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云瑶落 > 第五章诛心
  瑶落一边往东院走,一边在心里琢磨。陈意荷最在意的什么呢,童年山?还是童家的家产?

  都说杀人诛心,瑶落深谙此道。

  宋晏对待敌人,往往手起刀落,刀割破喉咙的一霎极短,痛快的是敌人。报仇报仇,总归要自己痛快了,才称得上报仇。

  瑶落以为,这一桩事情里,王雨芳最该报复的人当属童年山。二人总角相识,定情于豆蔻,成亲十五载,王雨芳最好的年华都给了童年山。眼看美人年老色渐衰,老夫人的提议正中他下怀,光明正大地找了个貌美如花的小妾,若是有人嚼舌根,他还能大义凛然地回上一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但总归要奉行宿主的意愿,王雨芳心底还是不愿把她年少时爱过的少年郎往死里上逼,将所有的错都归结到了陈意荷那个小妾身上。

  瑶落回到东院的时候,西边最后一丝余晖也消失殆尽。屋内一片狼藉,贴身伺候她的丫头早就跑得没影了,还顺走了不少金银首饰。

  她需要一个干净舒适的环境,借着微弱的烛光,开始自己动手收拾屋子,顺便找一样东西,王雨芳死前,留下的一张王牌。

  临窗的高几上摆着一盆吊兰,还未到花期,肥厚的花茎向四周延展,片片青葱嫩绿。

  瑶落蹲下身子,一双纤细修长的手指在高几下摸索。

  “一、二、三。”

  她的手停在第三片地砖上,用力敲了敲,传来咚咚咚的清脆回响,是空心的。地砖下藏着巴掌大小的檀木盒子,三张铺子的地契叠得整整齐齐。

  瑶落盯着地契,眼底闪过一抹赞许,心想王雨芳至少知道留一手。

  童家的铺面有十来家,只有这三家的利润是最高的。十年前,童家初到融水镇,王雨芳提议买铺子,做个小本生意,当时童年山支支吾吾,也没说不同意,却迟迟不见掏银子。

  王雨芳平日里温顺谦和,在这事上却超乎寻常的执拗,干脆拿出自己全部的嫁妆,在最热闹的街市租了个铺面。她人努力有头脑,再加上运气也不错,很快就收回了投入的本钱,有了银子,她又当机立断,一口气买下两家铺子,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童年山既眼红又有些后悔,在老夫人的劝说下,拿出银子交给王雨芳,说要交给她打理。王雨芳对童年山的小心思心知肚明,彼时还深爱着他,自然不会计较。因此,从那以后买下的铺子,都记在了童年山的名下。

  瑶落轻轻敲了敲盒子,心里盘算着,这几张薄薄的纸在老夫人那处,能换些什么呢。

  第二日,笃笃的敲门声响起,过了一刻钟,房门依旧紧闭,外头的人耐心即将告罄,敲门声一声比一声急促。

  瑶落不急不缓地打开门,对上林妈妈那张不耐烦的脸。

  “夫人,老夫人找您。”

  妇人嘴里喊着夫人,脸上半点恭敬的神色也无,眼底是不加掩饰的轻蔑。

  瑶落面色如常,走过她身边的时候,朱唇轻启:“您的女儿可还好?”

  轻飘飘的一句话,林妈妈的脸瞬间火辣辣的,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个耳光。几年前,林妈妈的女儿得了重病,王雨芳让账房给她提前支工钱,又拿出自己的私房钱塞到林妈妈手里。

  这份恩情,说是救命之恩也不为过。短短几年,夫人落了难,旧日有恩的仆人落井下石,这话传出去,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东院到正房的路并不长,刚刚还颐指气使的林妈妈一路头也不敢抬。

  瑶落来到正房的时候,老夫人冷冷地盯在她脸上,早就从昨日的震惊里缓过来了。

  这女人没死,兴许是药出了问题,有了这个认知,老夫人心中大定,只要不是鬼魂就好。

  “只要你交出那三间铺子的地契,那事就算过去了。”一副施舍的口吻。

  “什么事就过去了?”瑶落问。

  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女人,老夫人心中微怔,从前只要一提这事,她就恨不得羞愤欲死。可今日,女人脸上丝毫不见愧疚,还敢光明正大地与她对视。

  老夫人不悦地皱眉:“什么事?你还有脸问!不就是你偷汉子那事!”

  瑶落不慌不忙地替她回忆那日的情节:“两个月前,那日吃晚饭的时候,您忽然说许久不曾喝酒,让林妈妈取了一壶珍藏了许久的女儿红,让我陪着您喝一杯。我当时不忍扫了您的兴,喝了一杯后就开始昏昏沉沉的,那个野男人是怎么到我房里去的,您心知肚明。”

  老夫人震惊地盯着她,那句“你怎么知道的”险些脱口而出。

  瑶落轻笑,好整以暇地与她对视:“地契也是您的侄女让您来要的吧?”

  侄女指的是陈意荷。

  老夫人脸上闪过一丝被人识破的恼怒,加重了语气:“你拿是不拿?”

  这个王雨芳,怎么好像变了个人。以前叫她往东不敢往西,提出给童年山纳意荷的时候,虽然心里老大的不高兴,但还是同意了,从未有过像今日这般,光明正大地跟她呛声。

  瑶落道:“要我拿出来也不是不行。”

  老夫人一听,沉下脸质问:“这铺子是我童家的财产,你有什么资格不交出来?!”

  “你童家的?”瑶落哂笑,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那张恬不知耻的老脸:“铺子是我拿出嫁妆置办的,从头到尾皆是我一手经营,你童家出什么了?从前给你们三分颜色,你们还当真开起染房来?”

  王雨芳真是看走了眼。不管是发家前还是发家后,她对这位婆母可谓是尽心尽力,亲手侍奉前后,人家心里头却未从把她当作亲人,远不如一位沾亲带故的表小姐。

  老夫人怒气涌上心头,伸手一拂,手边一盏绿釉陶瓷茶具的猝然落地,她颤颤巍巍地指着眼前的女人厉喝:“你敢这么对我说话?!我马上让年山休了你!”

  “自然是可以的。听说县太爷近日很是清闲,也不知那位大人有没有兴趣断这桩案子?老夫人与小妾勾结谋害正室。”

  看见老夫人震惊又愤怒的神色,瑶落满意地继续:“镇子上许久没有新鲜的话题了,我打算给他们添个茶余饭后的消遣。”
    《云瑶落》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