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1章 第1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阿秀,你怎么出去那么久?桂花走了没有?”李氏低头绣着手帕朝外头喊。

  门外静悄悄的,预想中的回答并没有出现。

  人呢?

  她心里担心,扔下手里的绣活儿,走出屋子寻人。

  刚跨过堂屋门槛,就见到陈秀背对她站在院门口,李氏松了一口气,旋即又有些疑惑。

  ——桂花都走了,她一个人站在门外面做什么?

  难不成门口有金子捡?

  李氏走过去,发现陈秀手里捧着个盒子,呆楞楞地低头盯着,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连她靠近都没有察觉。

  这孩子是怎么了?

  李氏原本还想说她几句,可见她魂不守舍的模样,出口的声音不由地轻了几分:“怎么了?桂花那丫头欺负你了?”

  李氏的眉头顿时就拧了起来。

  她们两个虽然一向要好,可桂花这几年都在外头,也不知道日子过得怎么样,或许受到什么刺激、变了性子也说不定。

  “啊?”正当李氏在心里乱想时,陈秀终于反应了过来。

  她咽了咽喉咙,暂时压下心底的震惊,转头扯出个笑来:“没……桂花和我最好了,怎么会欺负我呢?”

  说完献宝似地递了递手里的盒子:“娘,你看,桂花她给我们家送的糕点!”

  陈秀原本是想用盒子转移李氏的注意力,可一想到里头糕点的味道,她自己也有些馋了。

  自从到了这从未听过大凌朝,生活水平直线下降,家里能隔三差五吃上肉,还是多亏了有个当屠夫的爹,就这还已经是村里难得的伙食了。

  这种用精致木盒装好的上等糕点更是不用说,陈秀只在李氏采买年货的时候见过,距离上次吃进嘴里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由不得她不馋。

  知道盒子里是糕点,李氏信了陈秀的话。这么精贵的东西,如果不是还念着情分,不年不节,也不是亲戚,谁舍得送?

  李氏的表情缓和下来:“那你怎么在外头呆了那么久?喊你也不应,让我好一顿担心。”

  说着上前接过陈秀手里的糕点。

  陈秀放了手,目光却还依依不舍地追逐着盒子。

  李氏抬头看见她的表情,顿时乐了,用食指轻轻戳她的额头:“瞧你这馋样,家里是缺了你吃了还是怎么着?忒没出息。”

  陈秀也不怕她,低头躲开蹦过去,抱住她的胳膊抬头腆着脸笑:“娘你最好了。”

  如果能给她吃一块糕点就更好了!

  李氏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她想干什么,翻了个白眼连连摆手,半点也不信她的鬼话:“行了,别给我灌迷魂汤,赶明儿你爹拿肉回来,就又是你爹最好了。”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陈秀只当这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继续抱住李氏的胳膊赖着。

  李氏没法子,知道不给这个馋嘴猴子一块是走不掉的,只好将盒子掀开。

  她飞快往里扫了一眼,捏了个梅花样式的出来,一把塞进陈秀嘴里:“没了啊,剩下的等你爹和小景回来再说,知道吗?”

  “唔!”陈秀嘴里吃着东西,含糊地点头应着,直起身子松开了李氏的手臂。

  好东西大家一起吃,她懂,她又不是只知道吃独食,顶多就是……就是馋了先尝个味道。

  这糕点甜而不腻,入口即化,还有淡淡的梅花香气,就是量少了些,陈秀有些可惜地想着。

  李氏好笑地看她一眼,摇了摇头,转身进屋,打算将糕点锁进卧室的柜子。

  陈秀跟在后头回了自己的房间,她扶住门框,探出头小心地瞄了瞄,确定李氏没空注意她之后,立马关上门,走到床边重重扑了上去。

  今天可真是吓死她了!

  桂花一回来就说她改了名字,因为管事的嫌弃桂花这名字土气。

  这当然没什么,可改什么不好,偏偏改成了绿柳。

  绿!柳!

  桂花还说她进的是铭州城韩府,伺候的是嫡出大小姐韩薇,底下又有个庶出的二小姐韩妙。

  这听着……怎么就那么熟悉呢?

  她穿越前看过的一本小说,不就是讲的嫡出大小姐韩薇重生归来,拳打恶毒继母,脚踢白莲花庶妹韩妙,踩死渣男未婚夫,嫁给将军表哥,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吗?

  而重生女主的忠仆之一,就叫绿柳!

  简直晴天霹雳!

  吓得她当场就愣住了,桂花和她说话,只知道“嗯嗯啊啊”地应声,连人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她当初可是死忠粉,到现在还记得书里的大概剧情,猛一下人物地点都对上了,她整个人都是懵的。

  照理说就算记得剧情,具体到女主和女配的名字,她应该想不起来才对,就像她已经忘记了男主和渣男未婚夫叫什么一样。

  可当初追文,她发现女主和女配的名字可以组词成“微妙”,特意为此发了条评论,然后就被万年潜水的作者翻了牌子,至今记忆犹新。

  而记得丫鬟绿柳,则是因为作者当初征集炮灰的名字,她正好看到河边的柳树,重在参与打随便发了个“绿柳”,最后竟然中选了!

  于是一听见熟悉的人物名字,她立马就在脑海里联系了起来。

  可她这个身份是什么角色来着?不是女主和女配,那是炮灰还是反派?

  陈秀疯狂地运转大脑,回忆剧情,希望能从少得可怜的记忆中扒拉出一点点和她身份有关的信息。

  她在这个世界生活了近十六年,爹、娘还有小景,每个她认识的,哪怕只见过、打过招呼的人都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

  她才不相信所谓的剧情和设定能够控制每个人的思想和行为!

  但剧情还是有一定参考意义的。

  那本书主要讲的是女主的宅斗和爱情历程,可对于她这种局外人来说,这些统统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故事的背景!

  虽然说是太平盛世,可女主所在的地方,特别是她宅斗恋爱那几年,那是一点也不太平。

  陈秀想起自己还记得的那些内容,紧张地抓了被子的一角攥在手里。

  女主的表哥是怎么成为将军的?

  不就是因为好几个州府大旱——赤地千里,颗粒无收,书里貌似就是这么写的。

  然后又因为一系列她当时没有看懂、现在也已经忘得一干二净的政治斗争,消息并没有及时上报,错过了最佳的解决时机。

  等到朝廷知晓并下令赈灾,事态已经愈发严重,可筹措的赈灾粮食却又被贪污了大半!

  于是,没等到救命粮食的流民冲击州府,而后四处流窜做了匪寇,有些地方甚至喊起了造反的口号,男主剿匪平叛有功,这才升了将军。

  可光记得这些有什么用?

  大旱灾有没有包括她所在的地界?是哪一年开始的?要逃到哪里才算安全?

  这些才是最要命的问题!

  可陈秀就算绞尽脑汁,也没有回忆出个所以然来,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女主所在的府城遭到了流匪洗劫,男主及时英雄救美,这才有了后来的一系列发展。

  她和女主在同一个州,可这样偏僻的乡下地方,书里有提到过会不会来土匪吗?

  陈秀努力回忆,却只能得到一片空白,她忍不住咬紧了牙根。

  早知道有今天,她当初一定把这本书一字不落地背下来!

  “唉!”陈秀懊恼地叹口气,松开被子在床上翻个身,又拖过一边的枕头抱在怀里,将脸埋了进去。

  其实就算记起来,也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需要解决。

  她要怎么和爹娘说呢?

  陈秀想到这个就脑子疼。

  总不能就这么直接地告诉他们:我们这里可能快要大旱了,紧接着还可能会有土匪出没,赶紧逃吧,哪哪哪是安全的。

  消息是从哪儿来的?

  爹和娘又不傻,肯定会问。

  这倒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总不能凭她空口白牙一句话,就让他们不问缘由,放弃辛苦置办的房产和田产,举家搬迁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吧?

  撇开如今普遍故土难离的思想不说,万一她被人骗了呢?

  如果爹娘真的毫不犹豫地照做,她反倒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后多了什么特殊技能——让别人对她无脑信任、言听计从的那种。

  但问题是她这辈子最远就去过一次县城,连隔壁州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去过哪里、接触过什么人,家里人更是一清二楚,她要到哪里去找这个消息来源?!

  简直愁死了!

  陈秀锤了锤枕头,皱着脸在床上翻来覆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