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旧恩 > 第 367 章 第 367 章
  叶庆绪穿着上官时宜的皮囊,既然要携带云朝一起横跨千里之外,步程难免磕绊艰难了不少。

  他自下凡以来就处于所向披靡的状态,谢青鹤分魂而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伏传见了他也得望风而逃,妖族遇上他的雷法更是耗子见了猫,连自谓妖族庇护者的龙女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

  如此顺风顺水所向无敌,叶庆绪真以为自己陆地神仙世间最强,心态已经膨胀到常人难以想象。

  他更加不会怀疑云朝对他的忠诚。

  ——云朝暗暗觉得他在哄狗,可是,狗主人何曾会怀疑狗对自己的忠诚?

  “他自上界时就不擅法宝异物,现世也不曾见他动用法印与天符,你是何时得了东西?何时藏在乌龙潭底?竟也玩了一手灯下黑。”叶庆绪很真诚地夸奖云朝。

  云朝恭敬地答道:“早年无甚机会,也没有取宝的想法。去年他在郇城遭遇狐妖,对上边起了疑心,收缴了伏传手里的小世界,仆便趁机取了两件法宝,趁着回山报信的机会,将之沉入乌龙潭。”

  “可见你心中有数。”叶庆绪又夸了他一句,忍不住咒骂轮回树,“那轮回树仗着己身来自天外,掌控六道三界之轮回,肆意遮盖泯灭前世记忆,竟祸害到本座驾前!今朝事成,飞升天外,必要将这该死的木头劈了烧柴!”

  普通凡人投胎,多半是去地府喝了孟婆汤,投入往生池,睁眼就是下一世了。

  仙人若是想要保持宿慧、乃至于前世的修为能力,就得通过轮回树投胎。如此一世终了,再回幽冥之地,就能从轮回树取回寄存的前世修为,恢复真身。

  云朝下凡走的就是轮回树的路子。不仅仅是寄存了前世修为,他甚至还带来了无垢之躯。

  唯一不妙的是,轮回树抹去了他的记忆。

  叶庆绪不知道云朝在轮回树前发生了什么事,恢复了记忆的云朝则知道一切前因后果。

  抹去记忆他的记忆并不是轮回树自作主张,只是在投胎下凡之前,云朝已经活得很疲惫了。

  前世背负的“罪过”会伴随着他不泯灭的记忆,一直一直存在下去。不管他如何努力去赎罪,不管他为此付出了多少,只要记忆存在,只要“上官云朝”还活着,就永远不能闭眼休息。

  轮回树询问是否保存记忆时,云朝选择了否。

  而且。

  他是真的、真的、真的……很仰慕轮回大帝。

  “仆愿为马前小卒。”

  云朝随口说着讨好奉承叶庆绪的话,满脸诚恳憨厚,心中却充满了轻蔑。

  叶庆绪布局下界,最先一步棋是祖师爷空间,也即长生草。谢青鹤把大阴阳符放在了长生草统管的空间里,叶庆绪至今都没到手,可见长生草已经背叛了叶庆绪,并未向他透露大阴阳符的情报。

  此后就是九转文澜印。九转文澜印直接化形成了小胖妞,一直躲起来不肯现身。虽然没有直接向谢青鹤暴露叶庆绪的计划目标,可是,九转文澜印躲起来不肯再见旧主,就是最大的背叛。

  再有负责下界监看控制两件法宝的云朝,同样心生厌倦、早有异心。

  一步两步三步棋,步步皆叛。叶庆绪却依然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大计将成。

  云朝一边应酬着自我膨胀的叶庆绪,一边计算着时间。

  如今谢青鹤对前世的一切尚不知情,云朝已经恢复了记忆,但他不着急去找谢青鹤汇报情况。

  一来大敌在前不好脱身,二来谢青鹤的计划没有任何问题。——对谢青鹤来说,记忆不是最重要的事。不管他有没有前世记忆,他总是会发现世界的真相、永远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想到这里,云朝对叶庆绪反倒有了两分感激。

  若非叶庆绪趁着轮回大帝不在家,对轮回树威逼利诱,硬要送他下界、且指定要送到谢青鹤身边,他哪有与谢青鹤在世间主仆相伴二十年的机会?

  此间事了,若对主人恳求,想来日后长居地府冥河与轮回为伴,也一定会被主人接纳准允。

  主人说,祸兮福所伏。

  ——人这一辈子,哪可能遇到的全都是坏事呢?

  ※

  龙女布置飞升大阵时,严格遵照谢青鹤的指示,驳杂铺陈,炁不相冲则不生灵。

  换句话说,就是没有按照正常布置顺序。原本飞升大阵是个一层一层加码的过程,第一件镇物落下,与第二件镇物相生相合,互相扶持,达到提升阵内灵气的目的。第三件镇物则与前面两件镇物相生且不相害……整个布阵过程的顺序非常重要。

  谢青鹤为了不惊动叶庆绪,故意让龙女打乱了布置顺序,不到最后一刻很难察觉到阵法作用。

  但是,谢青鹤的布置能瞒得过叶庆绪,瞒得过上官时宜,瞒得过世间所有人。

  唯独瞒不过他自己。

  祖师殿内。

  谢青鹤正在冥思修行,他隐隐约约知道自己把握住最后一点灵犀,马上就能大成。

  就在此时,他感觉到了八千里外不正常的炁行。他确实不知道八百里外有龙女在布阵,但是,他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远在万里之遥,整个世间的五行都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他暂停了修行,认真低调地关注这种改变,在脑海中记载添补九州地图,勾勒五行风气。

  短短半个时辰之内,龙女完成了两处镇物的布置。

  谢青鹤也已经做出了一个简单的炁行图,他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个阵法,而且,是个很精妙地、让他觉得布置手法非常熟悉的阵法——如果是我,我就会这么干。但是,他为什么没有这么干呢?

  因为他要隐藏自己的目的。

  他要对付叶庆绪。

  不愧是我。谢青鹤给“自己”的计划点了个赞。果然不必我自己努力,爽灵就来救我了。

  努力了八个月的谢青鹤心情大好,开心地躺平。以后还是他负责干活,我负责玩。他负责苦大仇深应酬世界,我负责莺歌燕舞恣意潇洒。魂要尊重天生的分工,不要逆天而行。

  美滋滋地躺下来不到两个念头,谢青鹤又忽地坐了起来:“卧槽!”

  爽灵的计划有一个致命的漏洞。

  他不知道幽精生智,而且已经修炼到距离突破一步之遥的地步。

  ——他自己知道躲得远远的,绝对不能在飞升大阵开启时与皮囊、幽精和胎光三魂合一,否则就有跟随叶庆绪一起飞升的危险,他不知道的是,幽精现在有皮囊、有胎光、还有智慧……而且,谢青鹤的元魂本就比正常人强大无数倍,甚至比叶庆绪还要璀璨雄浑!

  也就是说,只要飞升大阵开启,不仅叶庆绪会被迫飞升,谢青鹤也可能直接飞升。

  最要命的是,叶庆绪飞升会把上官时宜的皮囊留下来,谢青鹤却会把皮囊一起带走!

  谢青鹤的皮囊里还有诸天诸世界所有的魔尊、大魔尊!若是带着这么多魔类一起飞升天上,根本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诸魔皆成神仙,这会变成什么可怕的世界!

  “要了亲命了。”谢青鹤不由自主地挠了挠头,思考对策。

  跑?这时候跑,直接就会破坏爽灵的计划,且一旦打草惊蛇,就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

  而且,他修行尚未大成,这时候和叶庆绪打起来,没有必胜的把握也罢了,最担心的是叶庆绪一怒之下屠了宗门,或是在世间大开杀戒。

  不跑?后果实在难以预料。

  谢青鹤坐在被自己磨得光滑锃亮的竹席上,闭目沉思。

  主意不是没有,还特别简单,只要在飞升之前,直接把体内群魔释放出来就行了。

  谢青鹤现在烦恼的是,叶庆绪飞升会被打下来,他飞上去不得跟叶庆绪一个待遇吗?到时候不得跟叶庆绪一起联手封天?打得过岂不是给叶庆绪作嫁衣裳,打不过不就更惨了……

  而且,把群魔直接释放出来,到时候天下水域魔物丛生,人心堕魔生乱,也是生灵涂炭。

  这不好。

  谢青鹤调整思路,那要是直接跑出去跟爽灵合魂为一呢?打叶庆绪就不成问题了。

  问题就在于不知道爽灵在哪儿,叶庆绪却有瞬息千里的能力,他没找到爽灵之前,先被叶庆绪截住了,又会落入担心叶庆绪大开杀戒的死循环……

  就在此时,叶庆绪已经带着云朝回到了乌龙潭。

  乌龙潭就在祖师殿往下不远处,距离非常近,谢青鹤在云朝的佩剑上下了禁制,云朝刚刚回来,谢青鹤就感觉到了。他心中纳闷,云朝怎么会大摇大摆回来?与叶庆绪相处得好像还不错?

  若是和云朝联手,未必打不过叶庆绪。

  可是,云朝和叶庆绪的关系……好像有点不正常?真能和他联手吗?

  ※

  叶庆绪催促云朝下水取宝,还轻松地和云朝开玩笑:“以秽物包裹,真真下作手段。”

  乌龙潭底压根儿什么东西都没有,叶庆绪感知不到,便真以为是云朝用秽物遮掩了神器气息。他至今都没觉得云朝会哄骗他。

  叶庆绪的脚程比云朝想象的更快一些,距离与龙女约定好的时间还差了两刻钟。

  对寻常人来说,两刻钟很容易就混过去了。但是,叶庆绪有瞬息千里之能。一旦他发现不妥,哪怕是在飞升阵法启动的前一秒,他都可以倏地飞离阵眼,前功尽弃。

  “仙君准备好了吗?”云朝很慎重地问。

  “嗯?”叶庆绪不解。

  “他轮回此世没了前世记忆,也不习惯使用身外法器,仆方才伺机窃得宝物,偷偷藏在这里。若是将法器从水中起出,只怕会马上惊动了他。”云朝神色凝重,略显忧虑,“仙君也知道,他想法狂悖,对上面从无敬畏之心,若是任他狂想妄揣猜中了真相……只怕影响仙君大计。”

  为了拖延时间,云朝绞尽脑汁多说废话:“以仆愚见,仙君正该做好准备,再来取用法宝。仙君谋的乃是凡人修士千万年的登天大计,此计若成,仙君泽被万古,功可封圣。如此紧要关头,何必涉险打草惊蛇。万万不能有失啊!”

  “说什么封圣不封圣的话。”叶庆绪完全沉浸在大业将成的喜悦中,“为自己尽些绵薄而已。”

  云朝满脸诚恳又是一通憨厚露骨的马屁。叶庆绪知道他是个木讷不肯讨好的脾性,连木头都疯狂吹捧自己,叶庆绪觉得他肯定是真心的!毕竟云朝不会拍马屁!他说的肯定是真话。

  “你如此谨慎其事,本座能够理解。不过,你呀,担心太过了。”

  叶庆绪志得意满,完全没把谢青鹤放在眼里:“他如今分魂在外,空有一身皮囊修为不能施展。若是爽灵敢回来——”他哼笑了一声,“他躲在外边见了本座都不敢冒头,若是当真敢为了这两件东西现身,本座还真想钓一钓他。”

  云朝情知不能再拖延不动,否则必然会使叶庆绪生疑。

  他在乌龙潭边略站了片刻,似乎是在观察水波,突然瞄准一处飞身而下,直接扑下水中。

  乌龙潭深愈百尺,以云朝的体能走个来回也就是瞬息之间,叶庆绪满脸含笑等着东西到手,哪晓得云朝在底下许久都没上来,就在叶庆绪皱眉时,云朝忽地从水里探出头来,满脸错愕焦虑地向他汇报:“仙君,东西不见了!”

  “怎会不见了!”叶庆绪依然没怀疑云朝的忠心,直接就飞了过去,“哪里?!”

  云朝带着他浅水到了乌龙潭底下,叶庆绪就看见一块刚刚被翻开的大石头,底下确实是有污秽“残留”,东西则“不翼而飞”。既然是压在大石头底下,绝不可能是云朝记错、找错了地方或者是被水流挪走了,这让叶庆绪大为震怒。

  “愚蠢!”叶庆绪所有的好脾气都伴随着希望落空消失了,他反手一掌劈向云朝。

  深水对高阶修士没有任何阻碍,叶庆绪一掌劈下来,水流汹涌而至,云朝如同被巨石砸中,肩骨瞬间开裂,经络震荡之下,马上就有不驯服的逆血顺着口鼻喷了出来。

  他不能躲避。

  尽管他能够躲得开,但是,作为“本座”的“狗”,他不能规避责罚。

  与龙女约定的时间还有半刻钟,云朝必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尽量拖住叶庆绪不让他离开阵眼。

  叶庆绪劈了云朝一掌兀自不能消气,反手又是一掌朝着云朝劈头盖脸扇落。云朝悬身浮在深水之中,默默挨了第二掌,暗暗计算着时间——如果叶庆绪沉浸在愤怒的情绪中,就这么不管不顾找他出气,半刻钟很快就到了。

  不过,叶庆绪的怒气只持续了两掌,见云朝默默在水里吐血泡泡,叶庆绪飞身而出。

  云朝即刻追随上岸,屈膝求道:“仆知罪。求仙君责罚。”

  叶庆绪怒道:“罚你有何用!费尽周折送你下界,连东西都看不好!”云朝的表情实在太欠打,叶庆绪忍不住踹了他一脚,怒气更盛,“若你记忆尚在,早一日取得法宝,知会本座下界,何必迁延至今!蠢如猪的东西,连本座都不认识了!”

  云朝熟知叶庆绪的脾气,事情不顺利了,就要找人发泄,发完脾气也就过去了,不会记仇。

  所以,叶庆绪下手也有分寸,不会真的弄出人命。叶庆绪完全没有怀疑云朝的忠诚,他愤怒的是云朝的“能力”,就不会对云朝下死手。云朝算准了这一点,刻意拖延时间,掐着龙女的时间点。

  “你藏在水底的东西,还有何人知晓?”叶庆绪怒问道。

  云朝口鼻都在滴血,低头“思索”了片刻,含糊不清地说:“仆盗宝时并不明白为何非要这么做,只是隐约觉得这事不能见人,何况,拿的是他的东西……一旦被人发现,只怕天下共诛。也不敢被人知道此事。以仆愚见,这东西……若非妖族所取,就是他自己拿走了。”

  一句话就把妖族绕了进来,反倒把叶庆绪搞得疑神疑鬼,若有所思:“妖族?”

  ※

  祖师殿。

  随着千里之外炁行越来越诡秘,一直监测着动静的谢青鹤想跑路了。

  大阵马上就会启动。他没有机会去考虑更多对策,此时不跑,他就得跟着叶庆绪一起飞升,满肚子魔患怎么办?真的释放出来吗?

  他还是吃了没有爽灵的亏。真正重要的时候,很难做出决断。

  所以,谢青鹤从怀里摸出一枚铜钱:“阴面直接跑,阳面去赌云朝和我联手。”

  啪。

  阴面。

  谢青鹤冷笑一声:“我岂不知你在搞鬼。你不想让我去找云朝,必然是因为云朝向着我。”他竟然毫不客气地以手指天,骂道,“待我有了爽灵,看我如何收拾你。”

  话音刚落,谢青鹤长袖震荡,偏殿门窗倏地洞开。

  门外依然空荡荡没有任何值守弟子,谢青鹤很满意这一点,飞身跃出,轻身术倏忽往下。

  直奔乌龙潭。

  ※

  谢青鹤驾云而至。

  云朝大吃一惊,叶庆绪也惊呆了:“你……”仔细一看,谢青鹤依然只有半魂。

  叶庆绪一直有一个很朴素的认知,魂魄只剩下一半的谢青鹤,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察觉到谢青鹤驾云而至时,他首先怀疑爽灵回来了,现在发觉谢青鹤依然只有半魂,他就彻底放心下来。

  “剑!”谢青鹤一声清叱。

  寒江剑环早已被叶庆绪取走,以神通重重镇压,供奉在祖师殿中。

  叶庆绪马上分出一股神念,去祖师殿镇压住疯狂颤动欲要飞出来的寒江剑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一直在他背后老老实实跪着的云朝,突然之间伸手将手中剑环投出,剑气从他背后破防,直接飞入了谢青鹤的手中!

  一阴一阳,遂成两仪。

  身前身后都有冲天剑气飞起,整个天地空间竟似被挤压成片,生生地逼他从皮囊中脱出。

  叶庆绪大惊失色!

  他太意外。

  云朝的战力不必质疑,他既然恢复了前世记忆,又通过轮回树投生此世,得来无垢之躯,原本就是叶庆绪给自己准备好的助力。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助力竟然会反水!

  除此之外,谢青鹤的战力也让他大吃一惊。幽精不是个笨蛋吗?如此精妙修法,难道是爽灵?难道从头到尾我都被骗了,分魂出去的是幽精那个笨蛋,爽灵一直在扮猪吃虎?!

  “上官云朝!”叶庆绪死死扛住两边的压力,不甘愿脱身而出,“缘何恩将仇报!缘何改投天道!你的骨气呢?你的傲性呢?你我皆凡夫俗子,你不从我,却要从敌!”

  云朝神色冷漠,一言不发。

  叶庆绪见说不动他,冷笑道:“好。好。想必取宝之事,也是你在哄我。当初本座斩杀九幽冥君,将你从傀儡术中解脱成人,何曾想过会有今日!你便是这样回报于我?”

  谢青鹤见云朝神色越发冷淡,马上意识到叶庆绪这番话伤害到了云朝。

  他不知道叶庆绪与云朝有什么过往,但这事显然不简单。再让叶庆绪叭叭几句,不说能不能说服云朝动摇心志,怎么也会给云朝造成极大的伤害——那就别让他叭叭了。

  而且,时间也快来不及了。

  谢青鹤将云朝的佩剑投了回去,眼中倏地飞出一道剑光,二人再次推挤天地。

  上官时宜的眼耳口鼻处都淌出淡淡的血痕,叶庆绪始终坚持着不肯离开,口中发出尖锐的清啸。谢青鹤马上意识到这会伤害到山上门人,即刻拉开一道真元屏障,将整个乌龙潭都死死笼罩起来。

  “你为何终要与我为敌!世间能修行者万中无一。修者能登天者万中无一。万万人之中不过一人登天而上,与你世间轮回有多大的妨害?为何就要赶尽杀绝!”叶庆绪质问道。

  谢青鹤完全听不懂他在哔哔什么,只管催促云朝:“快!”

  我要跑啊,搞快点!

  ※

  千里之外。

  十三件镇物都已放下,龙女抵达了最后一个地点。

  她事先在这里放了一面沉香鉴,间隔了五行八方的勾连,一旦起出宝鉴,阵法即刻启动。

  她算了算时间,与约定时还差十二息。

  “好悬赶上了。”龙女松了口气,掐指数息,一只手已经按在了沉香鉴上。

  五。

  四。

  三。

  二。

  一。

  龙女果断将沉香鉴提起。

  刹那间,方圆数千里风云突变,罡气纵横千里,直奔寒江祖庭。
    《旧恩》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