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百老汇再无佳人 > 第 125 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百老汇再无佳人》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夕阳斜照,波光粼粼,海浪拍打着银色沙滩,一只小小的寄居蟹背着破了个口的贝壳在沙子里拾荒,企图给自己换个新家。

  游艇栓在码头。

  这是一艘全新的油电混烧的特斯拉新款,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动驾驶,这便是游艇停泊的原因——没电没油就意味着没有动力,是不会突然葬身大海的最后保障。

  “我是一个不屈的民主/党/人。”格瑞塔喝着杜松子,戴着墨镜晒太阳,身上还盖着一个巨大的毛毯,以防晒黑,“宁死不屈,不与幽灵同流合污。”

  “那你将弗莱娅的所有联系方式拉入黑名单吧。”路易莎仰躺着,一位技师在为她做全身薰衣草精油按摩和卵巢保养。

  她看看手,“我觉得做按摩可以减肥。”

  “提问,”格瑞塔捧着kindle在回味《暮光之城》,“是你减肥,还是可爱的陶减肥?”

  来自曼谷的按摩师的英语既不流利也不标准,“按摩就是在做运动,我来协助你们的肌肉运动起来。”

  这个小小的插曲并不能平息格瑞塔的不悦,“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和……”

  “可是幽灵请了知名医学专家来派对。”路易莎摘下墨镜,方便美容师给她按脸,“小薇洛的妹妹在梅奥。”

  “所以呢?”

  “你知道如果和她们关系好的话,她们可以只收你一个耗材费吧。”路易莎不屑地看了老友一眼,“而且有个头疼脑热,可以找她看化验单,不用找助理去医院挂号,助理为了自己能度过一个完整假期,给你把复诊时间约到三个月后。”

  格瑞塔若有所思数秒,爬起来对希尔维亚喊,“亲爱的。”

  希尔维亚回头。

  “请大家吃奶油烧龙虾!”游艇太大,格瑞塔只好贡献了嗓子,她喊道,“我订了饭,牛排,龙虾,莴苣,还有你姐姐最爱的鱼子酱。”

  “谢谢。”希尔维亚十分客气。

  转过头来就说,“俗气。”

  “什么不俗气?”薇洛叼着果汁吸管。

  “可乐和薯条。”希尔维亚捧着个椰子,习惯扔到一边,她在小心翼翼地空口喝椰汁——旁人看来十足豪迈。

  “玩得开心嘛?”奇奇怪怪外加疯疯癫癫的玛格丽特·黑尔阿姨出现。

  她年轻时肯定是个美人,即便生了两个孩子后身材走样,有些壮硕,单看脸仍眉清目秀。

  “很开心。”希尔维亚心道——好无聊。

  收到游艇派对邀请函时她以为是疯狂的夜晚,不料除她们三个年轻人外,剩下的参与者是三个老婆婆。

  虽路易莎在好莱坞一时风头无两,可不能拿快七十的老奶奶来凑数,说这个聚会名流如云。

  玛格丽特·黑尔正常了差不多一下午,到晚上又开始发疯。

  “我有个女儿。”这个老奶奶用了标准开场白。

  克洛伊翻了个白眼。

  玛格丽特没理她。

  “我答应她,她成年时我可以满足她一个愿望。”玛格丽特自言自语道,“她说,她也想像有钱人家的孩子一样,成年礼在游艇上办,跳舞跳一彻夜。”

  “是小女孩的梦想。”希尔维亚实则无比尴尬。

  “后来,她说,她想换一个愿望。”玛格丽特蹲下来,和希尔维亚平视,“放可可自由。”

  “你答应了吗?”希尔维亚随口问。

  “没有。”玛格丽特轻声说。

  “真糟。”希尔维亚啧了声。

  “我想做出些补偿。”玛格丽特说,而她的下一句话令格瑞塔意识到为什么路易莎揣测玛格丽特来历不凡。

  “因为我想求一个心安,我年纪很大了,没几年可活,一辈子,呵。”玛格丽特如是说,“我也不知道我这辈子为了什么。”她抿着唇,“我是个自私的人。”

  她看着希尔维亚,“如果换成你,你会原谅我吗?原谅这样一个妈妈吗?”

  “会啊。”希尔维亚拧开瓶可乐。

  “因为是假如,这一切是假设吗?”玛格丽特站起身。

  “不是啊。”希尔维亚支着脑袋,她鼓了口气,让脸鼓起来,“你放了可可自由,我猜,应该会吧。”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说,会有这样的猜测。

  只是一切在她脑海里形成了一个自洽的逻辑,她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回复,于是将这个回答说了出来。

  “你呢?”玛格丽特转向克洛伊。

  但克洛伊开始和小孩吵架。

  母女僵持以里奥妮低头认错道歉作结。

  “你再这样,”克洛伊缩成一团,“我绝对不会再理你!你就没有妈妈了,没有妈妈的小孩多可怜。”她威胁,“你再也没人记挂,也再也不会有人像我这样爱你!”

  收尾后她仰头玛格丽特,说,“我不知道,我以为我会知道,至少在我当妈妈后会知道,但是我搞不懂。”

  格瑞塔看着那个可怕的俄罗斯阿姨——她对天发誓,这个阿姨绝对可以扛得起一整棵松树,至少一巴掌可以把她拍进地心——左手克洛伊右手希尔维亚,将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同时搂在怀。

  有点奇怪,她心里琢磨着,但想不出头绪。

  不过,她的老伙计很有“头绪”,也很有想法。

  “我现在懂了。”老婆婆路易莎说,“为什么人们会生第二个小孩,自己生不出来就逼孩子生小孩。”她舔舔唇,又再度对生活充满了期待,“因为错过的事无可挽回,既有伤害已经注定,那么,”她绿眼睛闪闪发亮,像饿了整个冬天,一开春就看见只肥兔的豹,“我们可以挽回我们从未伤害过的。”

  道歉嘛,无耻点说,并非是觉得自己错了,而是求个心理解脱。

  大部分成年人都会得过且过,接过橄榄枝,睁一眼闭一眼。

  她的大部分好友都是这么办的,年轻时对孩子有所亏欠,老了给些钱,买套房,随手给点东西就能换来温馨的晚年与天伦之乐。

  没有什么是直升机、豪华别墅、游艇摆不平的,除了弗莱娅。

  然后弗莱娅遇到了更记仇的伊莲恩。

  看着玛格丽特,路易莎还欣慰些,至少弗莱娅没把她逼疯。

  显然,玛格丽特已经被伊莲恩逼到抓陌生人来求心安的地步。

  “啊,可爱的小翅膀。”格瑞塔阴测测地说,“你觉得玛戈是个好骗的家伙吗?”

  玛戈的阴险程度至少是那两个老贼的加合。

  “小阿黛。”路易莎捏了捏自己的脸,对今天的美容结果很满意,“可爱的小阿黛,我宣布现在她是我的宝贝。”

  “祝你好运。”格瑞塔直接笑着躺下。

  “走着瞧。”路易莎扔下话。

  她当真去找了阿黛。

  这件事她还是有十足把握的,阿黛有文艺创作的理想,与名利双收的弗莱娅不同,作为一个年轻女孩,阿黛还在飞机的爬升阶段,这意味着,阿黛会讨好她,会接受橄榄枝,而她也可以在力所能及范围内给阿黛资源,简直两全其美。

  不料阿黛只用一句话就轻松把她惹炸毛。

  “外婆。”阿黛开门时还顶着乱糟糟的长发,为了躲记者抓拍把帽子戴上了,棕色的小熊耳朵随料峭春风扑动,小姑娘睡眼惺忪,法兰绒睡衣搭配粉色的棉拖鞋,“我好想你呀。”

  还没等她腹诽完幼年期的狐狸都是土乎乎的小狗,乱蓬蓬的小阿黛从台阶上跳下来,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和亲吻。

  很热情,但也给了她致命的一击。

  “咦?”小阿黛的神情犹如发现了新大陆的哥伦布,“你长老年斑啦!”

  “你闭嘴!”路易莎暴跳如雷。

  小阿黛往后退了半步——这个动作让路易莎很想问她是认真的吗——抿唇作生气状,“你怎么可以这么凶?凶巴巴的外婆,又老又凶,是巫婆。”

  “别逼我拉黑你。”路易莎怒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