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43章 牵扯不断
  代国的六月天,气候宜人,花草葳蕤,树木繁茂。

  罗娇娇坐在窗前无心欣赏院中的景致,只等候着爹爹下朝回来。她迫切地想进宫去探望姐姐。

  “主子!这是今春的新茶!”丽儿煮好了茶端到了罗娇娇的面前。

  罗娇娇拄着下巴的手放了下来。她趴在桌子上微微提起茶盖望了一眼茶杯里的茶叶尖儿。

  茶水呈现出淡淡的绿意,芽尖儿轻浮其上。杯口四周不断地溢出茶香气。

  “丽儿!你教我怎么烹茶吧!”罗娇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

  “出了一趟门,倒底是长了见识!”罗毅欣慰地走进了屋子里。

  “爹!进宫的牌子给我!”罗娇娇看见父亲,欣喜地站了起来。

  “牌子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答应爹爹不得去寻窦氏的麻烦!”罗毅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严肃地看着自己的小女儿。

  “行!快给我!我不去找她算账就是!”罗娇娇拉着父亲的衣袖,去翻找进宫的令牌。

  “可说话算话?”罗毅还是不放心,怕自己的小女儿再生出事端。

  “放心吧!只要那薄郎君不偏心、护短!我是不会惹事的!毕竟脑袋只有一颗!”罗娇娇终于从父亲的手里夺下了进宫的令牌。

  罗娇娇立刻让丽儿帮她梳洗打扮起来。罗毅知道自己再多说无益,便摇头叹息着走了出去。小女儿的性子像极了他自己,这是他一直引以为自豪的事儿,同时也是他最担心她因此丢了性命。

  罗毅虽然性子刚正不阿,但是他为官多年,自然懂得如何自保。可是罗娇娇不同,她简直就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

  薄郎君虽然救了罗娇娇几次,似乎对她也有些情意。可是罗毅深知宫闱和官场内幕,感情在政治利益面前,简直就不值一提!

  罗娇娇收拾停当,便让程潇赶着罗府的马车送她到宫门口。

  宫门的守卫认得罗娇娇,只粗略地看了令牌就放行了。

  罗娇娇急匆匆地去了姐姐的寝宫。罗田儿见到了自己的妹子,也算是放下心来。她拉着罗娇娇的手进了内室。

  庆儿跟了进来,却被罗娇娇推了出去。她说她要和姐姐说说体己的话儿。

  庆儿毕竟是婢女身份,所以她只能去御书房寻找代王去了。

  罗娇娇知道姐姐还剩五年左右的寿限,心里难过却又不能言明,只是跟姐姐说些小时候的事儿,逗姐姐开心。

  代王默默地走了进来。他已经听到罗娇娇与自己的妻子间的谈话内容。他自然明白罗娇娇的心思,所以他来了好一会儿才进了内室。

  “见过王上!阿姊!娇娇走了!”罗娇娇冲代王施礼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阳光明晃晃地照在皇宫的甬道上。罗娇娇却觉得天有些沉闷,让她透不过起来。一种烦躁的情绪涌上心头,使得罗娇娇看什么也不顺眼。

  她打翻了一个小内侍手里捧着的金盏,掐掉了道边盛开的鲜花,就连头顶的树叶也被她一把把地揪下。

  薄郎君的人自从罗娇娇一进宫就盯着她了。当探子将此事禀报给薄郎君时,薄郎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人出宫了么?”

  “已经离开了,属下才敢来回禀!”探子拱手道。

  “知道了!下去吧!”薄郎君望着窗外翠色喜人的树抬腿走出了薄姬的茶房。

  薄郎君走过宫中的甬道时,看到一个宫人正在扫地上的叶子。

  “这树又没惹到谁,却平白无故地遭了殃!”那个宫人边打扫边不满地自言自语。

  “管住自己的嘴!不然遭殃的可就不止这树叶了!”

  “小人该死!”那宫人见是薄郎君,立刻伏地叩头如捣蒜。

  薄郎君拂袖向宫门外走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扫地的宫人说那番话。难道就因为树叶是罗娇娇揪下的,而他只是不想听到有人说她一点不是吗?

  薄郎君上了马车,坐在车里还在想着这件事。我是不是对她有意了呢?薄郎君越想越心烦气躁起来。

  薄郎君强迫自己不去想罗娇娇,可是她的样子犹如刻在了他的脑海里一般挥之不去。

  风吹开了薄郎君马车窗上的帘幔,一个粉色的灵巧身影从车旁闪过。

  阿娇?薄郎君掀开帘幔向窗外仔细看去,前面不远处立在一棵树下的女子正是扰乱他心神的罗娇娇。

  “停车!”薄郎君低声道。

  姜钰将马车停在了街边。他正纳闷自己的主子怎么忽然要停下马车,一转头瞥见了杨子胜正手持扇子和罗娇娇在一棵树下说着什么?

  罗娇娇出了皇宫后,坐着马车路过街市就下来了。她吩咐程潇先回去,自个儿在街市上闲逛起来,不曾想就遇到了杨子胜。

  杨子胜有些日子不曾看见罗娇娇了。这次在街市上偶遇,他自然是欣喜异常。他发现罗娇娇似乎和以前不大一样了,她的眉眼间似乎有了成熟女子的神情,增添了一抹别样的韵致。

  罗娇娇看到杨子胜有些意外。她本打算打声招呼就各有各的路,可偏偏那杨子胜却缠住她问东问西,还说要带她去西乡酒楼吃烤鸭。

  “罗小娘!你不是要我带你去十里荷塘赏荷么?我说怎么让我等了半天,原来你在这儿!”

  薄郎君的突然出现,使得杨子胜大为恼火。他愤愤然地看向罗娇娇。

  罗娇娇一瞬间心思百转。比起被杨子胜纠缠着,她到宁愿和薄郎君去荷塘散心。

  “只是和杨郎君偶遇,我们走吧!”罗娇娇已然看到了薄郎君的马车停在街边,便走了过去。

  薄郎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他瞥了一眼脸色黑沉的杨子胜,转身走在了罗娇娇的身后。

  “薄昭!你休要得意!我想要的女人,不会轻易放手!”杨子胜握紧扇柄,站在树荫里咬着压根在心里怒道。

  罗娇娇和薄郎君先后上了马车。姜钰呆立片刻,然后坐上马车拿起了马鞭。

  “去西郊十里荷塘!”

  薄郎君瞥了一眼坐在身边一言不发的罗娇娇吩咐姜钰改道西郊。

  罗娇娇自从回到罗府,就在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与薄郎君有任何瓜葛,可偏偏天意弄人,她又上了薄郎君的马车。

  这个该死的杨子胜!罗娇娇把心里怨怼都怪在了杨子胜的头上。

  “看来你是真的不喜欢杨子胜!记得还我这个人情!”薄郎君瞅着罗娇娇脸上阴晴不定的神色调侃道。

  “我陪你赏荷,自此两不相欠!”罗娇娇转头看向了车窗外。

  “好!”薄郎君费力地说了一个“好”字!既然不想娶她,就不要招惹她罢!

  薄郎君在心底暗暗地琢磨着,不过他竟然有种心痛的感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