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旧恩 > 第 369 章 第 369 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龙女驮着伏传回到寒山,一人一龙都是大号残废,所幸龙女在往山上“降落”时化作人形,方才免去了剑山亭与祖师殿同时被龙身压塌的惨剧。

  然而,山上所见的一切,把伏传惊呆了。

  “你……你不是……”伏传把“死了吗”三个字咽了下去,“师父安好?”

  前来救助伏传的正是已经死去八年的外门长老李素秦,他好像没事人一样检查了伏传的身体,招呼弟子们将伏传抬到飞仙草庐:“老真人安好。倒是掌门人……唉。”他摇头叹气,“你与老真人详说吧。这位龙姑娘……”

  伏传已经从身边看到了不少早该死去的身影,只觉得毛骨悚然,哪里肯让龙女留在此处。

  “这也简单。”伏传用驯书与龙女沟通,龙女就变成巴掌大小的龙形,“劳烦长老把她放在我怀里,她是我的小宠,平素不肯离身。”

  李素秦看着也没什么坏心,和往常一样慈爱地把龙女捡了起来,轻轻放在伏传怀里。

  几个外门弟子把伏传躺着的软轿抬了起来,一路往飞仙草庐。

  龙女能感觉到伏传的情绪,二人通过驯书交流:【你在担心什么呀?】

  【这会儿我就撞见十多个死透了埋在琼林的人了。】伏传完全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剩下一片震惊慌乱,【瞧不出任何邪祟裹乱的痕迹,死而复生之人也都很正常,就好像从来没有死过……】

  【就像……】龙女给了一个冷峻的背影。

  伏传愣住了。

  云朝?

  他与云朝相处多年,早就把云朝当作了生活中很正常的一部分,难免当局者迷。

  龙女思考问题的方式就是纯局外人。死而复生,正常行事不带一丝邪祟,这不就是逆天改命之后现身现世的云朝么?

  “又……逆天改命?”云朝觉得这事很荒唐。

  此前谢青鹤顾忌云朝的**,并未对很多人说过逆天改命之事,伏传也是隐约知道。直到郇城天诛惊动了谢青鹤,他开始琢磨前因后果,才跟伏传简单地提及一二。

  伏传记得很清楚,大师兄说过,逆天改命是很艰难的一件事,需要积攒很多的“能量”。

  反正,按照谢青鹤的说法,这辈子是不要指望再替什么人改命第二次了。

  不等伏传多想,飞仙草庐已经近在咫尺。平时谢青鹤来飞仙草庐拜见都要恭敬步行,几个外门弟子抬着他的软轿也有点犹豫,不知道该直接抬上去呢,还是让伏传自己上去。

  伏传毕竟修为在身,筋骨尽断的情况下,要坚持走路也能走上去。既然外门弟子做不了主停了脚步,他想想就打算自己走上去,还没起身,远远地听见脚步声,有两个人奔了出来:“小师父。”

  伏传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他拖着自己筋脉寸断的手艰难又疯狂地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

  那两个长相只有三分相似、步态完全不谐的年轻人,已经前后冲到了他的软轿前,二人齐齐下拜,一个叫:“小先生。”一个叫:“小师父,老真人使我等来接您。”

  伏传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两个人都不算是死而复生了,他俩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里啊!

  “大郎?二郎?”伏传看着眼前只有十八、九岁模样的周家兄弟,很难镇得住心中的狂潮,“你们俩……怎么会在这里?你们……认识我?”

  这两人赫然就是周承庭、周承轩两兄弟,伏传第一次入魔时,与谢青鹤一起收下的徒弟。

  在那个世界里,谢青鹤倒是因故恢复了真容,伏传却到死都是“草娘”的身份。而且,他俩离开入魔世界时,周大郎、周二郎也都活了好几十岁,怎么会变成这么年轻的模样?

  二郎摇摇头,说:“也不知道为何。反正一家子都来了。”他叹了口气。

  大郎性情沉稳些,说道:“先生先去拜见老真人吧。”大郎大半辈子都在外行医赎罪,又得谢青鹤真传,医术十分精湛,一眼就看出伏传伤势不轻,“我与二郎送先生过去。”

  伏传低头看自己的胳膊,鸡皮疙瘩全都冒了出来。

  这事也太诡秘了!

  【我会保护你。】龙女默默地安慰。

  伏传心情很复杂。他感觉到毛骨悚然,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这一切太诡异。

  目前在寒江剑派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他在书上没见过记载,在大师兄讲的故事没听过类似,他所修行了解的一切也都无法对此进行解释——凡人不解鬼神,可以跪拜修士。修士都不了解的东西,又要去问谁?!

  飞仙草庐来来去去的人也比从前都多,二郎还给伏传介绍:“这是狄藏夏,大师父的徒弟。这是姚岁,也是大师父的徒弟。这是褚玄,他是大师父那一世的侄子……”

  二郎路过一人介绍一人,被他点名的就停下手里正在做的事,起身向伏传施礼。

  伏传一一点头回应:“免礼,免礼。”

  谢青鹤入魔无数次,也不是次次都会收徒,也不是每一个徒弟都被“送”到了寒山。但,只要是被他悉心指导过、且对他感恩戴德充满景仰的弟子,基本上都来了。

  二郎小声说:“得亏山上地方多,要么根本住不下。来飞仙草庐都得打破头。”

  伏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能够到飞仙草庐挂名服侍的全都是学过医术的“徒弟”,其他诸如学文学武学各种乱七八糟东西的弟子,都被安置在嘉宾馆中。上官时宜显然也没有功夫一一接待他们。

  好在能够被谢青鹤看中的“弟子”,多半也都不是蠢人,很容易就在山上住了下来。

  大郎二郎抬着软轿进门,一个脸圆圆的年轻弟子打起帘子,客气地招呼:“师叔请进。”见伏传不解地看着他,他马上自我介绍,“弟子鲜于鱼。”

  “哦,是你。我知道你。”伏传听过谢青鹤讲那段经历,“你常陪着大师兄出门。”

  鲜于鱼含笑道:“有幸侍奉真人法驾莲座,是弟子的荣幸。”

  就在此时,一个伏传从未听过非常陌生的声音,却用一种非常熟稔亲切的口吻招呼道:“继圣,快进来!师父等你多时了!他如今暂脱不开身!”

  伏传霍地回头,目光穿过层叠的薄纱屏风,看见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

  那人现身时,伏传很迷茫。他真的不认识这个人!

  二郎在他身边小声提醒:“小师父,这位是半山桃李的主人,燕真人。”

  ……燕不切?!

  伏传彻底懵了。

  燕师叔都死而复生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