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3章 第 3 章
  当然,偶尔村里人看她们可怜,也给点吃的。

  就这样东家一把米,西家一捧豆,磕磕绊绊的,三姐妹好歹长大了一些,只是肉肉的小圆脸彻底消失了。

  再后来,她和娘去了一趟镇上卖绣品,回来就听说陈老头把桂花给卖了!

  大凌朝买卖人口合法,这是她早就知道的事情,但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她还从未见过。

  陈老头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原以为“明明有钱酗酒赌博,却硬是不给儿女留一口吃的”已经是他做的最心狠不过的事情,没想到陈老头还能继续刷新下限!

  之后桃花和杏花也能逃过去。

  爹和娘还以为她不懂,不想在她面前讨论这种事情,可从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穿过来,她又有什么不懂的?

  所谓的腌臜地儿无非就是……

  陈秀手顿了一下,嘴里香甜的糕点似乎也没有了原来的味道。

  只希望陈婆子真能和娘说的一样,还有点儿良心吧。

  第二天一大早陈秀就出了门,带了李氏绣的扇面和自己赶工出来的小猪绣帕。

  没走多远,她就看见了陈婶住的屋子——一栋非常气派的青砖大瓦房。

  这栋房子的来历,陈秀听李氏说过。

  陈老头的爹娘生前是村里的富户,家里有十几亩地,夫妻俩人又勤快,四十来岁时攒够了钱,建了这栋青砖大瓦房。

  要知道镇上的屠夫没几个,陈安做的算是半垄断的生意,再加上李氏的手艺,两口子也是三十才建了如今的房子——就比眼前的大了三分,院子里多了一口自打的井。

  只是不知道怎么了,夫妻俩养出了陈老头这么个儿子。

  要说是没教好,那也不见得,陈老头父母健在的时候,他人虽然不勤快,但性格也还好,也没有那些个赌钱打人的臭毛病,不然各个村光棍那么多,陈婶吃饱了撑的,嫁给他这么个人。

  好像是父母去了,陈老头身边突然出现了一群狐朋狗友,然后他就渐渐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陈秀收回放远的思绪,在院子外头站定,踮起脚朝里喊:“陈婶,我是阿秀,桂花在吗?”

  “我在呢!”桂花听见陈秀的声音,连忙跑出来,身上穿的是跟昨天类似的精致衣裳,圆圆的脸蛋带着笑意,看着很是喜庆,陈婶就跟在后头。

  陈秀透过打开的正门往里看,屋子里空荡荡的,除了几条板凳和一张桌子,就没有其它家具了——陈老头几乎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个干净。

  陈秀还听说陈老头把田产霍霍光以后,还想顺道把房子也卖了。

  结实的青砖大瓦房,村里心动的人不少,可后来不知道听谁说:小心陈老头没了住的地方,赖上买房子的。

  大家一合计,以陈老头的性格,这样的事情不是做不出来,遂都偃旗息鼓——房子就这么剩下了,陈婶总算还有个住的地方。

  再次见到桂花,陈秀还是很高兴,将带来的礼物送给她:“这是我娘绣的扇面和我做的一点小东西。”

  “婶娘客气了。”桂花不肯收,紧张地将东西往回推,“当初你帮了我们姐妹那么多,这些年我娘也多亏了你们家照顾,怎么还好意思收你的东西?”

  陈秀坚持要给:“没事儿,自己随便绣的东西,不值钱的。”

  “村里谁不知道婶娘祖传的好手艺,怎么可能不值钱?”桂花推了几次,无奈还是拗不过陈秀,“那我就厚着脸皮收下了。”

  心里却是打定主意要再回点什么过去。

  陈婶在旁边站着,一直等她们两个说完话,才擦了擦手,有些局促地笑道:“阿秀,你要不要进来坐坐?”

  “不用了陈婶。”陈秀连忙拒绝,“我想和桂花去村子里走走,顺便聊一下,可以吗?”

  她要是留下,陈婶该翻箱倒柜地找好东西招待她了,那就太破费了。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陈婶连连点头,然后一把拿过桂花手里的东西。

  “你们两个聊,我去放东西。”说完立马转身进屋,生怕打扰了她们。

  陈秀和桂花相视一笑,并肩出发去了村南,一路上碰见了一些村里人,偶尔有几个昨天听说桂花回来但没见过她的上前,问她是不是本人。

  桂花已经习惯了。

  都说女大十八变,离开了几年,她的样貌有所改变,熟悉的人能一眼认出,但不熟悉的就不怎么敢确定了。

  对于这些曾经救助过她们姐妹的村里人,桂花一直铭感于心,哪怕这两天被同样的问题问了许多遍,她也依旧耐心地给予了回答。

  两个人渐渐走到了河边,随意选了块平整石头坐下。

  “你这几年……过得还好吗?”陈秀转头看桂花,问得小心翼翼。

  这句话她原本昨天就想问,只是突然发现自己身处书中,一时慌神,就给忘了。

  桂花“噗嗤”一笑,摆手道:“别担心,我好着呢。”

  陈秀仔细观察她的神色,确认她没有说谎,总算松了一口气,也敢谈起当年的事情了:“当初我和娘一回来就听人说你被卖了,吓得我心跳都快停了。”

  她至今还能想起当初的愤怒与无奈——要好的姐妹被爹卖了,她却没理由上去揍这个所谓的爹一顿。

  “没办法,谁让她是陈老头的女儿呢?”

  “桂花是我女儿,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就是读书人说的……天什么义的事情!”

  这都是些什么狗屁言论,没人理解她的想法,见鬼的天经地义!

  不过她后来偷偷给陈老头的酒下了巴豆,算是小出一口气。

  桂花也想起了被卖时的情景,脸上笑意淡了一些:“我当时也怕得很,不过后来到了府里,吃得饱,穿得暖,只要好好干活,就没有人打我。”

  谈起韩府,桂花脸上满是感激,看得出来,她很庆幸被卖到的是现在的地方。

  既然谈到了女主家,陈秀也就顺势问了:“昨天你说你进了州城的韩府,那样的大户人家,听说都是签的死契,怎么会准你回家?”

  “其实……我也不知道。”说起这个,桂花自己也有点闹不明白。

  “我伺候的小姐有四个一等丫鬟,八个二等丫鬟和很多个三等粗使,我原本也就是个扫院子的,是丫鬟里面最差的一等。”

  “不久前小姐做了一场噩梦,第二天就把我提成了二等丫鬟,说我的生辰吉利,还问我记不记得家在哪里,想不想回去。”

  这应该就是女主重生了,陈秀想。

  桂花转头看她:“你知道的,我被卖的时候,我娘还病着,我爹不抢我娘的钱就算好了,根本不可能给钱让我娘看病。这两年以来我一直都在担心,生怕回来的时候我娘已经不在了,小姐问我的时候我高兴坏了,也没考虑别的,就赶紧说想。”

  桂花如今想起来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就像天降馅饼砸中了自己,至今还晕乎乎的。

  “然后小姐就差人送了我回来,车把式带着马车住在镇上的店里,明天一早就会来接我回去。”

  随着桂花的讲述,陈秀终于记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段。

  女主重生前,流匪入城,绿柳以命换命救了女主,临死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去看一眼家乡的娘。

  女主上辈子众叛亲离,对于为数不多待她忠心的人一直记在心里,重生后特意找到绿柳,满足了她这个愿望——差人送她回家一趟。

  没跑了,就是这个,女主既然已经重生了,那离流匪四起的一年还远吗?

  陈秀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无比沉重。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没有秩序的世道是可怕的,往常只会一闪而过的恶念,一旦没了律法道德的约束,随时都有可能化作食人的恶兽。

  “那你还能回来吗?”陈秀接着桂花聊,昨晚睡了一觉,她又想起了一些事情。

  好像是女主囤积粮食的后一年,她所在的州才彻底乱起来,如果桂花还能回来,打听一下女主什么时候开始屯粮,或许能早做准备。

  桂花摇了摇头,声音低落下来:“这次小姐派人送我回家,已经是天大的幸运,还有没有下一次……我也不知道。”

  这个话题到此终止,接下来两个人聊了一些小时候的趣事,又一起在村子里转了转,她们默契地没有提起桃花和杏花,只作寻常的叙旧。

  聊天结束,两个人走在回程的路上。

  陈玉荷突然跑了过来,手里端着一盆衣服,气喘吁吁道:“不,不好了!桂花,你爹回来了!”

  她停下大喘一口气:“他又在打陈婶了!”

  二人一惊,陈秀还没反应过来,桂花就已经撒开腿往家里跑了。

  陈秀只得匆忙撂下一句:“玉荷,你赶紧去喊我大伯。”

  就急急跟了上去,心里默默祈祷。

  陈老头下手没个轻重,陈婶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情!

  “我,我这气儿还没喘匀呢。”玉荷看着她们的背影跺了下脚,只能认命地又跑去喊村长。

  陈秀她们本就打算回来,因此是最先到的,远远地就看见了陈婶。

  她被陈老头抓着头发,摁在院子的地面,一只手护着头发,另一只手挡着被摁在地上的脸,嘴里不停地哭求着,因为脸朝着地,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与此同时,陈老头还在骂骂咧咧:“哭哭哭,你还有脸哭,你这个不下蛋的母鸡,娶了你,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说着使劲扯了一下陈婶的头发,神色凶狠:“说!钱你藏哪儿了?赶紧给老子交出来!”

  “啊!”陈婶头皮刺痛,仰头哀叫出声。

  “你放开我娘!”桂花目眦欲裂,大喊着扑上去。

  “哎呦!”被她一撞,陈老头往旁边踉跄了两步,没有稳住身体,“砰”一声摔倒在地上。

  桂花没想到会这么顺利,整个人愣了一下,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弯腰捡起院子里的扫把,握住棍头狠狠挥过去!

  “你敢!”陈老头色厉内茬地叱责,抬起小臂格挡,“你个赔钱货,竟然敢打老子,反了天不成!”

  他挣扎着站起来,想要夺过桂花手里的扫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