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30章 永为他妾
  朱虚侯与吕氏的婚典礼仪究竟是比不上代王和罗娇娇姐姐的隆重。所以,罗娇娇站在周心祺的身后看了一会儿,便觉得无趣,偷偷地溜出了观礼殿。

  罗娇娇不认得路径,不敢走得太远,只是坐在一棵树下的石凳上无聊地摆弄着随手拾取的一片叶子。

  新人礼成后,周心祺不见了罗娇娇便寻了出来。她看到了树下的罗娇娇正要走过去,却被一位剑眉立目之人伸手拦住了。

  “周小娘别来无恙!”

  “赵都尉?”

  周心祺一看,拦住她的人正是淮南王刘长的娘舅。

  淮南王刘长年幼,母亲赵姬的娘家势力很强。他们依附吕氏,因此得以平安富贵。

  这个赵都尉生得是一表人才,武艺出众,因此不免骄傲自大,落得个狂妄之名。

  “赵都尉!周小娘!”齐王刘襄走了过来。

  “见过齐王!”周心祺和赵都尉一起向刘襄行礼。

  “自家人不必见外!”刘襄比周心祺小一岁,可是他的心思与赵都尉一样,都很想娶她为妻。

  一是周心祺生得好看;二是她的父亲周勃掌管军政大权。政治联姻从来都是目的明确,大家心照不宣的事。

  罗娇娇见周心祺向她走来时就已经起身了。但她看到周心祺被两位英俊不凡的郎君绊住了,便知趣地站在原地没动。

  “宴席马上就开始了!请随我入席吧!”刘章的表弟刘怀走向了罗娇娇。

  “您是……”罗娇娇不认识刘怀,只知道他是刚才在门口迎客,并且在自己差点跌倒时扶住了她的人。

  “朱虚侯的幕僚!刘怀!”刘怀冲罗娇娇施了一礼。

  “阿娇!”

  周心祺跟随刘襄和赵都尉前行入宴时唤了一声罗娇娇。

  “来了!”罗娇娇撇下了刘怀,跑向了周子祺。

  刘怀怅然若失地望着罗娇娇灵动的背影慢慢地跟了过去。

  周子祺和罗娇娇本应该坐在女眷一席,怎奈齐王刘襄盛情相邀,所以他们便和这位高祖嫡孙同席,惹来了不少名门闺秀的嫉妒目光。

  罗娇娇只是作陪,没有太多的人关注她。刘怀见众宾客落座,便坐在了罗娇娇的身边。

  罗娇娇本来吃得尽兴,忽然发现了身边的刘怀,便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吃相。

  席间刘怀并未与罗娇娇攀谈,只是宴会散后,他寻了一个机会询问周心祺,她身边的女子是何人家的女郎。

  周心祺醉眼朦胧地望着去喜房凑热闹刚走回来的罗娇娇告诉刘怀,她是东郎茶艺坊东家的妾室。

  刘怀听了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倒是惊了周心祺:“若是那东家愿意将她让与我,千金亦可!”

  “周姐姐!”罗娇娇巧笑着跑了过来。

  刘怀冲周心祺和罗娇娇施了一礼,便走开了。

  “你是如何与他交好的?”周心祺指着刘怀质问罗娇娇。

  “谁?”罗娇娇一时间不知所云。

  “朱虚侯的表弟刘怀!”周心祺加重了语气。

  “今天才见过他!怎么了?”罗娇娇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心祺问道。

  “只一天,你就将他的魂儿勾走了?”周心祺望着刘怀的背影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

  “说什么呢?走啦!”罗娇娇拉了一下周心祺的一衣袖。

  在回去的路上,坐在马车里的周心祺开始审问起罗娇娇来。

  罗娇娇觉得周心祺小题大做,说她只与刘怀有这一面之缘,能怎么着?

  “他恐怕有求娶你之意!”周心祺若有所思地告诉罗娇娇。

  “怎么可能?姐姐不要胡思乱想了!”罗娇娇满不在乎地叫道。

  “你可是真心做杨郎君的妾室?”周心祺发问。

  “杨子澜?”罗娇娇半天才反应过来。

  “说实话!”周心祺认真地盯着罗娇娇的眼睛。

  “我可不想做别人的妾室!”罗娇娇说了真心话。

  “那杨子澜可曾有过扶正你的念头?”周心祺的鼻尖出汗了。她很在意罗娇娇的回答,所以心里有些紧张。

  “没有!”罗娇娇咬着嘴唇沮丧地摇摇头。

  “好了!我知道了!”周心祺的心里似乎有了一丝喜悦。

  马车停在了茶艺坊的门前。罗娇娇下了马车,却见周心祺也跟了下来。

  “姐姐不用送,我自己进去就成!”罗娇娇笑着说。

  “我有事要和杨郎君说!”周心祺看着罗娇娇满是阳光的脸,突然觉得自己有些龌龊了。她不由得低下了头,同罗娇娇一起进了茶艺坊。

  “我在茶艺室等他!”周心祺的声音很小。

  “嗯!”罗娇娇欢快地跑上了楼梯。

  薄郎君正坐在客房的几案后看书。门被拉开时,他抬起了眼眸。一抹绿色的光亮晃得他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我回来了!”

  罗娇娇一身酒气,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她那一袭盛满春天气息的绿色襦裙将春带进了房间里。

  薄郎君平静的心随着罗娇娇的到来而猛烈地跳动起来。

  “周小娘在茶艺室等你!”罗娇娇冲薄郎君灿然一笑,人已翩然入了内室。

  薄郎君似乎被罗娇娇的欢乐情绪所感染,面带笑容地去茶艺室见周心祺。

  茶艺室里的茶香分外芬芳。薄郎君一进茶艺室,就看到周心祺在精心烹煮着茶水。

  “请!”周心祺将斟好的茶放到了茶桌上。

  薄郎君撩起长袍,坐在了周心祺的对面。他轻轻地拿起茶盏,吹了吹杯口的热气,然后徐徐地啜了一口茶水。

  茶香沁入心扉,使得薄郎君不觉心神一爽。他不由得想起早上自己坐在茶桌前,尝了一口罗娇娇烹煮的茶全喷出的情形来,竟情不自禁地轻笑了一下。

  周心祺看着薄郎君那发自内心的笑容在唇边漾开,她的心不由得一动。

  “朱虚侯的表弟让我带个话,如果您肯将妾室阿娇让与他,必以千金相酬!”周心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直接道。

  笑在薄郎君的脸上冻结,他的眼底慢慢地起了云翳。

  “我问过了阿娇的意思。她说她不愿意一辈子做妾!”周心祺的话不啻雪上加霜!

  “那是她的命!在下失陪!”薄郎君虽然心中恼怒至极,但是他倒底还没有失了礼数。他向周心祺施了一礼,然后气冲冲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罗娇娇喝了不少酒,早已躺在床上睡着了。

  薄郎君满怀怒气地直接进了卧室,看到了床上的罗娇娇双颊泛红,面带微笑地熟睡样子,一把将她提了起来。

  “啊!”罗娇娇惊醒后一拳挥了出去,却被薄郎君的大手抓得死死的。

  “疼!松手!”罗娇娇大叫道。

  “有夫之妇勾引他人,你可知是什么罪?”薄郎君的手不但没松,却加大了力道。

  “我们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罗娇娇大声辩驳。

  “呵!好一个逢场作戏!你忘了我的话了么?只要我是杨子澜的身份,你就永远是我的妾室!”薄郎君气得几乎失去了理智。他推倒了罗娇娇,按住了她的双肩。

  好像是这么回事?罗娇娇有些失神了。不对呀?我们不是在假扮夫妻吗?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