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赵新小说免费阅读 > 第九十六章 丝织品与白糖
  历史上,一直到十九世纪初期,岛国一直是生丝、丝织品和白砂糖的进口国家。

  先说生丝和丝织品。

  随着五代将军德川纲吉在位时限制生丝的输入,以及后期“正德新令”的施行,生丝的进口就逐年下滑。到了享保年间17161736,全岛国的生丝产量已经达到了三十万斤。

  在京都的西阵,从事丝绢批发的商人达到了三十二家;这些商人为了发展地方蚕丝业,不仅是向丝农发放贷款,还会传授养蚕技术,极大的促进了京都一带的桑蚕养殖业发展。

  而且,近两百年的天下太平让幕府和各地大名武备松弛,原本大量用于盔甲和弓箭的生丝需求也大为减少。

  所以,岛国在江户中后期已经从对于生丝的大量进口转变为丝绢制品的进口。

  十八世纪初期,岛国每年从清国输入的丝棉织物超过二十万反反,日制。长2丈8寸,宽9寸。正好是做一件和服所用的布料。

  在这二十万反的织物里,丝绸制品就接近了十九万,棉织品才有几千反而已。

  但这也就是最后的辉煌了,到了十九世纪初的时候,随着棹铜贸易的不断下滑,丝织物的年贸易额仅有一万四千多反。

  赵新经过仔细分析后,觉得在“天明饥馑”这段时期是一个机会。因为各地的粮荒,造成诸藩都在鼓励种粮食,这时候谁还有心情去大力发展种桑养蚕。

  他准备用另一时空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的丝织品,通过低价倾销,彻底打败京都西阵的丝织产业。你们就老老实实搞印染吧。

  那么这个时代的丝织物贸易的利润有多少呢?

  从清朝商人不辞艰险的奔波往来于海上就能猜到,利润不会少。根据历史记载,丝织物的利润平均在120200之间。不要相信那些动不动就写“百倍之利”的说法,那只是一种形容。

  再说白砂糖。

  十八世纪末,品质最好的中国白砂糖一番冰砂糖在长崎港的到岸价是二两白银每斤;长崎奉行给出标售价时,则涨到每斤两;最后等岛国商人买下再送到大阪发卖,此时的价格已经涨到了每斤5.7两白银;至于到了关东地区,价格已经达到了每斤6.5两至7两之间。

  赵新已经仔细算过,天明时期,一两金等于六十日两银。一日两白银是克。

  这样一算,那就是克杂色白银可换1两小判金纯金含量克。

  清朝商人现在每年运到岛国的白砂糖数量是多少?一百二十万斤以上!

  自己要是一次搞来五十万斤白砂糖……小意思了,两百五十吨而已,总共也就两百多万;按照长崎会所里的标售价,就可以卖到两万六千五百两小判金。

  然后?然后傻瓜才去熔炼纯金呢!

  拿这些小判金去跟长崎的清朝商人求购成套的宋版书,不用太多,买五套可以。

  现代一套宋版书多少钱?2018年一套五本的钜宋广韵,八千多万。

  这还只是一年白砂糖贸易所带来的利润。这门生意不做才是傻蛋呢!

  而当赵新说出可以提供大量的砂糖和丝织品后,胜山传三的心跳猛烈加剧,脸色通红。如果拿个仪器测一下的话,绝对超过了180,要爆的。

  赵新一看心说要坏,自己这一番利诱之下,胜山老板怕是要犯心梗啊。于是他连忙扶着对方找地儿坐下,又让一旁的平太赶紧去端杯热茶来。

  胜山传三捂着自己的心口,靠在椅子上,半天都说不出话来。等他连喘了几口气,又喝了半杯茶之后,脸上的红晕这才慢慢消退。

  可等他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手里拿着的杯子时,手又抖了起来:“赵大人,你这也太……我就是一个商人而已,您怎么能用如此上等的琉璃杯招待我呢?”

  胜山传三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花纹玻璃杯,语带哽咽的说道。

  胜山传三的惶恐是有道理的,这个时代的大商人们虽然有钱,但社会地位和财产所有权完全得不到保障。

  幕府和大名说赖账就赖账,商人还不能不借;倘若商人生活的过于奢侈而带坏了社会风气,那就找借口抄家。

  “哎呀,你说这事儿闹的。”赵新无奈的叹道。著名的“江户切子”和“萨摩切子”手工切割花纹玻器皿,要到十九世纪三十年代以后才会出现。妥妥的奢侈品。

  他给胜山传三用的刻花玻璃水杯,是他买的商家打折便宜货仿意大利的水晶玻璃杯,一套六个,一百块啊一百块。

  赵新此时满脑子想着丝绸和砂糖的利润,根本没反应过来。于是他对胜山传三说道:“喜欢?那就送你了。”

  “哎哟,我的心脏”胜山传三捂着胸口又不行了。

  很快,如同闻着味儿的小狗,村田屋老板也摇着尾巴加入了。不过当这位村田次郎右卫门听到赵新给出的丝织物和白砂糖的价格时,心脏也快受不了了。

  此时的赵新在二人眼中,就是一个浑身冒金子的财神。

  于是经过一番密议,最后胜山传三和村田次郎右卫门两人一共订购了二十万斤的白砂糖和五万反的各色丝织物。

  这两人准备将货物运到大阪和江户,先看看市场反应,然后再继续下单。

  密议完成后,村田屋老板觉得胜山传三的表情很古怪,而且这厮特别着急上船回港。他注意到胜山传三的怀里鼓鼓囊囊的,两手一直捂在上面,就觉得肯定是藏着什么好东西。

  这怎么行!村田屋老板猜测胜山传三和唐夷还有其他生意,于是这位也立刻坐船回了石卷港,夜里偷偷的拉了半船的俵物给送了过来。

  刚刚睡下还没一会的赵新被平太叫醒,说村田屋那个老板求见,而且还递来了礼单。

  赵新看完礼单,好家伙,这回用鱼翅鲍鱼天天漱口也够了!

  无事献殷勤,这位是要干嘛呢?

  等赵新匆匆洗漱一番,见到了村田屋老板,听他支支吾吾的表明来意后,顿时哭笑不得。他也没解释,直接让平太去取了两个雕花玻璃杯过来。

  “咝”村田屋老板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这也太名贵了!难怪传三那个家伙鬼鬼祟祟的呢。

  他刚想问此物价值几何,赵新就对他说道:“送你了。”

  “哎呦,我这心脏……”村田屋老板不再废话,喜滋滋的捧起杯子,向赵新深施一礼,随即告辞。

  第二天上午,石卷奉行接到了从青叶城发来的急信。信中命令他立刻向唐夷订购五万石精米,成色必须跟这次拿来的样品一模一样!

  “伊达家是真有钱啊!”赵新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禁啧啧赞叹。将近三万三千两金啊,说拿就拿出来,不带眨眼的。

  话说当年江户吉原里最有名的花魁盐原高尾太夫,被伊达家的第三代家主伊达纲宗看中,不惜花费七十五公斤重的金块替太夫赎身。后来幕府命令纲宗归乡隐居,高尾太夫也跟随纲宗到仙台定居,养尊处优一直活到七十七岁。这件事在陆奥草纸里有记载。至于那些讲述伊达纲宗砍花魁手指头的故事,不过是谣传罢了。

  不过赵新却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伊达家,由于胜山传三跟他透露了精米和玄米之间的关系,赵新马上坐地起价,将每石精米两金,直接涨到了一两金。

  一两金也成啊,这生意太划算了。赶紧签协议!

  青叶城的家老们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也顾不得仙台藩不能出面了,急忙命令石卷奉行派出上次参加过谈判的柴田觉藏和奉行所的税官,直接上船面谈。

  经过双方的讨价还价,这批五万石的大米最终以四万五千两成交。赵新答应降价的条件就是,仙台藩必须一次付清购粮款,不能拖欠。

  于是,又经过一次快马传书后,青叶城那边完全同意;双方这才在购粮协议上签字画押。

  当然了,石卷港奉行私下要的那两千石精米还是要花钱买的,而且一个铜板都不降。

  五天之后,新来的流民三千人已经全部上船,赵新随即命令雷神号启航。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这次船上的流民里,不仅混有仙台藩的探子,还有幕府的探子也混了进来。

  仙台藩的人以为自己和唐夷的生意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其实已经被江户那边的有心人注意上了。

  对于现在的幕府老中田沼意次来说,粮食是头等的大事。虽然幕府自己不想拿出粮食救援那些外样大名,可他们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很快的送到田沼意次的案头。

  仙台藩距离江户只有八、九天的路程,好多事都瞒不住。虽然仙台藩从上到下都下达了封口令,但松岛町遭到外夷大船炮击的事已经传到了田沼意次的耳朵里。

  于是田沼意次在请示了将军大人后,幕府的秘密部队甲贺组和伊贺组开始出动。这些忍者乔装打扮,进入仙台藩各地查探消息。比如松岛町和石卷港这里,前一阵突然就冒出了好几个行脚僧侣和游方医生。

  这些人在石卷港查访到有人在将流民运往海上。为了查清楚具体情况,有些人便事先收买了几个流民家庭,装成家庭成员。而因为这些探子的身体素质都还不错,其所在的家庭也被优先选中,成为了雷神号上三千人中的一员。

  不过让这几位忍者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这一去,根本就再也回不来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