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45章 情结难解
  一连几日的阴雨霏霏,院子里已经有了积水。

  也不知是坐在窗前久了,还是下雨的导致屋子里寒凉的缘故,一向无病无灾的罗娇娇却病倒了。

  罗毅请了郎中前来给女儿诊治,吃了几服药也不见好转,反倒是咳得厉害了些。

  丽儿见不得自己的主子生病遭罪的模样,便央求着罗毅去宫中见王妃,请太医前来给罗娇娇诊治。

  罗田儿听说妹子病了,忙让庆儿去请太医。她本想着一同回家看望罗娇娇,却被代王拦住了。

  代王嘱咐吴太医好生给罗娇娇诊治,然后扶着罗田儿回到了寝宫。

  “夫人已经身怀有孕,不易接触生病之人。”代王的话,罗田儿自然明白,可是她的心里很不安稳,面上便显露出来了。

  “这个罗毅!平时看起来挺精明强干的一个人,怎么这件事做得如此糊涂!”

  代王回到御书房后气得在地上来回踱着步子,根本无心批阅奏章。

  刘内侍得知此事,立刻向薄姬禀报。薄姬便着人请了薄郎君前来劝慰代王。

  薄郎君刚进了御书房,就被代王一把拉住了。

  “你替本王处理好这些奏章!”

  代王不等薄郎君开口说话,人已经到了御书房外,他的心思全在他的未出世的孩子和妻子的身上了。

  薄郎君看着昏暗灯光下的那堆各郡上书的书简,不由得摇头叹息。

  “罗娇娇啊!你这一病,可是给许多人添了麻烦!”

  薄郎君无奈地皱着眉头开始批阅起来。直到子时,薄郎君才昏头涨脑地走出了御书房。

  刘内侍亲自提着灯笼送薄郎君出宫。薄郎君上了马车,心里不免想起了那个生病的小人儿!

  我是不是该去瞧瞧她呢?薄郎君有些心神不宁起来。罗毅向来稳重,要不是罗娇娇病得厉害,他也不至于冒着忌讳去求王妃请吴太医。

  薄郎君思及至此,更加地想去探望罗娇娇了。可是这大半夜的实在是不方便,他只好回到府邸睡觉。

  薄郎君辗转反侧,一夜无法成眠。上早朝的时候,他忍不住打起了哈欠。

  代王已经听刘内侍禀报过了,以为薄郎君睡晚了才如此,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不予追究他的大不敬之罪。

  散朝之后,薄郎君也听到了有些大臣对他颇有微词。他出宫上了马车之后,便打起了盹儿。

  姜钰把马车停在府门口半天也不见薄郎君下马车,只好掀开车帘查看。

  薄郎君这才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姜钰道:“你候在这里!我换身衣服,然后去罗府!”

  罗府后院闺阁内,吴太医正在为罗娇娇诊脉。

  罗毅看着女儿消瘦的脸颊,心情越发的不好起来。

  吴太医看完诊对罗毅说罗娇娇的病症乃是心脉郁结,肝火旺盛所致,外加上天气寒凉,寒气入侵体内,寒热相冲,因而不易好转。

  程潇怀揣着吴太医开的方子刚出府门,就看见薄郎君下了马车。他拱手施礼后,便欲去抓药。

  “慢着!方子给我看看!”薄郎君伸出手看着程潇。

  程潇犹豫片刻,从怀中掏出方子递给了薄郎君。

  “这是什么奇怪的病症?”薄郎君完全看不明白吴太医所开的药方了。

  “奴家还赶着去抓药!”程潇见薄郎君看着药方的单子发怔,不得不提醒他。

  薄郎君把方子还给了程潇,带着满腹的疑惑进了罗府。

  罗毅正送提着药箱的吴太医向府门走去,迎面看到了薄郎君走过来。

  大家依例见礼!薄郎君说他是来替薄姬探望罗娇娇的。

  罗毅听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吩咐身后的辛管家陪同薄郎君前去。

  丽儿在外间透过窗户看到薄郎君走来,赶紧进内室禀报。

  罗娇娇病的一半是因为她和薄郎君之间的情感纠结而致。所以,她听闻薄郎君来了,不由得咳嗽的更厉害了。等她好不容易止了咳,刚说了一句:“不见!”薄郎君已经迈进了内室,听见了她的话。

  “莫不是得了见不得人的病症,不敢见人了?”薄郎君没好气地道。他本来是好心好意地前来探望,却之得了两个字:“不见!”还碰巧被他听在耳里,他能不气吗?

  “见了你更好不了了!”罗娇娇一不小心说了实话。

  “难不成你是相思成疾?”薄郎君走到床边皱着眉注视着面容憔悴的罗娇娇。

  只不过几日不见,怎么就瘦了这许多?薄郎君嘴上绕着,心里却是不舒服起来。

  “思你个头!我累了!要休息!咳咳!”罗娇娇咳得喘了起来。

  “丽儿!拿水来!”薄郎君急了,坐在床边拍着罗娇娇的后背叫道。

  丽儿赶忙倒来了温水。薄郎君亲自端给罗娇娇喝。

  罗娇娇喝了水,感觉嗓子松快多了。她躺在了枕头上,虚弱地闭上了眼睛。

  “我死不了!你赶紧走吧!我爹若看到你……”罗娇娇的话还未说完,就听见丽儿的声音在外间响了起来。

  “见过老爷!”

  薄郎君赶紧起身,拉上了半边帘幔,退后两步。

  “小女的闺房浊气重,莫污了薄议曹的身子!”罗毅把“闺房”二字说得很重。

  “以后罗府再有事,我可以代劳,罗户曹就不必惊扰王妃!她毕竟有了身子,经不得事儿!”薄郎君的话不轻不重,说得罗毅哑口无言。

  薄郎君拂袖离去,心中气恼罗氏父女,不免步子走得急了些,险些撞上了一个人。当他看清此人面目时,更是气儿不顺了。

  “薄郎君!你莫不是被人赶了出来,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哪?”来人正是杨子胜。

  薄郎君见辛管家在旁,所以并未与杨子胜搭话,而是匆匆地走出了罗府。

  姜钰见自己的主子从罗府大门出来时脸色铁青,便知他在罗娇娇那儿受了气。他小心翼翼地侍候薄郎君上了马车,然后赶车往回走。

  薄郎君坐在车子上,将身子靠在后车板上。他觉得自己的头有些发胀,不禁用手揉着额头和眼眶。

  我这不是自己找晦气么?薄郎君越想越恼。可是他一想到杨子胜去了罗府,他的头居然痛得厉害起来。

  杨子胜来到了罗娇娇的闺阁门前站住了脚。他看到罗毅正从罗娇娇的屋子里走出来。

  罗毅见走了一个薄郎君,又来了一个杨子胜,心中不胜烦闷。他当下也没给杨子胜好脸色。

  “小女还未出阁!请杨郎君自重!你的心意罗某记下了,若你没什么事儿,就请离开吧!”罗毅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

  怪不得薄郎君那般脸色,想必也没讨得这老顽固的欢心!杨子胜倒是个活络之人。他向罗毅施了一礼道:“伯父教训得是!子胜唐突了!”

  杨子胜虽然没见到罗娇娇,但他倒是体面地离开了罗府。这倒是比薄郎君强了许多,没有他那般回到府里自个儿也病倒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