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医妃马甲又掉了 > 第335章 助攻乔若曦,灵戒空间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奴婢去问过了,除了表夫人偶尔犯病外,其余一切都好,若曦姑娘还特意叮嘱奴婢,过来带话,让王妃莫太担心。”

  果云如实回禀道。

  看着王妃现在越来越好,她这心里也跟吃了蜜似的甜。

  “走,咱们去看看若曦她们。”

  南宫璃说着就站起来,往门外走。

  果云一看,王妃不是受了重伤么,先前还差点有性命之忧,怎么现在,现在完全看不出一丝受过伤的痕迹。

  “怎么了?”

  南宫璃出了门,发现果云并未跟上,回过头问道。

  还以为哪里她这身衣服,或者别的,有什么不合适。

  没想到果云激动地差点哭了出来。

  “王妃,太好了太好了!奴婢以为您要一直坐轮椅了。”

  果云破涕而笑,跑上前,左看右看。

  南宫璃这才想起来,要不是因为那颗珠子,她到现在还坐着轮椅,行动不便。

  虽然有九玄琉璃珠和医学空间,她的伤势也会比常人好的快,但有了这颗珠子没入体内,这伤势直接好了,丁点痕迹都没落下。

  “等等!”

  南宫璃笑着刚抬脚准备继续走,就被果云叫住。

  “又咋了?”

  “王妃,您眉心的花钿真好看,咱们明水国还没哪个女子画过花钿呢。”

  “你想要?回头我亲手给你画个。”

  南宫璃嘴角抽了两下,笑道。

  “好哇好哇,咱们快去快回,王爷临走前还嘱托咱们小厨房做好晚膳,派人去书房知会一声,不能让王爷等急了。”

  “怕什么,大男人家家,饿两顿饭有什么,走。”

  南宫璃拉着果云就走,往西厢房去。

  西厢房有许多用来待客留宿的空房,南宫璃特意叮嘱荔枝,将梁婉和乔若曦两拨人尽可能离的远些。

  梁婉坐月子,受不得什么惊吓刺激。

  原主娘亲又时不时发狂,南宫璃怕伤及梁婉和孩子。

  双方住得清净最好。

  南宫璃到了西厢房门口,先去了乔若曦那边。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小心,就这样还学人练武,我看你呀,天天挨揍还差不多。”

  南宫璃两人刚到门口,就听见里屋传来的嗔怪,两人相视一笑,便走了进去。

  “我看看谁挨揍了呀。”

  乔若曦闻言,抬头看向门外,放下手中的药,跟着南宫彦一同起身行礼。

  “别别别,咱们之间就别讲究这些俗礼,你这些伤都是练武的时候挨得?”

  南宫璃留意到她这个同胞哥哥,两只白皙手臂上紫一块青一块。

  连脸上都落了彩,但那双眼睛却亮得出奇,像是漫天繁星,干净清透。

  “没什么,就是整日闲在府里,找点事情做。”

  南宫彦不自然地笑了笑,悄悄将袖子放了下来。

  “用这个吧,好得快些。”

  南宫璃从衣袖间掏出一瓶治疗跌打损伤的药酒,放在桌上。

  果云还一脸懵逼地瞅着南宫璃的背影。

  方才也没见王妃拿过什么药酒,怎么突然从衣袖间掏出这东西,虽然天气逐渐见凉,可身上穿得衣物顶多加件外衫。

  这药酒的重量不轻,果云不知道王妃怎么做到,将东西放于衣袖,还能乱挥衣袖玩耍,不掉出来碎掉。

  她当然想不到,自家王妃身上有乾坤。

  “这是跌打损伤的药酒,随后我再派人多送几瓶来,兄长若想练武,可得好好跟着师傅学,中途受伤也是常见,不必拘束挂怀。”

  南宫璃才不会傻到一下子凭空掏出四五瓶出来。

  乔若曦一脸我明白的表情,贼兮兮笑着。

  她连忙上前收下跌打损伤的药酒,放进屋里。

  “你还是别叫我兄长了,毕竟,毕竟我尚未认祖归宗,让旁人听了,容易多生事端。”

  南宫彦提醒道,心中却漾起一抹暖笑。

  “认祖归宗?”

  果云疑惑问出声,见南宫璃看向自己,急忙住口,不敢再说。

  “这是表兄家事,自然跟旁人说不得,我来这儿,是有事说与你们。”

  南宫璃压下乱七八糟的心绪,笑道。

  随即又侧首吩咐,“果云,事关重大,你去门口守着,别让人闯进来。”

  南宫璃故意将事情说得很重要,这样才不会引起果云疑心。

  纵使果云早就表露心态,誓死追随南宫璃。

  但她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有关原主娘亲的事。

  毕竟人多口杂,将来难免有人会说漏嘴。

  果云脸色严肃地应声后,出门警惕望风。

  南宫璃目送人退下后,才将话摊开了说。

  “兄长难道不想回相府认祖归宗么?”

  “罢了,娘现在日子好不容易熬了过来,再进虎穴,恐怕没几天活头了,认不认于我来说,并没多大区别。”

  南宫彦摇头回道。

  试问世人谁不想落叶归根,谁又想当外流的孩子。

  但为了娘亲的安危,南宫彦不得不这么做。

  “只要你想,后面的事,我来安排,但还不到时候,先想办法治好娘亲的病,其余之事我们再作商议。”

  乔若曦坐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

  “阿璃,你刚才叫阿彦娘什么?”

  她没听错吧?!

  “若曦,当时没告诉你这件事,一来实在与你相见,太过激动,二来本不想让你卷进相府纷争,所以……”

  “阿彦,这么说,你是相爷的亲生儿子?”

  乔若曦吃惊看着一脸土色的南宫彦,问道。

  “若曦,对不起,我,我之前,不能说,这件事我打算埋在心里一辈子,可,可娘那样,你也知道……”

  南宫彦颔首,痛苦回道。

  “哇哦,刺激!”

  乔若曦猛地拍了下南宫彦的肩膀,疼得他龇牙咧嘴。

  “我就说你肯定不会责怪兄长,行了,兄长,方才我说的事,你先别急着拒绝,好好想想再给我答复,亲王府的势力和地位,想必这几天你也看在眼里,东山再起不是痴人说梦,父亲年迈,也该退居二线了。”

  说着南宫璃就让果云进来,拿着药酒送南宫彦去院子里擦药,她想跟若曦说点体己话。

  “牛逼啊,原本以为我这白捡来的命,得埋头苦干,种地大半辈子才能过上富庶日子,没想到还有这操作,啊哈哈哈哈。”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咱们说点正事。”

  南宫璃捂着乔若曦的嘴,小声道。

  她来这儿,可不是单纯过来跟南宫彦说这件事。

  南宫璃早就盘算好,不管南宫彦最后怎么选择,她都会动用某些手段,将南宫彦正儿八经地送回相府,认祖归宗。

  还会把原主娘亲当初失去的一切,全部都夺回来!

  小秦氏这么多年来的养尊处优,也该到头了。

  “啊?你刚才说的还不算正事儿哇?”

  “我问你个事。”

  南宫璃点头警惕地看了眼门外。

  “你说。”

  乔若曦见南宫璃表情严肃,也正经了起来。

  “你种地,不对,你研究农学的时候,发现过最近一带,或者你们曾经路过的地方,有矿石的迹象?”

  “你要矿石干嘛,炼钢?”

  “不是,虽然目前也有炼钢的想法,但以后再说,最近事情太多了,我说的是那种稀有金属,有吗?”

  南宫璃又问道。

  “我这戒指里水啊树啊种子啊,多的很,山也挺多,你等会我找找看。”

  乔若曦想了想,回道。

  “绝绝子!你这戒指厉害了。”

  “嗐,咱俩半斤八两,等会,我进去看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