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37章 捉弄郎君
  晨曦透过林间薄雾照在马车的鎏金顶上,发出亮眼的光泽。

  抱膝倚坐在马车箱前柱上睡了一宿的姜钰突然间醒来。他跃下马车,向后振了振双臂。

  马儿也刨了刨后蹄,响了鼻儿地活跃了起来。

  薄郎君和罗娇娇同时被惊醒了。躺在薄郎君腰间的罗娇娇赶紧坐直了身子,一抹红云飞上了脸颊。

  薄郎君支着左臂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腰身麻木,愣是使不上劲儿。

  “还不帮忙?”薄郎君抟着眉头看向罗娇娇。

  罗娇娇去拉薄郎君的左手臂,却使得他本来已经欠起的身子又跌落到了褥子上。

  薄郎君一生气,想挣脱罗娇娇抓着他手臂的手,却将她拉趴在自己的身上。

  两个人脸对着脸互相瞪视了半晌。薄郎君才挑了一下眉头开口道:“难不成你想趁人之危?”

  罗娇娇慌乱地起身,却无意间按了一下薄郎君受伤的肩。

  “啊哧!”薄郎君吃痛之下出了声。

  “郎君!您无碍吧!”姜钰不敢再掀开车帘,只在车外担心地询问。

  “无碍!”薄郎君因疼痛涨红了脸,躺在车里凝视着捂着嘴跪坐在身旁的罗娇娇无奈地道。

  罗娇娇再要扶薄郎君起身。疼痛感袭遍全身的薄郎君深吸了一口气道:“别动我!还是躺着吧!”

  从未受过伤的薄郎君,这回体验到了伤痛的滋味。他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挺身而出,挡在了罗娇娇的身前。

  “我师傅去哪里了?”罗娇娇望向车窗外,想起了她的师傅山晨。

  “去给你姐寻找解药去了。”薄郎君记起了山晨临走时的警告。

  “师傅对姐姐之情依旧!”罗娇娇记起往日的事儿来。

  每逢自己和师傅练完功,姐姐都会亲自端来糕点和茶水。她和师傅也总谈得来,两人之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儿。

  “这种话不许和他人说,不然会给你姐带来杀身之祸!”薄郎君提醒罗娇娇。他的心里却在暗道:“傻小娘!你师傅喜欢的人是你!”

  “好香!”罗娇娇嗅到了烤肉的味道。

  姜钰去林子里打来了野味,正架在火上烤着,那四散的香味使得昨日未进食的罗娇娇忍不住将车窗完全打开看向篝火。

  薄郎君动了动腰身,觉得自己的肩不那么痛了。

  罗娇娇转过身来,扶他坐了起来。薄郎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然后一字一顿地道:“以后不许再压着我的身子睡觉。”

  “哼!谁稀罕哪!”罗娇娇一时间大囧,站起身来钻出了马车箱。

  姜钰把烤好的一只雉鸡递给了罗娇娇。罗娇娇刚想咬一口,却咽了口中的唾液,拿着那只烤鸡顺着车窗递向薄郎君。

  “我一只手不方便!只怕脏了这被衿。”薄郎君并未接过烤肉。

  罗娇娇没办法,只能又上了马车钻了进去。她撕下一只鸡腿,递给了薄郎君。

  薄郎君接过鸡腿瞧了瞧,然后轻轻地咬了一口。

  “这里又没有他人,你还那么斯文给谁看?”罗娇娇的话差点噎了薄郎君。

  “我自小就是这样的吃法!”薄郎君看着罗娇娇大口吃肉、满脸油花的样子,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实在是没有胃口再吃了。

  “好像还有兔肉!我去给你取点!”罗娇娇以为薄郎君不喜欢吃鸡,便转身下了马车。

  “她这以后要是嫁了他人,还不得被公婆罚死?”薄郎君手里拿着鸡腿,怔怔地想着。

  “我把剩下的半只鸡给了姜钰!来!吃兔肉!”罗娇娇将薄郎君手里的鸡腿夺下来咬在嘴里,撕了一块兔肉塞进了薄郎君的口中。

  薄郎君不得不拿出自己的手帕擦了擦嘴角的油渍。

  罗娇娇吃了鸡腿,看着薄郎君那穷讲究的样子就生了作弄他之心。她撕了一大块兔肉,正要塞进薄郎君的口中,却被他的左手抬起挡住了。

  罗娇娇的手腕一转,将兔肉按在了薄郎君的嘴上。

  薄郎君瞪着眼睛抓住了她的手。他不敢用力,怕那兔肉掉在自己的衣服上,可是嘴巴又被堵住说不出话来,那样子甭提多滑稽了。

  “噗嗤!”罗娇娇乐了起来。她的手一松,那块兔肉便落了下去。

  薄郎君的手更快,捏住了快要落在衣上的肉。

  “我出去吃了!”罗娇娇看着薄郎君那想要吃了她的眼神,赶紧溜了。

  罗娇娇刚坐在篝火旁,就看见一方手帕从马车的车窗里丢了出来。

  姜钰看到罗娇娇一脸的幸灾乐祸模样,便起身走向了马车。

  “赶路!”薄郎君听出了姜钰的脚步声,他没好气地低吼了一声。

  罗娇娇见姜钰拉着马车上了道。她扔下了手里剩余兔肉跑了过去。

  “您还是不要抛头露面的好!”姜钰见罗娇娇没有进马车里的意思,便出言提醒。

  罗娇娇想了想,转身进了马车里。薄郎君的左手搭在车凳上,一脸不快地瞅着刚钻进马车的罗娇娇。

  罗娇娇讪讪地冲薄郎君笑了笑,跪坐在了他的腿旁。

  马车在山路上疾驰,罗娇娇不得不抓住车窗不使自己跌倒。

  “回去后不得鲁莽行事!一切由我来调查!”薄郎君说起了正事。

  “嗯!只要你处事公允,我便不会生事!”罗娇娇的心又沉了下去。她知道就算此事是窦氏所为,薄郎君也不会对她怎么样!毕竟代国的一切比她的姐姐来说更重要。

  薄郎君第一次看到罗娇娇沉默不语的样子。她那微微卷曲的长睫毛不时地随着车的颠簸抖动一下,她的唇嘟着,脸上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她安静下来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薄郎君瞧在眼里,喜在心上。

  “郎君!今夜借住农家,还是露宿山林?”姜钰在一个乡间岔路口停下了马车。

  “去城隍庙吧!”薄郎君略一思索道。

  罗娇娇一个姿势坐了一天,她早就乏了,不由得打起了哈欠。

  “不如躺下睡会儿!一会儿到了城隍庙,少不得要忙碌一会儿!”薄郎君将自己的身子向右边挪了挪。

  罗娇娇倒是个随性之人,直接侧身躺下了。薄郎君早已见怪不怪了。他拉起被子盖在了罗娇娇的身上。

  带着薄郎君体温的被子使得罗娇娇暖和了许多。一阵困意袭来,她已昏昏睡去。

  总以为终于卸下包袱的薄郎君突然觉得有这么个小人儿在身边倒是有趣的很了。可是回去之后,她便如天边的燕儿无拘无束地飞翔,不会再停留在自己的身边了。

  一抹惆怅由然而生,薄郎君竟生了慢些回去念头。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想留住些什么?薄郎君苦笑着摇摇头。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