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刺杀墨一君的那些日子 > 一百九十三 贺礼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听过了有关拓本的事,卢岳风还有一件事不明白。

  “这位兄弟,此行你不光是想让我们看到韩双玉的真面目,还想去救一位姑娘对吧?”

  赫红日也想到了这点,虽然如今证实了韩双玉不是什么好人,这人善用唇舌,人品未知,只是初步信任,唯恐这厮也有所隐瞒,她不得不防范。

  见赫红日卢岳风双双投来警惕的眼神,申绝尘只好将自己的意思表明。

  “没错,我是想去救一个人。之所以这么着急,刚一打探出韩双玉的动向我就出手,我也是有苦衷的。韩双玉劫持了我们宗一位长老,当时我深陷昏迷,那位长老为了救我,自己做饵引开了韩双玉,虽保全了我,却落入了那淫贼手里。越是迟一天去救那位长老,我越是担心……”

  “原来那时你们长老为了救你,才把你一个人留在在草丛里。”

  卢岳风回想起遇见申绝尘那一幕。若不是三花教那洞主一番话,这人早被他们杀了,之后也不会有人带他们去揭开韩双玉伪君子的一面了。想到这,卢岳风觉得还真有必要带这人回去好好谢谢那洞主。

  “你为什么要说韩双玉是淫贼呢?他确实不是好人,可是看他平日里的作风,跟淫贼也沾不上关系啊!”

  卢岳风听到这句话顿时醋意大生,他一激动拉住赫红日的胳膊道:“你怎么知道他平日作风就一定正派呢!你跟踪过他?”

  赫红日知道他是打翻了醋坛子,一心想听申绝尘解释,忙去挣脱卢岳风的手。可越是想要挣脱,卢岳风则拉得越紧,她虽然板着脸,嘴角却偷偷弯起了一个弧度。

  “实不相瞒,那日我宗崔长老在商定好的地点拦截各派阻止各派进入焦黎大殿时,与韩双玉有过一战。我知道崔长老善用迷香不善近战,于是赶去支援,也是在那时,我见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那韩双玉打着铲除魔宗的幌子,用自己高超剑法处处压制崔长老却不将她制服拿下,而是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处处侵犯我们崔长老。我在一旁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不会有假。”

  申绝尘提及此事脸色便开始变沉,崔梦眠与他可说是心照不宣,彼此心中都有着情意。她被人侵犯,他自然愤怒。

  赫红日看得出来,这一男一女关系不一般,必是一对,不然他也不会一提到女方被人调戏就那么生气。

  “真想不到,这韩双玉竟然如此奸邪无耻,回去之后可要跟阁楼姐妹好好嘱咐,下次行动时一定要化成男子模样。”

  “对,下次我乌鞘门兄弟陪你们结伴同行,看他敢不敢对你们下手?”

  “谁要你们跟着去了,一群臭男人!”

  赫红日一巴掌打在卢岳风伤处,打得他哇哇乱叫。

  “你……你怎么……你口是心非,你们这些弱女子,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申绝尘看着这二人当着众人面打情骂俏,心里好不是滋味,遥想自己心中惦念的人还生死未卜,又是一阵酸涩。

  申绝尘本想着今日若能和韩双玉协商好,成为同伙,和他一起回蓝门,这样他便能确定崔梦眠是安是危。没想到,韩双玉居然是个如此狡猾警惕之人,一点机会都不给他留,出手便想要他的命。

  崔梦眠性情虽柔弱,可是落到了淫贼韩双玉的手里,经他侮辱折磨,想必也会萌生求死的意志。那淫贼见色起意,说不定已经将她……她若心中还有别人,是一定不会就此屈服的,但是,若相反,她是一定不会活到武林大会那天,让自己成为宗门的拖累的……

  申绝尘越想越觉得可怕,他心里也有崔梦眠,还想着下次再见若她心中无别的男子,便对她表明心意,可是,如今,她能不能等到下次再见都是问题。

  申绝尘有了个大胆的想法,明的不行就来暗的,他刚要起身,正在这时,看出申绝尘满面忧色跃跃欲试的赫红日找了个话题及时打断了他。

  “这位兄弟,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今后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总该有个称呼的!”

  “在下申绝尘,银火宗楚忘先生的弟子,也是银火宗四大使者之一。”

  “哦,申少侠,看得出来,年纪轻轻就成了魔宗,哦不,银火宗的使者,看样子还是有些本事的!”

  卢岳风没说完的话里还有着“一个使者怎么连韩双玉都打不过”的意思,赫红日听出了这隐含的意思,扭头白了他一眼。

  “在下不才,本事都学在了嘴皮子上,身手就差得多了!”

  卢岳风哈哈大笑,得意不已,心道:对,对,我就这意思!

  闲聊过后,三人拎过弟子外出买来的酒喝了几碗,借着酒意,枕着山石,便在洞中昏昏睡去。

  ——

  韩双玉经此一战,惊吓不小,躲到暗阁里几天不敢见人。

  果然,比他厉害的大有人在!他的担心并不是多余。

  他传令下去,开始大范围搜查泄露他行踪的人,并及时派人送信给白老大,告诉他拓本过段时间再去取,眼下他的安全受到威胁,他要修养几日。

  花圣白收到了他的信,也不禁开始揣摩,究竟还有谁有这么能耐和胆子,敢和魔宗余孽混在一起,并能伤得了韩双玉。

  再过一个月,九月十五,就是武林大会召开的日子。那时中原各派会齐聚武陵山,斩杀魔宗余孽,同时推举出当今的武林盟主,号令中原。

  他三花教虽不能到场,但是他一定会私底下呈上一分厚礼,那便是他得来的拓本。

  看着手里薄薄的几张绢布,花圣白陷入了沉思。

  他找人翻译过,这绢布上面的字是一个故事。

  翻译过来大概是:上古时期,各国纷争不止,战乱不休,山河践踏,民不聊生。相传有一个叫迦尔吉的武士,他的部下得到了一把钥匙,那把钥匙打开了一个宝库的大门,宝库里面满是金银财宝,粮食布匹,还有行军打仗的衣甲头盔,长矛斧钺等武器。这些东西足够让他们征战四方,抵御外敌,开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家园。

  后来,这个武士靠着这个宝库里的东西成功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下。之后,他国家繁荣一时,子民众多,外敌退步千里,不敢进犯。

  只有国王知道,他之所以连战连胜,跟那些战甲斧钺是脱不了干系的。那些战甲斧钺就像被赋予法术的仙器一样,一旦上了人身,那人便有了超凡的实力。

  这便是花圣白要将这拓本送给坦王爷的原因。

  坦王爷有千军万马,而他花圣白若想安心扎根中原,铲除威胁,需要一个靠山,如此他才要处处牵制坦王爷。

  如今,他的威胁已除,距离他与坦王爷入主中原,已不差多少时间了。

  花圣白难得露出笑容。

  花圣杨却忍不住抱怨:“大哥,我有点搞不明白,你和王爷在谋大事,你非要把拓本给韩双玉,让他也掺和进来是何意思?”

  “你不懂,韩双玉如今今非昔比了,他可是中原举足轻重的人物,你没看全中原人都听他号令呢吗!而且,他是坦王爷的儿子,坦王爷虽没言明,咱们也该让他知道这件事。”

  “坦王爷为何不自己将拓本送去?而且,貌似王爷每次南下都要绕过中原,只单见你,他就不顺路看自己儿子一眼?他难道不关心自己儿子吗?”

  “对呀!二哥这么一提我才发现,这韩双玉自幼就进了蓝门,成了赵岩冥的弟子。这说明坦王爷很早就在下这盘棋了,他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儿子送来,换个外人不行么?万一事情败露他儿子的身份被发现,那岂不是会被弄死!大宋人怎么培养一个外邦奸细?”

  花圣丹在一旁抠脚之余,也忍不住插嘴。

  花圣白突然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貌似他不想过多叙述。

  “那是人家的家事,你怎么什么都想知道!”

  花圣杨打断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