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36章 情深行随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山林毓秀,空谷幽深。

  马车行进在林间小路,颠簸得罗娇娇不得不坐下了。

  “我们来的时候好像走的不是这条路。”罗娇娇抬眼看向薄郎君。

  “抄近路,可以提前赶回去!”薄郎君的嗓音有些喑哑。

  “嗯?快点回去也好!”罗娇娇离家久了,还真的有些想家了。

  “你还想瞒她多久?”山晨转头看向薄郎君质问道。

  “也非刻意隐瞒!若她提早知道了,也只能徒增伤感!”薄郎君的眼神阴郁起来。

  “师傅?他有什么事瞒着我?”罗娇娇拉着车窗沿站了起来。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里透着疑惑的神情。

  “你的秭姊中毒了!”薄郎君叹了口气道。

  “什么?”罗娇娇转头看向了师傅。

  “我已经给她吃了解毒丸,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山晨看着罗娇娇有些站立不稳的样子,便出言宽慰她。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罗娇娇的眼里透着哀怨的目光,她的声音颤抖中隐含着气愤和怒意。

  “怕你徒增烦恼!”薄郎君左手抚着右肩,将目光挪向他处,不敢看罗娇娇的眼睛。

  天已过晌午,罗娇娇却钻出马车箱坐在了姜钰的身旁。她让姜钰快点赶车。

  姜钰已经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所以他十分理解罗娇娇的心情,一直马不停蹄地赶路。

  夜色降临时,姜钰才找到一处空地停稳了车子。

  大家早就饥肠辘辘了。姜钰拿出备好的干粮分给下车坐在草地上的罗娇娇三人。

  罗娇娇坐在师傅的身边,手里拿着面饼却吃不下。她虽然已经知道了姐姐还活着,但是她的心里牵挂的很。姐姐身怀有孕,却还是遭人暗算。愤懑不平的情绪充斥着罗娇娇的胸口,压抑得她透不过气来。

  “谁这么恶毒?”罗娇娇终于爆发了。她的眼眸被火照得晶亮,红色的火焰不时地跳跃、闪亮。

  “还能有谁?一定是那个侧妃窦氏!”山晨咽下了口中的干粮说道。

  “回去后,我一定要剖出她的心,看看倒底黑到什么程度!”罗娇娇的几乎是咬着压根恨声道。

  “未弄清楚事实真相之前,不可妄下论断!”薄郎君看着明亮的篝火缓缓开口了。

  “不是她,还能有谁?”罗娇娇看薄郎君的眼神更加的怨愤了。

  “她这个时候害你姐,不是自己找死么?”薄郎君抬眼望向情绪激动的罗娇娇。

  “她就是嫉妒我姐有了王上的骨肉!”罗娇娇气急地叫嚷。

  “曾在吕后身边侍候过的人,怎会如你一般的浅薄?”薄郎君的话音刚落,罗娇娇手中带火星的木棍便飞向了他的面门。

  薄郎君左手一抬,抓住了已经到了眼前的木棍。他瞪了罗娇娇一眼,却没有发作。且不说他的肩膊受了伤,就算他完好无损,也自知打不过山晨。

  “要不要我替你拧下他的那只胳膊?”山晨手中的木棍被他的手劲儿“咔嚓”折断了。

  “师傅!您不是说过不能趁人之危的吗?”罗娇娇转头看向了她的师傅。

  “谁敢欺负你,我就拧断他的脖子!”山晨圆目微瞪,狠狠地瞅向薄郎君。

  薄郎君闭上了眼睛,心里暗暗地恼道:“莽夫带出的徒弟,简直愚不可及!”

  “更深露重!郎君还有伤,不如倒车里安歇吧!”姜钰在林子里拾了柴禾回来,走到薄郎君的身边道。

  薄郎君看向了罗娇娇。罗娇娇的确疲累至极,但是她却不肯去车中休息。

  “来!还像小时候一样,枕着师傅的腿睡吧!”山晨的语气出奇的温和。

  “嗯!”罗娇娇起身走向师傅。

  “你已经到了快出阁的年纪,怎么可以和其他男子有肌肤之亲?”薄郎君不悦地看向刚坐在师傅身边的罗娇娇。

  罗娇娇的面上一红,怔了一下,然后对师傅说道:“我去马车上睡吧!”

  姜钰早已将被褥铺好了。罗娇娇钻进了马车,将被子抱出来给姜钰。姜钰将被子围在了薄郎君的身上。

  山晨微眯双眼注视着正在用左手往篝火里加柴禾的薄郎君暗自思忖着:罗娇娇除了听她已故母亲的话之外,连自己的话有时都不管用,却因为薄郎君的一句话而改变了主意。莫非她喜欢上了这个在代国一手遮天,善于权谋,颇有政治野心的人?

  “姜钰!去车上守着吧!”薄郎君支走了贴身侍卫姜钰。

  “你就不怕我对你下黑手?”山晨捡起一根树枝拨弄着篝火,掀起了一片星火。

  “以阁下的身手,他在不在都一样!”薄郎君淡然道。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山晨抬眼看向薄郎君。这人长得倒是不错,就是肚里的肠子弯弯绕绕的,让人放心不下。

  “我不会再去招惹她!但会尽力护她周全!您放心地走吧!”薄郎君将手里的木棍扔到了篝火之中。

  “你怎知我会走?”山晨拧起了眉头。

  “您既然暂时保住了王妃的命,说明她的毒并未解。代王对王妃情深义重,自然会请你寻解药救人!”薄郎君分析的一点不差,使得山晨不得不佩服一二。

  “记得你今日的承诺!娇娇若有什么差池,我必来取你性命!”山晨说完,起身离去。

  薄郎君看着山晨的身影消失在黝黑的密林之中,心下轻松了许多。

  “咳咳!”薄郎君轻咳起来,毕竟这野外的夜十分的寒凉。他锦衣玉食惯了,何曾吃过这种苦?

  罗娇娇躺在马车箱里并没有睡着。薄郎君的咳震颤着她的小心房。她再也躺不住了,起身钻出了马车。

  “你去车上歇着吧!”罗娇娇来到了薄郎君的身边。

  呵!她倒是挺关心我的!薄郎君的心里透着欢喜,脸上却依旧平静如水。

  “扶我起来!咳咳!”薄郎君单手拉开被子,一股凉意使得他又咳了起来。

  罗娇娇赶忙将被子搭在薄郎君的肩上,然后扶着他上了马车。

  薄郎君躺下后,却拉住了罗娇娇的衣裙。罗娇娇正要钻出马车,却发现自己挪不动步子。她低头一看,薄郎君的左手正抓着自己的裙裾呢!

  “坐这儿陪我吧!我觉得这身子有些冷!”薄郎君微合双眸道。

  他不是又发热了吧?罗娇娇慢慢地跪坐下来,伸手探向薄郎君的额头,她的手却被他攥住了。

  “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发热了!”罗娇娇红着脸解释着。

  薄郎君并不说话,只是紧闭双目,抓着罗娇娇的手不放。罗娇娇留在马车里陪伴着他,却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山晨并未真正的离去。他正坐在树上,眼神阴郁地望着薄郎君的马车。

  罗娇娇扶着薄郎君上了马车后并未出来,使得他产生了杀人的冲动。但是他深知现在朝局不稳,吕后已经开始屠杀刘氏子孙。

  薄姬懦弱,代王仁厚。代国也只有薄郎君能够平衡朝臣们的力量。他也有能力护住代国君臣和子民。

  “只能姑且先放他一马,若他日他伤了娇娇的心,我再找他算账也不迟!”山晨已经看出罗娇娇是喜欢薄郎君的,否则她绝不会留在车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