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39章 知其心意
  代郡山草木茂盛,山势陡峭。

  薄郎君的车马停在了山下。他仰头看着这并无路径的山皱起了眉头。

  “以你的功力,就算折了一条手臂,也能上得去!”罗娇娇自然瞧见了薄郎君不快的脸色。

  “郎君从未爬过山!”姜钰倒是不避讳罗娇娇。

  “不愧是金笼子里的金丝雀!”罗娇娇拔下了头上的珠花和簪子收好。

  “怎么讲?”薄郎君转头瞪视着罗娇娇。

  “好看不中用!”罗娇娇故意拖长了嗓子道。

  姜钰听了刚想乐,就被薄郎君给瞪回去了。薄郎君甩了一下袍袖,抬腿向前走去。

  “你的袍子得脱下来!”罗娇娇疾步赶上了薄郎君,一把抓住了他的袍袖。

  “松手!”薄郎君的肩膊吃痛,涨红了脸叫道。

  “不能穿袍子!万一被树枝刮住就危险了。快脱下来!”罗娇娇麻利地脱下了薄郎君的外袍扔给了姜钰。姜钰将袍子送进了车里。

  “还看什么?”薄郎君见罗娇娇盯着他身上的衣服看,不禁后退了两步。

  “你这身衣服也不成!”罗娇娇摇摇头道。

  “你别乱来!”薄郎君见罗娇娇抬起手,不由得又倒退几步。

  “姜钰!有没有裙裾宽大一些的衣服?”罗娇娇看向姜钰。

  “我倒是有一身,不知郎君是否嫌弃!”姜钰边说边看向薄郎君。

  “他穿这一身直裾衣裙爬山,衣服废了不说,从山上掉下来怎么办?还不拿你的衣服来?”罗娇娇掐着腰望着姜钰。

  姜钰赶忙取了自己的衣裳过来请他的主子换上。

  薄郎君看着姜钰手里的衣服,半天才接在手里。他上了马车对姜钰说:“还愣在干嘛呢?过来帮忙!”

  “不是!刚才你的衣服……”姜钰说着看瞪大眼睛看向了罗娇娇。

  罗娇娇的脸“呼”地热了起来。她转身用手扇着风,装作没事儿人一般。

  姜钰帮着薄郎君换好衣服,然后二人走向罗娇娇。

  罗娇娇一回头愣住了。薄郎君却有些局促不安起来。他可是第一次穿下人的衣服,哪儿都不得劲!再被罗娇娇这么盯着看,他觉得连路都不会走了。

  没想到他穿这粗布衣衫也这么帅!罗娇娇清了清嗓子道:“跟紧了!”

  薄郎君和姜钰跟在罗娇娇的身后开始爬山。纵使他们一身功夫,也爬的满头是汗,气喘吁吁了。

  “行了!歇会儿吧!”罗娇娇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坐在了半山腰的一块儿岩石上。

  “山这么大,就没有一条路可以走?”薄郎君小心翼翼地立在一块突兀的石头上向四处张望着。

  “有!可就是去不了郎中那里!”罗娇娇用手扇着风,眯起眼睛看着头顶的日阳。

  就这么个速度,今晚恐怕要宿在老郎中的家里了。罗娇娇瞥了一眼身上粘了尘土的薄郎君,心里暗暗地道。

  薄郎君只能用一只手臂爬山,身上自然免不了碰到岩石上的泥土。他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纤长手指,可是第一次摸这带着泥土的岩石。

  罗娇娇却和他不同。她虽然也生长在官宦之家,但是他的师傅山晨经常带她到山林里练功。她这爬山的本事也是那时候练出来的。

  “走吧!不然一会儿晒糊了!”罗娇娇说罢,继续向上爬去。

  “一个郎中住这么险要的地方做什么?”

  薄郎君的脸几乎贴到了岩石上,脚下便是深谷,一不小心便会粉身碎骨。

  “隐居之人,自然不想被他人烦扰!”

  罗娇娇也曾问过她的父亲罗毅这个问题。他的父亲就是这么回答的。

  罗毅虽然身手不如自己的女儿,但他带着钩索爬山,自然是省却了不少力气。

  “当心!”

  薄郎君看到罗娇娇踩滑了一块石头,不由得惊叫道。

  罗娇娇敏捷地抓住了一棵倒挂的松树,总算有惊无险。她踩落的那块石头顺着山岩滚落下去,无声无息地跌落深谷之中。

  “早知道这么险要,就备好了绳索再来!”姜钰有些懊恼地说。他一直跟在薄郎君的下面,一心保护着他的主子。但如果真的出现什么状况,他恐怕也无法保证真的能护住主人。

  日上中天之时,汗流浃背的薄郎君三人总算爬到了山顶。

  他们坐在岩石上喘息着,向下望了望深谷,皆不由得胆寒。

  “你是为了你姐来的吧!”薄郎君缓缓地开口了。

  “是!”罗娇娇倒是毫不隐瞒地道。

  “郎君!你明知她……”姜钰心里有气,却不便冲罗娇娇发火。

  “是我隐瞒她在先!”薄郎君道出了缘由。

  “就算是这样!您也不该冒险!”姜钰不满地瞅了罗娇娇一眼。

  “这山我爹都能爬得上来!”罗娇娇撇了撇嘴儿道。

  “可是郎君受了伤!万一掉下去,岂不是……”姜钰终于发作了。

  “他不是好好地上来了嘛!”罗娇娇起身向左边的林子里走去。

  “你简直不可理喻!”姜钰气得指着罗娇娇大叫。

  “行了!好男不和女斗!走吧!”薄郎君拍了拍姜钰的肩笑了笑。

  林深树密,遮蔽着日阳,倒使得罗娇娇三人凉快了许多。

  薄郎君主仆跟着罗娇娇一直在林中前行,直走得腹中饥饿,口渴难耐,也不见她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林子没有尽头么?”薄郎君忍不住开口问道。

  “快到了!暂且忍着点吧!”

  罗娇娇何尝不渴不累呢?可是她却想早点见到那位老郎中,也好问问姐姐的毒怎么才能解。

  “你爹恐怕早就来过了!”薄郎君实在是疲累得紧,不得不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罗娇娇的步子一顿,满心的期望瞬间化为泡影。

  “你怎么不早说?”罗娇娇转身怒视薄郎君。

  “你想为你姐做点事儿!我怎么好阻拦!”薄郎君倚着一棵树站住了脚。

  “回去!”罗娇娇气得一跺脚,往回便走!

  “拦住他!”

  薄郎君觉得自己的胳膊隐隐作痛,脚底也不舒服至极。

  姜钰伸手拦住了罗娇娇。罗娇娇转身看向薄郎君。

  “我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从未吃过这种苦头!”薄郎君手抚伤臂蹙着眉头望着罗娇娇。

  “哼!”

  罗娇娇一跺脚,反身继续前行。姜钰扶着薄郎君跟紧了罗娇娇。

  林子里渐渐地暗了下来,不时地传出鸟兽的叫声。

  一阵水流声在耳畔响起,薄郎君看到了一座木桥。

  终于走出林子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划过薄郎君的心底。

  罗娇娇已经跑上了木桥。桥的那边是个篱笆院。院子里有两座屋宇。一盏红色的灯笼在山风中飘摇。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