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伪晴明的黑户生涯[综] > 第 179 章 奴良宅的遭遇
    《伪晴明的黑户生涯[综]》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春晓面前的是一栋古色古香的大宅子,门口是一排排的经年老松树,院子里冒出来一棵参天的枝干虬劲的樱花树,在不合时宜的季节盛开了满树繁花,风一吹,落英缤纷。

  春晓看着眼前来迎接他的妖怪,只能叹息这世界真是小,他上次来这里,是来送外卖,因为送错了人,遭了一个差评,随后为了平息老板的愤怒,他接下了慎二的单,遇到了鹤丸国永。

  奴良组,关东最大的妖怪组织,这就是委托书翁调查怪谈的幕后老板。

  “欢迎先生归来,”毛倡妓和首无在门口迎接书翁,“家主已经等待多时,请进吧。”

  “叨扰了。”书翁风度翩翩的笑道,随后,他示意花散里朝颜退到一边,亲自推着春晓的轮椅,让刀剑男士们走在后方,走向了奴良宅。

  这次追随而来的刀剑男士只有三位,鹤丸国永、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小夜、陆奥守和青江都留在宅邸看守慎二了,毕竟介于慎二身份的特殊性,他们也不能把他交给奴良组审问。

  春晓打量着眼前的宽广宅院,他上次来只在后门停留了半刻,此时从正门进来,第一次看到了奴良宅的堂皇威风。

  宽敞的前院里树立了数不清的灯火,院子里站满了大大小小的妖怪仿佛在迎接他们一样,最前面的外廊下坐了一个正在喝酒的男人。

  看到他们进来,男人站起来,向他们走过来。

  春晓看着这张脸,在心里啊了一声。

  这人长得与春晓见过的奴良陆生一模一样,只不过是满头黑发,那发型倒是与陆生一模一样,一样不听话的翘起来,他头上戴了一顶这个年代的大沿军帽,正中的徽标不是国徽,而是一个畏字家徽,一身挺拔的暗蓝色军装和披风,腰间悬挂着一振看起来颇有年代的刀。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消息了,书翁先生果然名不虚传。”奴良鲤伴笑道。

  “过奖,”书翁打量了一下奴良鲤伴的服装,“奴良阁下的这身衣服,好像不是现在军队的制服吧?”

  “国外的,”奴良鲤伴开怀笑了,“我挑了十几个国家的军服对比,选了最好看的,让毛倡妓改了一下,打算当奴良组的新制服!”

  “阁下还真是闲情逸致。”书翁说。

  “这位是······”奴良鲤伴看向轮椅里的春晓。

  “这位是我的旧主,最近重遇了,甚为欣喜,正巧这次事情与他也有些关系,就带他一起来了。”书翁说。

  “欢迎!”奴良鲤伴笑道,看向了他们身后的一群人,“您的部下也是一样令人神往······嗯?”

  花散里朝颜魔怔了一样定定的看着奴良鲤伴,激动的满脸都是泪水,两只手绞在一起,简直是要掰断自己的手指。

  奴良鲤伴呆滞了一下,他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穿着,纽扣没错,裤子拉链完好,衣服上也没有污渍······难道是打牌时贴的纸条忘了撕?他又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也没什么不对的······

  “你这位······”奴良鲤伴迟疑了一下。

  “花散里?”春晓提醒她不要失态。

  结果,不提醒还好,一提醒,花散里朝颜“哇”的一下大哭起来,她冲了过去,直直的扑倒了奴良鲤伴的怀里,不顾奴良鲤伴的抗拒,紧紧的抱住了他。

  “那天夜晚的大人!我终于找到你了!”花散里朝颜哭着大声喊道。

  “哎?”春晓惊呆了,“你找了很多年的爱人就是他?”

  “爱人?”周围的奴良组妖怪们神色各异,异口同声的破口惊呼。

  砰的一声,众妖身后,一个孤身而立的女妖失手掉落了手里的茶盘,面色苍白的站在那里。

  “乙女?乙女!你听我解释!”奴良鲤伴大惊失色,向妻子伸出尔康手。

  山吹乙女脸色苍白的看着丈夫,这个大型修罗场现场,只有她一个人抓住了重点:“那天夜晚?”

  “哎?”奴良鲤伴一头雾水。

  山吹乙女转身跑了。

  “等等!乙女!”

  “夜晚的大人!我找你找了几百年了!”

  “我不认识你!你别血口喷人!”

  “夜晚的大人啊!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记住了那个让我重获新生的夜晚吗?”

  春晓和刀剑男士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闹剧。

  带他们进来的毛倡妓站在一个雪女身边,两位女妖一起咯吱咯吱的揉着指关节,背景是一片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你们是来找茬的吗?”

  “等等,”春晓忙说,“我其实也不是很明白现在的发展!”

  书翁用折扇遮住半边脸,挡住了抽搐的嘴角。

  一片吵闹中,一个长着奇长后脑勺的老人带着两位年迈的部下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眼前闹剧,老人不爽的把长长的烟杆在拉门上重重的敲击了几下。

  院子里的众妖们渐渐平静下来。

  “吵死了。”老人说。

  “抱歉,初代,”首无小声解释,“出了点意外。”

  “意外?”奴良滑瓢看向了院子,目光直接盯上了轮椅上的春晓,“嚯呀,这可真是稀客,没想到你能活到现在,还是用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法重新复活呢?这位大人?”

  春晓看向滑瓢,笑而不语。

  滑瓢跳到了地上,迎了上来,身后两位老部下也紧跟了过来。

  “这位是谁?”滑瓢看着抱着他儿子不放的女妖问。

  “我不认识她!”鲤伴高呼道。

  “或许对您而言,那确实只是一次兴致而来的偶遇吧,”花散里朝颜哭泣着说,“但是对我而言,在那个绝望的夜晚,您敲响我的房门,带我参与了那次由人主演的妖怪夜宴,让我看清了人世间的虚妄假象,使我从绝望中获得了新生,夜晚的大人啊,我真的非常想念你啊!”

  “你别造谣啊!”鲤伴气急败坏。

  “渣渣。”加州清光在后面小声嘀咕。

  现场很多妖怪的听力都是非常好的,于是众妖脸色愈加古怪了。

  滑瓢干咳了几声,道:“让客人站在院子里可不是待客之道,请随老夫入室内一叙吧。”

  在奴良宅的待客茶室里,春晓、书翁和花散里朝颜,以及奴良父子一起坐在待客室里,隔着一张不小的茶盘,花散里幽怨的看着对面的鲤伴,鲤伴脸都是黑的,滑瓢则完全是严肃的。

  “能请问一下,这位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滑瓢问。

  春晓和书翁面面相觑,春晓无奈的回答:“其实我也不清楚,我在遇到她的时候,她就在到处寻找失散的爱人,我只知道她找她的爱人找了数百年,痴心一片,但关于她的爱人,我一无所知。”

  “爱人?”滑瓢看向了花散里朝颜,“你确定你的爱人我家这位不成器的小子吗?”

  “大人,”花散里朝颜用最端庄贤淑的姿态向她心里的未来公公盈盈一拜,“那位我心目中最英伟睿智的男人啊,他的面貌刻印在我的心里,从来不曾淡忘过,毕竟我以前乃至后来都未曾见过这般令人倾心的男人了。”

  鲤伴的脸色跟被人泼了墨一样的黑。

  茶室外面,飘荡着窸窸窣窣的低语,这是奴良宅特有的低语声,是无数的浮游小妖在窥视茶室的情况并把八卦到处传播着。

  这间茶室的隔壁,是另一间待客休息的茶室,专门用来让陪同人员等待隔壁贵宾的,刀剑男士们被招待在这里休息,陪客的是奴良组的几位干部:一只眼入道、木鱼达摩、牛鬼,以及雪女雪丽和毛倡妓。

  “请喝茶。”木鱼达摩客气的说。

  “多谢。”刀剑男士们低头道谢。

  “不好意思啊,”坐在木鱼达摩身边的一只眼入道略有些着急的问,“能问一下吗?贵人家里那位女妖年方几何?何处人士?婚配了吗?”

  “一只眼!”雪丽怒道。

  “我就问问!”一只眼入道说。

  其余刀剑男士都把目光投向了鹤丸国永,鹤丸国永用小指挠了挠脸颊,说:“她生于平安时代,一直在找她爱人,未曾婚配。”

  “嗯嗯,是个痴情的女子啊!”一只眼入道窃喜的对木鱼达摩说。

  木鱼达摩不可置否。

  “一只眼!”毛倡妓怒气冲冲,“你们也太······你们这样,把二代目夫人放在什么地方?”

  “奴良组需要一个继承人,这都多少年了?她要是能生下儿女,我们也不至于如此着急!”一只眼入道说,“雪丽、纪乃,你们难道希望奴良组就此绝后不成?”

  “你······”雪女和毛倡妓气急败坏,看向了牛鬼:“牛鬼,你也说一句啊!”

  牛鬼半闭着眼睛:“我尊重鲤伴的想法,无论他怎么做,我都支持他。”

  “这就对了!”一只眼入道高兴的凑过去拍了一下牛鬼的后背,然后被牛鬼的眼神吓退了,嘿嘿笑着回到了自己位子上坐下。

  “你们这样,对得起乙女为这个家族的付出吗?”雪丽眼中含泪。

  “我们没说要她让出二代目夫人的位子,”木鱼达摩说,“她永远是奴良组的二代目夫人。”

  “但小鲤鱼可以娶一个二房夫人,看这位姑娘数百年的痴情,想必也不会介意的。”一只眼入道说。

  木鱼达摩眼神投向鹤丸国永。

  那目光就像有实体似的,鹤丸国永又想挠挠脸颊了:“我们不干涉她的想法和做法。”

  “甚好。”木鱼达摩满意的点头,“生于平安能活到现在,是个有能力的大妖,旁观言行举止风雅有余,进退有度,还对鲤伴一片痴情,这是一门门当户对的好亲事。”

  深知花散里朝颜人前人后两张面貌,连说话用词都是两种风格,鹤丸国永嘴角抽了抽,端起茶杯掩饰自己的神情。

  “门外顾问······”雪女更愤怒了。

  “雪丽,你身为奴良组的大干部,要以奴良组的利益为优先,不要让私交影响了集体的利益!”木鱼达摩严厉的说,“此后你可以加倍的对二代目夫人好,但不能阻止奴良组迎来继承人!”

  雪女和毛倡妓握住了对方的手,心急如焚的对视了一眼。

  鹤丸国永用眼角飘了一下算盘珠子拨的叮当响的各位妖怪,心知花散里朝颜绝不会当什么见鬼的二房,于是淡定喝茶,不管他们的争论了。

  隔壁贵宾茶室里,奴良鲤伴还在为自己的清白面红耳赤的抗争:“我确实不认识你啊,说破了天我也绝对没见过你!”

  “夜晚的大人啊······”

  “你连我名字都不知道!”

  “因为大人不肯告诉我啊!”

  “都几百年了,谁知道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我忘不了的就是大人的容颜!”花散里朝颜大声喊道,“还有您的发型!”

  “什么?”

  “您的发型太有个性了!世界上绝不会有第二个了!”

  “你说······发型?”鲤伴毛骨悚然。

  “您的发型是那样的威武而又秀丽,对了,您染发了吗?”花散里朝颜热切的看着鲤伴,“当我看到您的时候,您只有下半截头发是黑色的,上半截的头发在灯火映照下发出淡淡的金黄色暖光,您是那样的英俊呢!”

  鲤伴脸色呆滞了,几次变换后,用一种极度扭曲而难以置信的模样,缓缓转过头,看向了他的父亲。

  滑瓢抓着茶杯的手颤抖起来。

  隔壁茶室里的众妖接到了这个令他们几乎要炸开的消息。

  “什么?那位女妖的爱人不是二代目,而是初代目?”一只眼入道咆哮着用拳头砸碎了自己的茶杯。

  鹤丸国永被自己的茶呛得咳嗽起来,其余刀剑男士见到这神发展,都有些回不过神。

  看看奴良组的其他干部,也都是一副在疾驰中被甩脱了车的表情。

  “那个······”加州清光小声问,“你们家还要迎娶她吗?”

  各位妖怪面面相觑,都有些拿不定主意。

  “其实,想一想啊,”一只眼入道迟疑的说,“假如二代目没有孩子,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也是不错的。”

  “开什么玩笑!”雪丽咆哮着,一阵冰风席卷了室内。

  “我说的不对吗?”一只眼入道争辩,“初代夫人逝世已久,娶个续弦也是人之常情,这样,二代目夫人也不用伤心了啊!”

  “好像······”毛倡妓用袖口捂住了嘴。

  “纪乃,别被这傻子洗脑了!”雪丽急忙拉住了毛倡妓。

  整个茶室都陷入了纠结。

  隔壁茶室里,这一次着急的人变成了滑瓢。

  “等等,我绝对不认识她!”滑瓢惊呼。

  “哦。”鲤伴凉凉的说。

  “你什么意思!”滑瓢怒道。

  “我什么也没说啊。”鲤伴眼神转向一边,不看滑瓢。

  “你分明是在暗示!”滑瓢拍着榻榻米喊道。

  “等等,”春晓眼角抽搐,举起手为自己的式神伸张正义,“那天晚上,到底是谁欺骗了花散里的感情?”

  “我没有!”父子二人异口同声的说。

  “伦理悲剧啊!”书翁趴在榻榻米上奋笔疾书,满脸都是八卦的兴奋。

  “别写了!”滑瓢和鲤伴愤怒的咆哮。

  “等等!你们都别吵了!”春晓伸手压了压,“我来捋一捋,花散里,你是什么时候遇到那个爱人的?具体时间地点呢?”

  “那段时间,我因为父母相继死去,唯一的依靠也背叛离去,把自己囚禁在鸭川边上的屋子里,过的不知岁月到了何时几许,夜晚的大人敲开了我的家门,安慰我,鼓励我,带我离开那栋屋子,去参加了一场人世百态的宴饮,然后送我回家,途径村庄,他向我展示了人类的生活和面貌,让我走出了那绝望的阴影,”花散里朝颜说,“我不知道遇到他的那天是什么日子,但我再三回想的时候,也曾找寻过时间,我肯定,那是冷泉帝即位后的第十二个夏天!”

  “冷泉十二年夏,”鲤伴冷笑的看着老爹,“我可从未去过京都。”

  滑瓢脸上开始流淌一层层冷汗。

  鲤伴看向花散里朝颜:“实在非常抱歉,我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老爹感到十分的羞耻!”

  “等等!”滑瓢惊恐的伸手拉住儿子,“我没干过这种事!”

  鲤伴一巴掌拍开老爹:“现在情况已经非常清楚了,欺骗你感情的人就是我家这位不成器的老爷子,请你说出你的要求吧,我们会负责的!”

  “不是我啊!”滑瓢惊叫。

  而花散里朝颜,脸上还带着虚空的笑容,看向滑瓢秃噜瓢的怪异脑袋,整个人都灰化了。

  良久,隔壁房间里屏气凝神仔细偷听的各位八卦爱好者,听到了一阵抑扬顿挫、气竭声嘶的哭泣声:

  “骗子!骗子!才几百年,你怎就老成这个样子了!你不是大妖怪吗?为什么老的这样的快啊!把我心里的美男子还给我!你这个骗子!”

  各位偷听的妖怪们面面相觑,都感觉到了那种难以言喻的拉跨扯蛋。

  雪女雪丽扯了扯嘴角,站了起来:“好了,散了吧,看来她是不会嫁到奴良家了。”

  一只眼入道手一抖,扯断了自己的半截胡子,心疼的直叹气。

  其余妖怪们各自掩饰了失望的表情端起茶杯,客气的招呼刀剑男士喝茶。

  雪女雪丽和毛倡妓相携离去。

  鹤丸国永则在喝茶的间隙里冒出了一个想法:根据花散里朝颜的说法,当年他遇到的那个人,明显是个少年啊,但那时候的滑瓢,恐怕已经是个中年人了,花散里难道又找错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