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41章 贫民 生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晨曦透过窗户洒落在屋内的地面上,三个疲累的年轻人依旧沉睡着。

  老郎中走到屋门口望了望,然后摇摇头背起竹筐去采草药了。

  姜钰听到脚步声,从地上的草垫子上一跃而起。他走到屋门口,看到了老郎中的背影消失在远处。

  薄郎君微微睁开眼睛,瞥了一眼立在门口的姜钰,然后又合上了眼眸。

  姜钰在菜地里摘了菜叶去了厨房。躺在床上的薄郎君嗅到了饭菜的香味儿坐了起来。

  “醒醒!”

  薄郎君穿上鞋袜,走到罗娇娇的床边捏住了她的鼻翼。

  “别闹!丽儿!让我再睡会儿!”罗娇娇抓住了薄郎君的手腕翻转身子继续睡觉。

  薄郎君想抽出手臂,却被罗娇娇抓得紧紧的。他干脆提着罗娇娇坐了起来。

  “你干嘛?”

  罗娇娇睁开朦胧的睡眼看了半天,才发现她面前立着的人是薄郎君。

  “吃饭!”

  薄郎君望着罗娇娇憨态可掬的惺忪睡眼和微垂的发髻轻轻地道:“没闻到饭菜的香味么?”

  “吃饭!”罗娇娇突然间睁大了眼睛,松了手去穿鞋袜。她那双明亮的水剪眸子一闪,粉嫩的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笑容。

  薄郎君不禁瞧得呆了。直至罗娇娇迈步走向屋门口时,他才出手拉住了她的胳膊。

  “你就这么出去?”

  “噢!我忘了!”罗娇娇抓起衣裙赶紧套在了身上。

  姜钰给薄郎君和罗娇娇二人盛好了菜粥,放到了他们的面前。

  罗娇娇一看是菜叶粗碴子粥,不由得捧起碗大吃起来。

  薄郎君却迟迟不动筷子。他从来也没吃过这粗劣的食物,所以皱起了眉头。

  “我实在找不出其他食物了。郎君就将就一下可好?”姜钰立在一旁不安地道。

  “快吃!回去就吃不到了!”罗娇娇咽下一口粥饭说道。

  薄郎君这才端起碗,拿起筷子撮了一小口放在了嘴里。一种青菜和谷物原始的鲜香味道使得他胃口大开。

  罗娇娇吃了两碗后,抹抹嘴角笑了。薄郎君却半碗还未吃完。

  “伯伯!吃饭了!”

  罗娇娇听见篱笆门打开的声音,回头一看,老郎中背着一竹筐的药草进到了院子里。她帮着老郎中拿下后背上的竹筐。

  姜钰给老郎中盛了一碗菜粥。老郎中看了看姜钰说:“这娃子不错!”

  “您老说笑了!我只是个下人!”姜钰把筷子递给了老郎中。

  “在我这里可不分什么上下!”老郎中笑着端起了饭碗。

  薄郎君虽然听不惯老郎中的话,倒也没说什么?人家毕竟给他治了伤。

  “你的脚好一好再走吧!”老郎中出言留客。

  “那就再叨扰一日。”薄郎君刚想施礼,突然想起老郎中不喜欢繁文缛节,所以又拿起了筷子继续吃饭。

  姜钰拿起井边的木盆要洗衣服。罗娇娇便向老郎中借了衣服穿在身上,把换下来的衣裙统统扔到了姜钰盆里。

  姜钰拿着棒槌抬头瞧了罗娇娇一眼。罗娇娇冲他拱了拱手,做了一个鬼脸。

  “你自己的衣服怎么能让姜钰洗?”薄郎君倒了一杯茶质问罗娇娇。

  “我从来也没洗过衣服。”罗娇娇拿过薄郎君手里的茶杯喝了口茶道。

  “是谁说做贫民什么饿不死之类的话来着?”薄郎君开始翻小账了。

  “过来帮忙晒药草!”老郎中向罗娇娇二人喊道。

  “走吧!贫民!”罗娇娇调皮地点了一下薄郎君的脑门跑开了。

  薄郎君摸了摸自己的脑门,看着已经跑到老郎中身边的罗娇娇竟然笑了一下。他这神情碰巧被姜钰一抬头看到了。

  郎君莫不是真的喜欢上了罗小娘?姜钰的心里有些酸酸地不得劲起来。他也喜欢罗娇娇这种性子的女孩儿。

  郎君怎么会喜欢罗娇娇这种女人呢?一定是自己弄错了!姜钰拿着棒槌一下一下地捶打着盆里的衣物,眼睛却呆呆地看着前面。

  薄郎君的学识渊博,粗通医理,但对药草的见识仅限于书册和典籍之中的内容。

  老郎中边晒药草,边和罗娇娇谈论着药草的名称和功效。

  薄郎君默默地记在心里,遇到与书中所注疏的有出入的地方,便虚心求教。

  “世人都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你好像与他们不一样!”

  老郎中的这句话,薄郎君听着很受用,他的眉宇间露出了笑意。

  “看把你美的!”罗娇娇瞥见了薄郎君的表情,边出言讥诮。

  “世人都喜欢听好话!你难道不愿意听?”薄郎君并不以为然地道。

  “别人可以,你不行!阿谀奉承的话听多了,你恐怕会更加的自以为是,狂妄自大了。”罗娇娇说完就跑开了。

  薄郎君闻言一怔。这罗娇娇竟有如此的见地,实在是他所没料到的。

  罗娇娇的父亲罗户曹是个清官,她耳濡目染地学了不少。只是罗娇娇平日里顽皮,做事大大咧咧的,所以给人的印象便是肤浅的形象。

  “姜钰!就你这洗衣服的速度,我们明天还走得了吗?”罗娇娇看到姜钰无精打采地捶打着盆子里的衣物,不禁奇怪地叫道。

  “你又不会洗衣服,催他作甚?”薄郎君觉得让一个男子洗衣服本来就不该,这罗娇娇还不知好歹的凑到人家面前说风凉话。

  “你难道会洗?”罗娇娇反唇相讥。

  “这有何难?”薄郎君看了看姜钰的洗衣动作挑了一下眉头。

  “那我们自己洗吧!”罗娇娇一把夺下了姜钰手里的棒槌,坐在了他身边的矮木凳上捶打起衣物来。

  “还是我来洗吧!”姜钰要抓住了罗娇娇的手劝道。

  “怎么?你不来?”罗娇娇抻着脖颈望着立在架子旁的薄郎君。

  薄郎君话已出口,不好收回,只能走到姜钰的身旁让他起来。

  “郎君!这不是您做的事儿!”姜钰死活不肯让开。

  “起来!”罗娇娇和薄郎君一起指着姜钰叫道。二人说完也都愣住了。

  “行!你们洗吧!我看着!”姜钰起身站在了一旁。

  薄郎君挽起了衣袖,然后冲姜钰伸出了手臂。

  姜钰赶紧又去拿了一根棒槌递给薄郎君。薄郎君学着罗娇娇的样子开始捶打衣物。他们二人越打越快,最后将水盆里的皂角水溅起,弄湿了彼此的衣服才停手。

  “算了!我来吧!”姜钰见二人站了起来,抖着衣服上的水,便走过去坐在木盆前拿起了棒槌。。

  “你们两个若是闲大了!就帮我提水浇菜!”老郎中站在自己的屋门前慢悠悠地说。

  “浇菜?这个应该不难吧!”罗娇娇斜眼瞅着薄郎君揶揄道。

  我怎么就跟她杠上了呢?薄郎君一脸的悔不当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