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你好,1983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奶奶的心愿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好半天,大老李的兴奋劲才过去,他使劲拍着刘青山的肩膀:

  “老弟,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走,现在都晌午了,老哥请你们下馆子去!”

  “别别别,您这大忙人,还是赶紧忙去吧,我们现在是归心似箭,就想早点回家,叫开车的师傅,把我们送回去就成。”

  刘青山还真想家了,想必,老四老五更是这样。

  大老李也点点头:“那好,改天我再去登门道谢,青山老弟,你的那些药酒准备咋处理?”

  刘青山想了想:“先存着吧,酒是陈的香,还有啊,老哥我提醒你一句,这药酒的价格,适当也可以上调一些嘛,一下子都卖光喽,以后咋办啊?”

  随着原料越来越少,这药酒肯定就越来越珍贵,细水长流才是正确的做法。

  最好是能够借着药酒的名头,把碧水大曲这些普通白酒的销量带起来。

  毕竟药酒的销售群体比较窄,而普通白酒,则不存在这个问题。

  听刘青山分析完之后,大老李有点醍醐灌顶的感觉,这几天被巨大销量有点冲昏的头脑,也清醒过来。

  “老弟,你提醒得太及时了,回去我就跟销售科的那帮人好好研究研究。”

  说完,大老李就吩咐司机两句,然后一溜烟跑了。

  刘青山也挺乐呵,刚回家,就听到好消息,看来在酒厂的投资,又能赚上一笔喽。

  把东西都搬到小卡车上,一路风驰电掣,向着青山公社驶去。

  刘青山就站在车斗上,双手抓着车前面的护栏,小风嗖嗖一吹,真是痛快。

  老四老五也不在驾驶楼里坐着,一起跑到后边,跟大哥吹风,这种感觉还真挺爽的。

  望着道两旁熟悉的景象,他忍不住扯嗓子嚎了一声:“我们回来啦!”

  “回家喽!”两个清脆的童声,也远远飘送。

  ……

  大夏天的中午,夹皮沟显得十分安静,就连各家的大狗,都趴在阴凉的地方,哈嗤哈嗤地吐着舌头。

  “嘀嘀嘀”的车喇叭声,在村口响起。

  大张罗戴着个破草帽子,在家门口张望一下,就扯嗓子吼上了:

  “青山回来啦,青山从首都回来啦!”

  这一嗓子,比老支书的大喇叭都好使,不少人都从家里溜达出来。

  那些小娃子最积极,啪得把碗筷往桌上一撂,撒腿就往外跑,家里的大人吆喝,他们也不听。

  首都啊,首都到底是啥样,虽然不能亲眼看看,但是听青山哥和小老四说说也是好的!

  在这个上一趟县城都能说好几天的小山村,更不要说去伟大的首都啦。

  从大城市一下子回到小山村,刘青山感觉到无比的亲切,有些躁动的心,一下子就变得安稳下来。

  望着乐呵呵的乡亲,还有那些撒丫子跑过来的光腚小娃娃,他的嘴角不觉翘了起来。

  “三凤!”

  大头和二彪子,飞奔而来,嘴里还大声吆喝着。

  “彩凤,山杏!”

  这是村里的小娃娃,也扯嗓子叫着。

  跑在前面的二牤子,还吵吵着:“给俺们带好吃的了吗,俺要尝尝首都的糖球!”

  “二牤子,首都没有糖球。”

  小老四笑嘻嘻地说着。

  二牤子顿时耷拉着脸:“还首都呢,连糖球都没有。”

  “不过有小人酥,还有胶皮糖呢,一下能抻出来这么长!”

  小老四还真怕二牤子的金豆子掉出来,连忙又补充一句。

  “哇!”娃子们一阵欢呼。

  看到这一幕,刘青山觉得,自己大包小包带回来这些东西,是个明智的选择。

  不然的话,不知道多少人会失望呢。

  “三凤,快点跟我们说说,首都咋样啊?”大头也急火火地问着。

  二彪子嘴里也问这问那:“三凤,去广场了吗,去没去纪念堂,替俺给主席行礼了吗?”

  “行礼了,瞻仰的时候,俺替咱们夹皮沟所有的老老小小都敬礼啦!”

  刘青山微笑着望着大伙。

  这是他进京前,乡亲们的嘱托,他当然要完成。

  这个时代的人,对那位开国的伟人,心中都存在着无限的敬仰。

  “他老人家还好吧?”拐子爷爷颤声问道,他昔日可是受到过接见呢。

  刘青山使劲点点头:“好,就像是正在睡觉,很安详。”

  “好好好,那就好。”大伙都一起点头,满脸的激动。

  这时候,张杆子也挤进人群:“青山啊,那你挨累了,咱们村儿老老小小的,二百多口子呢,你得行多少礼啊?”

  “可不是,多亏青山身体好,要是换成我,非得晕倒不可。”老支书也在旁边进行补充。

  刘青山眨眨眼:“其实俺就鞠了仨躬,只不过在鞠躬的时候,俺心里默念着,替碧水县青山镇夹皮沟大队的所有父老乡亲,给您鞠躬了。”

  “那就行,心意到了就行。”

  众人大乐,然后关注点就开始转移到别的地方,反正他们想要迫切地知道,关于首都的一切。

  刘青山就一张嘴,还真回答不过来,索性把这次照的一些照片拿出来,叫大伙自己拿着看吧。

  厚厚的一沓子照片,很快就被抢光,然后人们便开始大呼小叫起来。

  刘青山乐呵呵地望着热情的乡亲们,嘴里说道:

  “大伙不用着急,等忙完秋儿,咱们合作社,年年都组织社员,去首都旅游!”

  村民们一听,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尤其是那些小娃子,都乐疯了。

  刘青山就一本正经地跟他们说:“小孩儿都往后排,先让村里的老人们去!”

  哇,二牤子这货,终于忍不住开嚎了。

  这次还真不是他一个人哭,不少小娃娃,都委屈地抹着眼泪儿。

  “大哥逗你们玩儿呢,快点来吃糖。”小老四拿出来两包糖,开始给小伙伴们分发。

  村里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们,老脸上也都笑开花,他们之中,许多人这辈子都没去过县城呢。

  想不到啊,还有机会去首都!

  “呵呵,那俺可得多活两年才成。”

  说话的是三爷爷。

  “对,日子越来越好,咱们都好好活着!”

  拐子爷爷用拐杖敲敲地面,嘴里发出爽朗的大笑。

  刘青山这边,也开始分发带回来的东西,其实真不多:每家两瓶首都特产二锅头,两盒糕点,再加上给小娃子们的酥糖之类。

  可是架不住家数多啊,夹皮沟还算是小村子,满打满算才三十多户,即便如此,东西加在一起,数量也很是可观。

  “这大老远的,带这么多东西,真是难为青山你们啦。”

  老支书嘴里说着,乐呵呵地接过来一盒糕点,瞧着这包装就高级。

  “第一次嘛,下次就没了,自己去首都的时候,愿意买啥就买啥。”

  刘青山嘴里也说笑着,带回来的那些东西,很快就下去了一大半。

  剩下的,除了给家人的,就是一些关系比较好的朋友。

  大伙一起动手,帮着刘青山他们,把剩下的东西都倒腾到家里。

  老支书嘴里还说呢:“青山,这么老多的东西,肯定花不少钱,要不这钱合作社出吧?”

  “没事,这次算我的心意。”刘青山摆摆手,他现在还真不在乎这点小钱儿。

  到了家门口,爷爷奶奶还有母亲以及早就回来的大姐他们,都在大门外等着呢。

  “娘!”

  “二娘!”

  老四老五两个,早就张着小胳膊飞跑上去,投入到林芝的怀抱。

  “还以为你们在外面跑野了,不回来呢。”

  林芝慈爱地抚摸着她们,这么多天,她的心里一直都惦记着呢。

  “娘,大哥在首都还买了房子,等再放假,咱们都去!”

  小老四叽叽喳喳地汇报着。

  刘青山则走到爷爷奶奶身前:“爷,奶,下次接你们去首都看看。”

  听他这么一说,奶奶忍不住撩起衣襟,擦抹眼睛:

  “不敢想啊,还能回去,不知道家里的老房子还在不在,不知道还能不能有认识的人啊?”

  刘青山也听得心里一酸,他这才想起,首都也是奶奶的老家啊。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而且奶奶当年,也算是大家闺秀,颠沛大半生,尝尽人世间的辛苦,最后又落到夹皮沟这样的小山村。

  估计奶奶心里的想法,这辈子肯定是再也回不去喽。

  “奶,咱们今年冬天就回去。”

  刘青山轻轻扶住奶奶的胳膊,他觉得,自己必须让奶奶完成这个大心愿。

  此情此景,叫刘士奎也颇有些感慨,他望着日渐长大的孙子,心中满是骄傲。

  进了老房子的院里,小老四就东张西望:“娘,这些天,大鹿鹿它们来了吗?”

  “来了,来了好几次呢,娘都帮你们喂它们了。”林芝笑吟吟地回答着。

  “大鹿鹿肯定都想我了。”

  小老四也开心地笑起来,小家伙年纪虽然小,却也有她需要惦心的了,她和山杏,以后也许会成为梅花鹿小公主吧。

  刘青山进了院子,就看到柴火栏子那边,有什么东西探头探脑的,而山杏,则一溜烟跑上去。

  是那只黄鼠狼,立起身子,嘴里还发出嘎嘎的叫声。

  然后,大伙就看到惊奇的一幕,只见从柴火垛里,又钻出一只,它的身后,还跟着三个小家伙。

  身材都才巴掌大小,一个个叼着前边的尾巴,排成一串。

  “嘻嘻,毛都长全了,好可爱。”

  山杏的眼睛,也笑成两弯月牙,这黄鼠狼一家,似乎也在用这种方式,表达对他们回归的欢迎。

  把东西都放到屋里,午饭已经做好了,饭桌上,没看到老姐杨红缨的身影,她这些天,都在野菜厂那边忙活着。

  中午煮的苞米茬子,用凉水过了两遍,大热天的,吃起来十分凉爽。

  还有一起煮的咸鸭蛋,蛋黄都滋滋冒油。

  再配上园子里各种蘸酱的小菜,吃起来那才叫香呢。

  刘青山还真想这口儿了,在首都那边,还真吃不着蘸酱菜。

  尤其是今年的新酱已经发好了,掰半根黄瓜,在酱碗里轻轻戳一下,吃上一口,黄瓜的清香配上酱香,那绝对是家的味道哦。

  等到晚上,杨红缨才骑着自行车,从公社回来。

  刘青山热情地上去打招呼,结果却吃了个白眼:

  “三凤,你跑去首都潇洒,把一摊子事都扔给我,你个没良心的家伙!”

  “老姐,别生气,女人生气会容易变老的,这是给你买的化妆品,都是友谊商店里面的高级货!”

  刘青山赶紧开始拍马屁,又把林子洲一家给杨红缨捎回来的东西,都交给老姐,杨红缨这才多云转晴:

  “三凤,你回来了,那咱们野菜厂也该举行个仪式,正式开张。”

  其实进入八月份以来,尤其是上几天立秋之后,山里的各种蘑菇陆陆续续地都冒出来,野菜厂已经开始生产。

  只不过刘青山这个甩手掌柜的没在家,所以才没有正式举行开业庆典。

  杨红缨想了想又说:“还有,咱们对面的家家康野菜厂,是后天举行仪式,要不咱们选明天吧?”

  “那咱们也后天好了,凑热闹嘛。”刘青山的嘴角,扬起一丝笑容。

  既然决定跟何家康唱对台戏,那当然要好好斗一斗。

  吃过晚饭,刘青山就一个人进山,正好陪着师父,在木刻楞那住一宿,好好说说这一趟的经历。

  尤其是老帽儿师叔的事儿,想必师父也惦记着呢。

  一路疾行,随着盛夏渐渐接近尾声,山中的草木都疯长,大都开花结果,完成生命的一个轮回。

  距离木刻楞还有一里多的地方,就看到好几辆大马车,不少村民正忙忙碌碌的,把一个个大背篓,装到车上,然后用绳子拢起来。

  刘青山也不由得精神一振:又是一年蘑菇季到啦!

  木刻楞里,哑巴爷爷正在吃饭,饭菜都是中午剩下的,是采蘑菇的大部队中午在这打尖。

  地上,大熊也吭哧吭哧地吃着,它专用的大盆子,被拱得直跑。

  猛然间,大熊的小耳朵动了两下,然后就直接夺门而出。

  哑巴爷爷愣了下,随即也放下筷子,脸上露出微笑。

  能让大熊放弃美餐的,除了他,剩下的就是他的徒弟啦,想想刘青山他们出去那么久,也该回来喽。

  刘青山离着木刻楞还二三十米呢,就看到打木屋里冲出一个黑影,直接向他冲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