不是真正的小孩子,明白在如今的世道,女子有一项傍身的手艺有多重要,自然不会懈怠。

  饭后,陈秀拿上钱打算去河边找人。

  买猪草的这点钱,如果是农闲的时候,蚊子腿也是肉,总有大人愿意接手。

  可如今是五月,地里各种活计忙个不停,只有村里到处疯玩的孩子才有时间赚这个外快。

  很快她就到了地方。

  村里的这条河没有什么正经名字,反正附近的河就这一条,只要一说河,大家都懂是指的它。

  河流在这里拐了个弯,加上地势平缓,水流不急,村里的小孩子都喜欢到这里玩,每天捉点小鱼小虾,多了也能为家里添个菜。

  “阿秀姐!”

  “是阿秀姐!”

  “阿秀姐肯定是又来收猪草了!”

  远远看见她,几个小孩子便叽叽喳喳讨论开了,知道自己赚钱的机会到了,一个个都兴奋极了。

  陈秀不是第一次找他们派活,几个小孩子都明白她的规矩,推了孩子王陈明出来。

  “阿秀姐,这次要收多少啊。”陈明咧着嘴笑得灿烂。

  别看这小娃娃长得憨厚,当初她能成功给陈老头的酒下巴豆,还是多亏了他帮忙,孩子堆里最机灵的恐怕就是他了。

  “要十五筐。”陈秀笑着摸了摸陈明的脑袋,从钱袋子里掏出十五个铜板,半蹲下放在他的手心,“还是老规矩,你帮忙发钱,收齐了送到我家后院。”

  “好嘞,交给我你就放心吧。”陈明似模似样地保证,说完转头吆喝,“听见了没?还不快回家拿筐!”

  几个小孩赶紧你拉我、我拉你地往家跑。

  “阿秀姐,那我也去啦!”陈明招呼一声,也蹦跳着转身跟着去了。

  陈秀看他们你追我赶的背影,不禁莞尔。

  小孩子真是精力旺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