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薛凌程天源 > 第1518章 非常冷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深夜,薛凌起身去喝水。

  想着老二今天回家睡,她倒多半杯水,漫步往薛扬的房间走去。

  “怎么还不睡?”

  薛凌敲了敲门。

  薛扬正坐在电脑前,十指啪嗒啪嗒敲着键盘,听到敲门声扭头过来,不知道是吓着还是怎么了,慌忙用身板挡住了显示屏。

  “妈……?

  你们不是都去睡了吗?”

  薛凌疑惑盯着他看,问:“怎么?

  大半夜鬼鬼祟祟的!打游戏?”

  “嘻嘻!”

  薛扬傻笑。

  薛凌将手中的水杯放在一旁的小沙发上,往他胳膊打了一下。

  “喝点水,早点儿睡。”

  “是!”

  薛扬忙不迭点头。

  薛凌没去搭理他,打着哈欠回房去了。

  路过一旁监控器的时候,她想起了大儿子的事情,伸手在大屏幕上点了点,发现老陈仍没回来,车库只有她和程天源的三辆车,剩下一辆是小虎子的。

  奇怪了,都半夜两点多了,怎么还没回来?

  难不成大儿子带着女朋友趁机出去玩?

  罢了,不管了,让他们好好玩,明天再问问乔爸爸和妈妈什么时候要来家里做客。

  房间里,薛扬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一会儿后,他起身给哥哥发了QQ留言。

  想想仍是不放心,又发了微信和短信,才打着哈欠上床睡下。

  隔天早上,薛凌和程天源陪几个老人在花园里散步。

  “太太!”

  老陈捏着车钥匙,神色忐忑在外方喊。

  薛凌忙走出去,见老陈脸色有些差,眼袋和黑眼圈十分明显。

  “老陈?

  怎么了?

  昨晚然然出远门了?”

  老陈尴尬扯了一个笑容,低声:“太太,阿然少爷好像……失恋了。

  昨晚他大半夜说要去喝酒,我陪着他在酒吧喝到天亮。

  我不放心他,他还不让我打电话告诉你们。

  天快亮的时候,好说歹说,总算把他给哄了回来。”

  薛凌眉头皱起,问:“他在哪儿?”

  “保镖已经帮忙背他去房间。”

  老陈答。

  薛凌挥挥手:“你先去休息,我去看看他。”

  语罢,她脚步飞快奔去老大的房间。

  刚到房间门口,便看到睡眼惺忪的二儿子正在帮忙照顾老大。

  程焕然喝得醉醺醺,满脸涨红,东歪西倒,连坐都坐不稳。

  “妈!”

  薛扬求助喊:“哥臭死了!你快来帮忙给他换衣服!”

  薛凌只好赶忙上前搭手。

  半晌后,程焕然终于换上干净睡衣,倒在床上迷糊睡着,嘴里喃喃有词。

  薛凌按了房间里的通讯器,让大厨房那边熬一碗解酒茶过来。

  “泡一些米,顺便熬几碗白粥。”

  薛扬一边刷牙,一边靠在门栏上。

  “妈,你还得帮哥请假。”

  薛凌调出堂弟薛桓的号码,解释说大儿子昨晚不舒服,现在还在家躺着,今天不知道需不需要值班,赶忙让同事垫一垫,可不能耽误正事。

  薛桓应下了,说马上让助手去解决。

  “谢谢。”

  薛凌答谢,并收起手机。

  这时,薛扬洗脸换了衣服,匆匆绕了回来。

  “妈,我十点多还有课——”“请假吧。”

  薛凌打断他,低声:“你哥这样子很不对劲儿,你留下多陪陪他。”

  薛扬眼睛转了转,闷声:“那好吧。”

  “这又是怎么了?”

  程天源走了进来,嫌弃十足皱眉骂:“这混小子喝酒了?

  !”

  薛凌轻轻叹气,低声:“估计是谈不拢……闹分手吧。”

  程天源眸光微沉,问:“什么谈不拢?

  谈不拢可以好好谈,他搞成这样子给谁看?

  糟蹋自己做什么?

  !亏他还是医生!”

  “爸,您就别怪我哥了。”

  薛扬撇撇嘴嘀咕:“都是他女朋友家太贪心,我哥劝不住,不然他也不用这么为难。”

  “太贪心?”

  薛凌眯住眼睛,沉下脸来:“老二,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你来说!”

  薛扬吓坏了,慌忙罢手又罢手。

  “妈!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

  薛凌眼神冷淡睨他,命令:“说。”

  “……哦。”

  薛扬支吾:“昨晚哥给我发信息……说果然不出我所料,小乔她爸妈逼哥拿出‘诚意’来,让我哥把名下的房产写上小乔的名字,不能通通都是婚前财产,这样对小乔不公平,让她没安全感。”

  程天源和薛凌对视一眼,脸色都颇冷静,似乎早便预料到一般。

  “你哥不肯?

  小乔跟他闹分手?

  他就借酒消愁?”

  薛扬眼神躲闪,答:“我哥心里是有些同意的,不过他拗不过自己的本心,最终还是拒绝了。

  小乔爸妈说对他很失望,担心女儿以后在帝都得不到任何保障,在咱们家会受委屈。

  小乔哭了,我哥也很不好受。

  后来我哥说……嫁给他他一定不会让她受委屈,但如果想要嫁给他名下的房子和股份,那他得回家商量,因为那些都不是他赚的,现在也还不属于他。

  哥他本来是要为爱结婚,谁知最终还得回归残酷现实,心里对小乔失望,也恼怒她不够信任他的能力,生气加失望,心里实在受不住,就偷偷跑去酒吧喝酒借酒消愁。”

  “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薛凌挑眉问:“昨晚大半夜没睡,就是在跟你哥聊话吧?”

  薛扬转了转眼睛,知晓瞒不过太后娘娘,只好乖乖点头。

  程天源下巴微扬,冷静道:“等他醒来,问问他怎么打算。

  如果真是情深不已,那就由我们出面跟对方父母交涉。

  如果觉得对方太让他失望,想要分手分开,那随他的便。”

  语罢,他匆匆上班去了。

  薛扬吊儿郎当靠在门栏上,嬉皮笑脸。

  “妈,爸刚才说的‘交涉’是啥意思?

  谈生意那样子讨价还价?”

  “婚姻本来就很现实。”

  薛凌也很淡定,“为什么不能讨价还价?

  不急,等你哥醒来,我们再跟他商量商量。”

  “不是——”薛扬忍不住压低嗓音:“你们怎么能冷静成这样?

  妈,我哥他要的是恋爱式结婚,不是相亲模式的物资衡量,找势均力敌的差不多对象博弈一辈子,写结婚合同或协议,签订后才能去领证。”

  薛凌挑了挑眉,转而笑了。

  “为什么不能冷静?

  当初分财产给你们的时候,我们是怎么说的?

  只要你们自己乐意,大可以跟另一半分享你们的财产,我们不会强行干涉。

  眼下人家要钱要房,咱们又不是没有,做什么不能冷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