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38章 情意渐浓
  城隍庙已破败不堪,毫无香火气息。蛛网密结,灰尘堆积,阴暗潮湿。

  姜钰燃了柴火,才请薄郎君和睡眼朦胧的罗娇娇下了马车。

  此处已是太原郡境内,虽已是六月天气,但早晚温差较大。庙里虽燃了火堆,仍然使人感到寒凉。

  姜钰用剑砍了树枝,搭了床铺,从车上抱下被褥铺陈好。

  薄郎君和罗娇娇坐在上面烤着火,吃着干粮。

  火光映红了薄郎君的脸,罗娇娇发现他英俊的眉宇间有着一抹淡淡的忧虑神情。

  薄郎君的肩膊肿胀的难受,不经意间蹙了一下眉头,左手扶了一下自己的右肩。

  罗娇娇的心弦颤了一下,一种歉疚感油然而生。他是为了自己而受了伤,这份情不知什么时候能还上了。

  “郎君!你再忍耐一天!等回到了宫中,自然有太医给您诊治!”姜钰将水温好,递给了薄郎君。

  “此事还是瞒着吧!”薄郎君不想让薄姬为他担心。

  “郎君!不妥!如若不及时医治,恐怕会留下疤痕!”姜钰一听就急了。

  “我知道一位老郎中的医术很高!他和我父亲交好,住在代郡山上!”罗娇娇不由得叫道。

  “一个方外郎中,怎么能和宫里的御医相提并论!”姜钰摇摇头,不赞成薄郎君去看其他郎中。

  “那就入了代郡,先去治伤!扶我躺下!”薄郎君的话,姜钰不敢不听。他和罗娇娇扶着薄郎君躺下了。

  罗娇娇给薄郎君盖好了被子,坐在火堆旁出神。

  姜钰告诉罗娇娇,薄姬很疼爱她这个弟弟,别说让他受伤,连磕碰都不行!

  “一个男人这么娇惯着,可不是什么好事!”罗娇娇撇了撇嘴道。

  薄郎君躺在树枝搭的床铺上很不舒服,又听到罗娇娇的这话心生气恼,却又无法反驳,只能生气地合上了眼眸。

  “皇家的人又岂是寻常人家可比?”姜钰也不高兴了。

  “有什么不可比的?世事无常,谁又能料到自己的将来呢?锦衣玉食惯了,万一遇到什么变故,没了人侍候,难不成还不活了?”罗娇娇的话使得薄郎君睁开了眼睛。他没想到罗娇娇会说出这样一番颇有见地的话。

  是我一直小瞧了她么?薄郎君望着罗娇娇在烛火映衬下动人的背影暗道。

  清晨,姜钰抱着剑倚着庙里的柱子醒来。他看到火堆快熄了,便走过去添了树枝,却看到罗娇娇枕着薄郎君的肚子睡得正香。

  这怎么可以呢?姜钰红着脸瞧着,却丝毫也无办法。他只好走出城隍庙去整理马车,准备启程。

  罗娇娇和薄郎君嗅到姜钰烤饼和肉的香味儿醒来。

  薄郎君想要坐起来,却看到了罗娇娇睁着眼睛枕着自己的腹部发呆。他瞅了一眼姜钰,愣是把自己的坏脾气忍了。

  罗娇娇反应过来后,赶紧坐了起来。她看着跳跃的火苗还在发蒙:“我怎么又躺在他的身上了呢?”

  “扶我起来。”薄郎君觉得自己的腰肢麻木,肩膊肿胀,无法起身。

  罗娇娇赶紧凑过去,小心翼翼地扶起了薄郎君。

  三个人草草地吃了干粮,然后上了马车继续赶路。

  罗娇娇坐在薄郎君的身侧不敢看他。她懊恼着自己昨夜怎么就又躺在人家的身上了。

  薄郎君却在寻思着是谁要置王妃和窦氏死地?不!确切的说,有人想借吕后的手除掉代王!

  惠王刘肥差点被吕后毒死,后献一郡方得逃过一劫。他已自顾不暇,不会有此心。

  齐王刘襄乃太祖之孙,为人正直,不像会做此事。淮南王刘长年幼……

  吕后要置代王于死地,只需一道旨意便可,无需大费周章。难道是吕氏族人之中有人觊觎皇位?

  罗娇娇是个不甘寂寞的主儿,所以她抬起头看向了薄郎君。薄郎君眯着眼睛许久不眨一下,引起了罗娇娇的好奇心。

  “想什么呢?”

  “我在想什么人会想置王妃于死地!”薄郎君转头看了罗娇娇一眼道。

  “除了窦氏,谁还不敢这么做!”罗娇娇嘟起了小嘴。

  “你杀完人,还会捅自己一刀吗?没脑子!”薄郎君在心里叹了口气。

  “好!你有脑子!那你说说看,还有谁能对我姐下毒手?”罗娇娇一气之下,质问起薄郎君来。

  “我会查清楚的!”薄郎君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嘁!就算是她,你也不敢把她怎么样!”罗娇娇扭头看向车窗外。

  薄郎君被罗娇娇无故地抢白一顿,好不气恼。

  “真没见过求人还是这种态度!”

  “守护好宫闱内外和天下子民,本就是你的本分!”罗娇娇把自己父亲的口头禅略微一改,脱口而出。

  “呵!”薄郎君居然被她气笑了。

  马车进了代郡,薄郎君便不允许罗娇娇打开车窗了。罗娇娇百般无聊之下只有闭眼睡觉了。

  马车一顿,使得罗娇娇睁开了眼睛。她看到薄郎君掀开了马车帘出去了。罗娇娇赶紧跟着走下了马车。

  一个侍卫打扮的人薄郎走过来冲薄郎君施了一礼,然后低声说了什么!罗娇娇一个字也没听到。

  薄郎君上了另一辆马车。罗娇娇也疾步走了过去。

  正在和那个侍卫说着话的姜钰见罗娇娇上了马车,他张着嘴却来不及阻止她了。

  罗娇娇掀开车帘,看到薄郎君已经解开了内衣。

  “我忘了!”罗娇娇红着脸转身就要出去。

  “我的肩背上的伤拜你所赐,这衣服也换不成!你要现在出去,姜钰他们肯定知道你看了不该看的!”薄郎君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了,请你帮我更衣。

  罗娇娇进退为难,索性心一横:“不就帮你换一身衣裳吗?澡都帮你洗了,该看的早就看了!”

  薄郎君见罗娇娇快步走过来,不由得抬头看向她。

  罗娇娇的脸儿发烧,心儿乱蹦,手忙脚乱地帮着薄郎君换好了衣裳。

  “你的也得换一下!”薄郎君把罗娇娇原来的包裹丢给她。

  “请您出去一下!”罗娇娇打开包裹,拿出了一套衣服说。

  “这好像有点不公平!”薄郎君半开玩笑地道。

  “那我去那辆马车上换!”罗娇娇抱着自己的衣服钻出了马车。

  “咦?那辆马车怎么不见了呢?”

  “夫人!郎君他……”姜钰看着罗娇娇手里拿着衣服愣愣地瞅着外面,便疑惑地询问。

  “还是外面的空气好!”薄郎君钻出了马车道。

  罗娇娇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进车内换衣服去了。

  “您的伤?”姜钰狐疑地看着薄郎君。

  “好的差不多了!”薄郎君抿紧了嘴巴。

  “那我们去哪儿?”

  “代郡山!”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