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33章 鱼儿上钩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京城东市的尚艺坊远近闻名。坊里的舞姬们各个国色天香、艳压群芳。

  薄郎君带着罗娇娇进入了尚艺坊。罗娇娇坐在包厢里吃着瓜果,等着看台上的表演。

  丝竹声声入耳,舞姬们翩然入场。青衫摇曳,舞袖漫展,笑靥如花。

  “好美!”罗娇娇不觉间赞叹。

  “你也很美!”薄郎君手持金尊,酒香怡人,眼波灼灼。

  “我和她们比,就是一野丫头!”罗娇娇倒是有自知之明。但她今天穿上了新买的华贵衣裙,确实衬托得她明艳动人了些。

  “你与她们不同!”薄郎君抿了一口酒,眼眸中透出炽热的光。

  罗娇娇正看得起劲儿,闻言不由得看向薄郎君。他的脸一半隐在阴影里,另一半被光晕照得很亮。

  蓝色的面具下的脸如象牙般洁白,瞳孔里闪着无数星星般的璀璨光亮。唇红如血,许是饮了酒的缘故,也或许是光的效果。

  雷鸣般的掌声,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视,也乱了罗娇娇的心。

  “随我来!”薄郎君放下酒杯,起身离席。

  罗娇娇提着裙摆紧跟在其后。这坊中的人影攒动,她怕跟丢了。

  “阿娇!”

  昏暗的光线下,一个挺拔的身影遮住了罗娇娇的视线。

  “是你?”罗娇娇认得眼前之人正是那日在朱虚侯喜宴上遇见的刘怀。

  “好巧!”刘怀得了周心祺的回信后,心灰意冷,觉得他与罗娇娇也许今生注定无缘,不曾想却在这尚艺坊又遇上了。

  “嗯!今日我还有事,就此别过!”罗娇娇冲刘怀施了一礼,便向他的身后走去,却已经不见了薄郎君的踪影。

  这人怎么就不见了呢?罗娇娇驻足四下看去,却不知往哪儿走才好了。

  “与朋友约好了?”刘怀的失落的声音在罗娇娇的耳畔响起。

  “我夫君不见了!”罗娇娇的话使得一脸喜悦的刘怀瞬间没了笑容。

  “这儿人多,不如我们去那儿吃茶等他寻你可好?”刘怀觉得薄郎君的心里必定没有罗娇娇,不然也不会让她独自一人没有着落地干着急。

  “好!”罗娇娇见茶桌的位置比较敞亮,可以将这来来往往的人看个清楚。

  茶香四溢,曲声低徊。

  刘怀望着一身华服的罗娇娇出神。这么美的人儿,怎么就沦为他人的妾室呢?

  罗娇娇手里捧着茶杯,眼睛却一直看着来来往往的贵人们,却始终也没看到薄郎君的身影。他去了哪里呢?

  薄郎君听到身后罗娇娇的脚步止住了,他便回过头来,看到了一个俊逸的身影挡住了他的视线。

  “郎君!梁娘子传话,周小娘在茶艺坊等你!”姜钰的声音在薄郎君的耳边响起。

  “走!”薄郎君知道周心祺若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万不会让梁娘子传话的。所以,他顾不得罗娇娇了,带着姜钰赶回了茶艺坊。

  湘洐雅室之内,周心祺身穿蓝色印花长裙,白色短襟襦衫,米黄色窄袖外袍,端坐在茶桌前。

  “杨郎君!请!”周心祺见薄郎君走进雅室,欠身斟了茶,放在了茶桌上。

  薄郎君略施一礼,坐在了周心祺的对面。方子君和姜钰见周心祺欲言又止的样子,二人识趣地退了出去。

  “我有一事相求!”周心祺眼神闪烁不定,脸颊飞上了红云。

  “周娘子不必客气,请说来听听!”薄郎君嘴角微微上翘,一抹笑意挂在了唇边。

  “昨日有两位郎君去向我父亲提亲。父亲询问我的意思。我谎称自己已有心仪之人,所以父亲想见一见。”周娘子的眼睛望着薄郎君,手却不安地抚摸着茶碗。

  薄郎君眼底的笑意更浓了。他抿了一口茶,抬起头看向周心祺。半晌,他开始询问提亲之人的身份。

  “高祖之孙刘襄和淮南王刘长的娘舅赵都尉。”周心祺低下头看着手里的茶碗。茶碗里的叶尖儿已经沉了底,茶水已染成了淡淡的绿色。

  “我只是个商人!不知能否入得了太尉的眼?如果弄巧成拙,帮不了您的忙,反而误了您的好姻缘,鄙人岂不是犯了大错?”薄郎君这番话,倒是自谦的可以。

  “我的姻缘自己定!明日郎君请入府走一遭即可!”周心祺的手在桌子上划着圈儿。

  “既如此,我也不好再推辞!明日定去府上拜会太尉大人!”薄郎君嘴上如是说,心里却喜不自禁。他此行的目的便是通过周心祺接近周太尉。

  周心祺也欣喜地起身施礼告辞了。薄郎君亲自送她到茶坊门外。

  周心祺的马车缓缓地离去了。薄郎君这才和姜钰坐马车去往尚艺坊。

  罗娇娇的眼睛都瞅酸了,也不见薄郎君的踪影。

  “吃块乳糕!”刘怀端起糕点盘子送到了罗娇娇的面前。

  罗娇娇拿起一块糕咬了一口,觉得软糯而不腻,甘凉怡人,便多吃了两块。

  “好吃!您也吃一块!”罗娇娇拿起一块乳糕放在了刘怀的手中。

  刘怀微笑地看着罗娇娇。他完全没有察觉一双凌厉的眼神正扫向他和罗娇娇。

  “算了!不等了!我自个儿回去好了!”罗娇娇喝了一口茶,然后站起身来。

  “您的脸上都沾了沫儿!”刘怀掏出手帕去擦罗娇娇的嘴角。

  一只细长的手打开了刘怀即将碰到罗娇娇脸的手帕。

  “夫君!我等了你好久!”罗娇娇已经瞥见薄郎君脸上的怒气。她赶忙撒娇地拉住了他的手臂。

  刘怀自知失礼,便冲薄郎君施了一礼,然后转身打算离开。

  “她是我的妾室!以后请郎君自重!”薄郎君的声音不高,却十分的阴冷。

  罗娇娇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战,松了拉着薄郎君胳膊的手。

  “你可知廉耻二字?”薄郎君抿着唇审视着罗娇娇。

  “是你抛下我的!”罗娇娇红着脸嘟囔着。

  “所以你就私会情人?”薄郎君咬着牙根恨声道。

  “他算不上情人!只是有过两面之缘而已!”罗娇娇不想和薄郎君纠缠不清,转身往外走。

  薄郎君看着罗娇娇的娇俏背影,拂了一下衣袖跟了去。

  姜钰见罗娇娇和薄郎君一前一后地出了尚艺坊,便拿出马凳放好。

  罗娇娇上了马车,心里有些打怵起来。薄郎君一声不响地坐在了她的身边。

  姜钰赶着马车回到了茶艺坊。罗娇娇跟着薄郎君刚进了屋门,她的胳膊便被薄郎君抓在了手里。

  “放手!”罗娇娇一掌击向薄郎君的胸口。

  薄郎君反手一拧,罗娇娇的手臂吃痛,另一只手的掌力便没了力道,垂了下去。

  “疼!”罗娇娇疼得眼泪含眼圈了。

  “发誓不再与刘怀来往!”薄郎君松开了罗娇娇的手臂,却抓住了她的后脖颈。

  “我与他并无私情!”罗娇娇极力辩驳。

  “空口无凭!”薄郎君不依不饶地俯视着罗娇娇的眼睛。

  “别忘了我们只不过是做戏!我并不是你的什么人!”罗娇娇的手揉着自己的胳膊,仰头抹了一眼薄郎君道。

  “你是杨子澜的妾室的身份是注定改不了的,难道你忘了么?”薄郎君的脸靠近了罗娇娇,他的眼眸此刻犹如深渊一般深不见底。

  “这个人根本不存在!”罗娇娇抬起手臂想推开薄郎君,却被他的另一只手攥住了。

  “人就在你的面前!”薄郎君的鼻息沉重了起来。

  “好了!我再不与他来往就是!”罗娇娇扭开头叫道。她的腮儿发烫,心儿“扑扑”地乱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