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44章 乱了心扉
    瑶池青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十里荷塘,碧色连天。

  罗娇娇看着面前一望无际的荷塘,不禁将头探出了车窗外。

  一阵风吹过,乱了罗娇娇的发丝,吹皱了水波,拂动了犹如绿色裙摆的菏叶。

  几朵粉色的荷苞探出头来,粉嫩的如女孩的脸。她们含羞地点着头,拖着随风摇曳的绿色裙摆,展示着自己动人的风姿。

  马车停靠在了荷塘的场院里。正在剥着莲蓬的秋翁祖孙看到有客人来了,便停了手。

  姜钰放置好马凳,薄郎君起身走下了马车。罗娇娇被荷塘的美景所陶醉,兴致勃勃地跟在薄郎君的身后。

  秋翁一看来人的衣着,便知不是寻常之人。他拉着孙子给薄郎君行礼。

  “准备一桌酒菜!”薄郎君说罢,转身走上了木栈道。

  罗娇娇接过秋翁递给她的红伞,跑上了栈道。

  姜钰留在场院里,帮助秋翁准备酒菜,好待主子和罗娇娇赏荷回来享用。

  日阳明晃晃地射在荷塘里,远处的水面程亮起来。

  罗娇娇举着伞走在薄郎君的身侧。她的个子虽然不算矮,但和薄郎君高大的身材相比就显得十分的娇小了。

  “太累了!你拿着!”罗娇娇把伞放在了薄郎君的手里。

  薄郎君只是看了一眼手中的红伞,倒是没说什么!他擎着伞缓步而行,看着这一顷碧色的荷塘,心境自然舒朗了许多。

  罗娇娇走在伞的阴影里,躲避着日阳的炙烤。

  风儿“呼”地袭来,薄郎君的伞偏了一下,长袍也随之鼓荡拂动。

  罗娇娇的发丝遮了面颊,一脚踩在了薄郎君的衣袍襟上。

  薄郎君冷不防被踩住衣襟,脚步踉跄了一下。

  罗娇娇依旧前行,不经意间撞到了薄郎君的脊背之上。

  薄郎君站立不稳,本能地以手支地。罗娇娇想拉住薄郎君,却扑到他的后背上。

  薄郎君的臂力不支,实实地摔在了木板之上。

  趴在薄郎君身上的罗娇娇彻底地蒙圈了!直到薄郎君低吼:“还不起来?”

  罗娇娇才慌忙从薄郎君的身上爬了起来。但是她的脚被薄郎君的长袍缠住,刚起身又跌了下去。可怜那薄郎君刚翻身坐起,又被罗娇娇砸在了身下。

  薄郎君瞪视着跌在他身上的罗娇娇那涨红的脸儿,竟然气不起来了。

  “对不起!我……”

  罗娇娇张着圆嘟嘟的小嘴儿结结巴巴地解释着。

  薄郎君看着罗娇娇的娇嫩的唇,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吻了上去。

  湿湿凉凉的唇突然有了熟悉的温度,罗娇娇瞪大了眼睛想推开这个轻薄之人,却发觉自己的身子软软地使不上力。

  温热的气息,涤荡在罗娇娇的脸颊之上。罗娇娇的气息也急促起来。

  “不要!”罗娇娇在呢喃。她能感受到身上之人胸脯的剧烈起伏,头搁在她的肩头,耳畔沉重的呼吸之声清晰可闻。

  “是你惹得我!”薄郎君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冲动坐了起来。

  罗娇娇脸颊滚烫,眼神迷离地躺了一会儿,然后轻声道:“今天我们只是摔了一跤!”

  薄郎君脸色绯红地将缠在罗娇娇脚上的袍子解开,然后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衫。

  罗娇娇望着薄郎君有些凌乱的发髻和俊朗的面容,心乱如麻。

  薄郎君抿着唇向罗娇娇伸出了手臂。他庆幸自己遇上了一个不纠缠于自己的女子,否则他刚才的一时情动,恐怕就得负起责任来了。

  罗娇娇并没有把手递给薄郎君。她用手臂支起身子坐了起来。

  薄郎君收回了手臂,转身走到栏杆旁看着荷塘碧色荡漾的莲叶里的一朵含苞待放的粉荷出神。

  罗娇娇坐在木板上良久才觉得自己的心逐渐恢复了平静,脸儿也不那么热了。她照着水影儿整理着自己的发髻和衣衫,然后独自沿着木栈道往回走。

  薄郎君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远去,便转头瞧着,恍惚间,仿佛荷塘里的那朵荷花移到了栈道之上一般。

  以后绝不可以发生这种事了!薄郎君在心里警示自己。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罗娇娇的时候就失去了理智。

  “郎君呢?”

  姜钰见罗娇娇一人娇喘吁吁地走了回来,便询问道。

  “后面!”罗娇娇抓起桌子上的茶碗喝了一杯茶,然后拿出手帕试了试鼻尖和额头的汗珠。

  “天儿太热!”秋翁看着罗娇娇红红的脸颊,奇怪她的伞哪里去了。

  薄郎君打着红伞慢步走了回来。他看到罗娇娇坐在桌旁喝茶乘凉,便走过去坐在了她的对面。

  姜钰给主子倒了一杯茶奉上。薄郎君边喝着茶水,边看着罗娇娇还微微泛红的脸。

  罗娇娇的眼睛盯着秋翁屋子的窗户。她已经感觉到薄郎君在看她,她那颗已经平复的心又“怦怦”地蹦了起来。

  酒菜已经上来了。菜色看起来还不错。姜钰把筷子恭敬地递给了薄郎君。

  “趁热吃吧!”薄郎君见罗娇娇没有拿起筷子,便轻声道。

  罗娇娇觉得腹中饥饿,遂拿起筷子去夹糖醋排骨,不巧薄郎君也伸筷夹住了。两个人同时收回了筷子,各自夹了别的菜吃了起来。

  姜钰见主人和罗娇娇接下来谁也不吃糖醋排骨,就拿了筷子给薄郎君夹了一块。

  薄郎君示意姜钰给罗娇娇夹一块,不曾想他竟把一盘端了过去。

  罗娇娇冲姜钰笑了一下,然后开始大吃起来。

  薄郎君嘴里吃着甜甜酸酸味的糖醋排骨,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他刚才从栈道走回来时,已经弄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只是政治利益高于一切的思想根深蒂固地左右着他。

  罗户曹虽是一介难得的清官,但是他在官场上不但没有人脉,还得罪了很多人。

  薄郎君若是和罗家联姻,门第倒是说得过去,毕竟罗娇娇的姐姐现在贵为王妃。但是从长远利益来看,这桩婚姻对于他的前途来说并无任何益处。

  姐姐薄姬可以母凭子贵,但是他却不行!就算代王许以高官厚禄,朝堂之上犹如战场,明争暗斗,没有势力迟早要被架空。他可不想沦为他人权利斗争的棋子或牺牲品。

  在回去的马车上,薄郎君端坐在车上闭着眼睛不敢看罗娇娇。

  罗娇娇也知薄郎君不会娶她,所以她也不存有奢望,但是春心萌动的她已经乱了分寸。她喜欢薄郎君是不争的事实。她也看出了薄郎君对她有意。

  我该怎么办呢?罗娇娇一时间没了主意。她直到下了薄郎君的马车走进罗府时,她的心里也如一团乱麻般的无所适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