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35章 势如水火
    瑶池青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皇城的繁华和热闹令人向往,却拴不住一颗向往自由的心。

  罗娇娇听说一早就回返代国,她的心里乐开了花儿,脸上始终洋溢着愉悦地笑容。

  姜钰驾着马车驶出了城门。罗娇娇直到坐在马车上才觉得皇城的一切已经结束了。

  薄郎君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的情绪变化。他闭着眼睛端坐在车内,盘算着如何将罗娇娇的姐姐中毒之事告诉她。

  马车在十里亭的林子旁猛地停住了。薄郎君一把抓住了身子因惯性向前倾倒的罗娇娇。

  “杨郎君!听说你要离开,我特来送你一程!”赵都尉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

  “来者不善!我不便出手,你可要当心了!”薄郎君贴耳嘱咐罗娇娇,然后他钻出了马车。罗娇娇跟在了他的身边。

  “不知赵都尉有何指教?”薄郎君看着赵都尉带着一队骑兵拦住了他的马车,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我只想看一看你的尊容,别无他意!”赵都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若我不肯呢?”薄郎君抿了抿薄唇冷眼看向赵都尉。

  “我恰好带着一队弟兄执行公务,我想他们也不介意活动一下筋骨!”赵都尉眉目一横,挺直了脊背。

  “郎君!你和夫人先走!”姜钰拔出了剑。

  “你确定他可以以一敌十?”赵都尉抬起了手臂。

  薄郎君是绝对不会让人看到他的样貌的,所以他只能跑了。但他又不能展露身手,便只有依靠罗娇娇。

  “别杀人!”薄郎君对姜钰道,然后他的手搂住了罗娇娇的腰肢。

  罗娇娇身子一紧,但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她携着薄郎君飞身马车旁的树上,然后直奔林中而去。

  “呵!好俊的轻功!你们两个跟我去追!”赵都尉点了两名身手不凡的属下追向罗娇娇二人。

  剩下的十余骑围住了姜钰打斗起来。薄郎君有话在先,姜钰不敢痛下杀手,所以处处受制,以至于不能去帮罗娇娇。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拖住这些人。

  罗娇娇带着薄郎君几个起落,来到了林子里的空地上。

  “跑啊!”赵都尉带着身边的两位高手步步紧逼过来。

  “小心!”薄郎君站到了一旁。

  罗娇娇手中无剑,只能徒手对抗赵都尉的两个下属。

  “他是你的什么人?”赵都尉看着临危不乱的薄郎君,心里更加的好奇起来。他只不过是个商人,怎么会这么淡定?

  “妾室!”薄郎君看到罗娇娇依靠自己的轻功优势,躲闪着对方的刀剑,心下不禁为她捏了一把汗。

  “哦?如果太尉知道你已经有了妾室,还会把女儿嫁给你么?”赵都尉这回是真心笑了。

  “既然如此,赵都尉何必苦苦相逼呢?”薄郎君挑了一下眉头道。

  “我只是对在下的尊容好奇!你也不想她被伤了吧!”赵都尉说着人已经走向了薄郎君。

  罗娇娇自然是将赵都尉的话尽收耳底,所以她一脚踢开一人,回身一掌击向已经走近薄郎君的赵都尉。

  赵都尉不得不闪身躲避罗娇娇的掌力。他的下属的刀劈向了罗娇娇的后背。

  薄郎君一把拉过罗娇娇,他的右肩被那人的刀锋划开一道血口,殷红的血染红了他的白袍。

  “郎君!”罗娇娇大惊失色。

  赵都尉却欺身近前,身手抓向了薄郎君的面门。

  “啊呀!”

  赵都尉突然手腕刺痛,身形迅速后退。一位面色微赫,浓眉环眼,鼻若悬胆,口唇圆润之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师傅!”罗娇娇不觉失声唤道。

  “滚!”山晨的浓眉一拧,厉声喝道。

  赵都尉的两个下属还想上前,却被他抬手制止了。

  “走!”

  赵都尉连人都未看清之时,便已经受了伤,心知此人的功力非比寻常,因而带人撤走。

  “师傅!伤药!”罗娇娇见薄郎君面色苍白,肩背上的血无法止住,赶紧向师傅讨要止血药。

  “这种人救他作甚?”山晨不情愿地从怀中掏出了止血药瓶扔给了罗娇娇。

  罗娇娇替薄郎君脱下了外袍,扶着薄郎君坐在了石头上。

  薄郎君的伤口在肩背,所以他解开了衣襟。罗娇娇正要掀开他的衣领给他上药,她手中的药瓶却已经到了师傅山晨的手中。

  “到一边儿去!”山晨冲罗娇娇低吼了一声。

  罗娇娇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师傅面前居然忘记了避讳男女之嫌,不觉得脸红了起来。

  “嘶!”

  薄郎君强忍着伤痛半天未吭声,却被山晨的止血药粉唦得出了声。

  “从来也没伤过吧!”山晨将伤药收好,从怀中掏出一卷麻布给薄郎君包扎起来。末了,他用力按了一下薄郎君的伤处。

  “啊哧!”薄郎君痛得是满脸通红,额头见汗。

  “师傅!你这是做什么?他是替我才挨了一刀的!”罗娇娇撅着嘴瞪视着山晨。

  “哼!若不是如此!我早就就废了他!他为了隐藏自己,却不惜将你置于险境!”山晨的话使得薄郎君汗颜。

  “师傅!他是有苦衷的!”罗娇娇将他的师傅拽到一旁嘀咕着。

  “你个傻孩子!到现在还向着他?他这种人是不会娶你的!以后离他远远的!嗯?”山晨混迹江湖日久,阅历颇深,看人自然是准的。

  “等回到代国,我们就各行其事,再无瓜葛!”罗娇娇说得倒是干脆,心却在隐隐作痛。她知道师傅说得没错,可就是心里不舒服至极。

  薄郎君低着头半天才敢动一下臂膀。罗娇娇的话,他听着也很不舒服。

  这样也好!薄郎君在心里叹了口气。皇家的人从来都不配有真情。他们的婚姻只是政治的筹码,利益高于一切。

  “郎君!”姜钰提着剑寻来了。他见薄郎君受了伤,不禁抬头看向罗娇娇。

  “他是为了救我而受伤的!”罗娇娇走向了薄郎君。

  “姜钰!”薄郎君咳嗽一声唤道。

  姜钰赶紧过去帮着薄郎君穿好衣裳。罗娇娇把手臂上挂着的白袍披在了他的身上。

  “回吧!”薄郎君扶着姜钰的胳膊前行。

  “师傅!我们一起坐马车回去好吗?”罗娇娇见师傅没动,便唤道。

  山晨犹豫了片刻,然后走在了罗娇娇的身边。

  大家走出了林子,寻到了他们的马车。马车完好无损地停在那里。

  “请!”薄郎君虽然不喜山晨的为人,但他毕竟为他解了围,吓走了赵都尉。

  罗娇娇将他的师傅推上马车,然后才钻了进去。

  山晨一看马车并无侧凳,马上黑了脸。罗娇娇见状旋即对他说:“您不是常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吗?”

  “我们只是奉旨执行公务,并无其他!”薄郎君坐在了山晨的身边淡淡地道。

  罗娇娇跪坐在了窗边,望着窗外明丽的景色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她明显能感觉到师傅与薄郎君针锋相对,二人之间势如水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