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40章 噎人红薯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篱笆门虚掩,四边的菜畦郁郁葱葱。

  “老郎中!罗小娘来看您了!”

  罗娇娇推开了篱笆门,带着薄郎君二人进了院子。

  “是阿娇吧!”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出现在屋门口。他的白发随风扬起,脸上堆着笑意。

  “伯伯!”罗娇娇鼻子一酸,眼泪便下来了。

  “娇娇啊!伯伯无能!解不了你姐的毒!”老郎中擦了擦眼睛,抱住了扑到他怀里的罗娇娇。

  罗娇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起来。

  “孩子!总有办法的!不哭了!”老郎中轻轻地拍了拍罗娇娇的后背。

  “嗯!”

  罗娇娇擦去了脸上的泪水,然后把薄郎君主仆介绍给了老郎中。

  薄郎君主仆二人冲老郎中施礼。老郎中注视了一会儿薄郎君道:“进来让我看看你的伤。”

  姜钰扶着薄郎君进了老郎中的屋子里一看,四面墙上都搭着几层架子。架子上摆满了各种药材。

  老郎中坐在了床榻上。他示意薄郎君坐在榻旁的树墩上。

  姜钰帮着薄郎君褪去了上衣。罗娇娇背过身子,走向对面的架子旁看着上面的药草。

  “这刀口不浅!幸好没伤及筋骨。”老郎中按了按薄郎君的伤口。薄郎君咬着牙,忍住痛没吭声。

  “阿娇!把右面矮柜里的那个蓝色瓷瓶拿来!”老郎中向罗娇娇喊道。

  罗娇娇走到矮柜旁拉开了柜门。柜子里有许多药瓶。她看到了一个巴掌高矮的蓝色瓷瓶,便伸手拿了出来。

  姜钰走过去拿在了手里,然后送到了老郎中的手上。

  老郎中打开瓷瓶,用一片白色的羽毛蘸了里面的药膏涂抹在了薄郎君肩背的伤口处。薄郎君觉得伤口一阵清凉,感觉舒服多了。

  “多谢!不知您可有什么药膏可以治脚底水泡的?”薄郎君脚底实在是难受的紧,不得不开口讨要药膏。

  “身子金贵,何苦走这一趟!让娇儿讨了药回去,岂不省事?”老郎中把手里的药膏放在了薄郎君的手里道。

  “可会留下疤痕?”姜钰担心地询问。

  “去拿最小的白色瓷瓶,晚上睡觉前涂抹在伤口处即可!”

  老郎中的话还未说完,罗娇娇已经将那小瓶药膏拿了出来。

  “隔壁的屋子里有两张床铺,你们去吧!”老郎中闭上了眼睛。

  姜钰扶起了薄郎君,待要施礼时,却被老郎中制止了。

  “山野之中,无需多礼!”

  罗娇娇拿着瓷瓶先走出了老郎中的屋子。三个人进了另一间屋子里,两张床铺中间有一个床头柜。柜子上有一套茶具。

  “哎!累死我了!”

  罗娇娇把手里的白色瓷瓶放到了姜钰的手里,然后扑到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姜钰扶着薄郎君坐在了另一张床铺之上。他脱下了薄郎君的鞋袜,心痛地看着薄郎君脚底的水泡。

  “属下去给您烧水泡脚!您先躺一会儿!”姜钰帮着薄郎君脱了外衣,然后给他盖上了被子。

  薄郎君躺了一会儿,然后扭头看向罗娇娇。罗娇娇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莫非她真的睡着了?薄郎君转头看向屋子的棚顶暗自寻思着。

  姜钰端来了冒着热气的木盆放在了薄郎君的床边。

  薄郎君微微侧身坐起,用脚尖试了试水温。水温热适宜,薄郎君把脚放在了盆里。

  姜钰帮着薄郎君洗净了脚,然后给他上了药。

  薄郎君的困意上来了,人挨着枕头就睡去了。

  姜钰在烧水的炉灶里烤熟了红薯。他用木托盘盛了,端进了屋子里。

  “哇!烤红薯!”

  姜钰刚把红薯放在了桌子上,罗娇娇就睁开眼睛一骨碌爬了起来。她坐在了桌旁开始吃了起来。

  姜钰唤醒了薄郎君时,桌子上只剩下三根红薯了。

  “这能吃吗?”薄郎君坐在床边看着罗娇娇给他剥了一半皮的红薯问道。

  “你没吃过?来!尝尝!”罗娇娇把红薯放在了薄郎君的手里。

  薄郎君突然被热红薯烫了手指头,差点就扔掉了那红薯。幸亏罗娇娇反应快,一伸手给接住了。

  “你要是成了贫民百姓,非得饿死不可!”罗娇娇吹了吹红薯,然后递给了薄郎君。

  薄郎君用两根手指头捏住红薯看了半天才咬了一小口。

  “嗯!不错!”薄郎君也是饿得狠了,觉得味道还不错。

  “郎君这么高贵的人儿,怎么会沦为贫民?”

  姜钰看着走回桌旁,正在剥地瓜皮的罗娇娇怼道。他的话音刚落,嘴巴便被罗娇娇手里的地瓜给塞住了。

  “谁说得准呢?我听说吕后已经杀了四位王爷了!”

  “咳咳!”

  正在吃地瓜的薄郎君被罗娇娇的话给噎着了。他捂着嘴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哎呀!我就是说说而已!”罗娇娇跑到床边拍着薄郎君的后背笑道。

  “别!别拍了!疼!”薄郎君好不容易止住了咳,推开了身边的罗娇娇。

  “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有伤在身!”罗娇娇歉意地回到了自己的床边坐下了。

  姜钰给薄郎君倒了杯热水。薄郎君喝了两口就放下了。

  “你还不睡么?”薄郎君还要涂抹不留疤痕的药膏,却见罗娇娇坐在床边看着窗出神。

  “你们不睡,我怎么脱掉这一身衣服?”罗娇娇原来也在等薄郎君二人睡着了再脱衣服睡觉。

  “姜钰!”薄郎君转过身子道。

  姜钰干脆走出了屋子,立在了门外。

  “别转过来啊!”

  罗娇娇快速地脱了衣服,钻进了被子里。

  薄郎君坐了半天也不见罗娇娇出动静,便转身看去。罗娇娇早已经睡熟了。

  “姜钰!上药!”薄郎君没好气地冲屋门口叫道。

  姜钰走进屋子,帮着薄郎君脱了衣服涂抹药膏。他欣喜地发现他的主子的伤已经不那么红肿了。

  这老郎中的药膏这么管用,等走的时候多讨要点,以备后患!姜钰看着手里的药膏露出了笑容。

  “衣服!”薄郎君发现姜钰晾着自己不管,只盯着药膏笑,心下觉得自从罗娇娇出现以后,这姜钰也变得不一样了。他不但话多了起来,做事也变得感情用事了。

  姜钰赶紧替薄郎君穿好中衣,扶着他安枕。

  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了屋子里。薄郎君望着盛着星月的夜空,心也空前的宁静起来。

  罗娇娇的话盘旋在他的脑海里,使得他更加坚定地要扶持代王上位。

  代王仁厚,可以宽待公侯将相,而其他诸王未必如此。

  想到这儿,薄郎君面上露出了微笑。谁人不希望有这样的主儿来统领江山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