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25章 王妃中毒
  “郎君!有加急文书!”姜钰走进内室门口,将一封火漆加急信函递给了薄郎君。

  薄郎君转了转自己被捆得麻木的手腕,然后接过信函走到外室拆开。

  罗娇娇拿着拧干了的巾帕走了出来。她看到薄郎君看着信件,面色变得越来越凝重。

  “什么事?”罗娇娇好奇地询问。

  “公事!”薄郎君说着,将烛火点燃。那封信在跳跃的烛火上不一会儿就燃成了灰烬。

  薄郎君接过罗娇娇递给他的巾帕擦了擦脸和手,然后放回了她的手里。

  罗娇娇转身去屋子里洗巾帕。薄郎君蹙着眉头注视了她的背影良久,才吩咐姜钰说他要和夫人一起用早饭。

  “这里的厨子真不错!”罗娇娇吃着可口的美食,嘴里不住地夸赞道。

  薄郎君吃得很少,他的心里其实挺矛盾,那封信件是薄姬秘密传送的。

  罗娇娇的姐姐,也就是代王妃罗田儿中毒了。代王一怒之下要杀了嫌疑人窦氏。

  薄姬听从了薄郎君的嘱咐,护下了窦氏,将她软禁在她的住所吉祥居内。

  代王妃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此毒阴毒,中毒之后并无任何不适,却可以使人在七七四十九天后不知不觉地毒发身亡。

  幸亏罗娇娇的师傅山晨来到了代国。他从罗毅口中得知罗娇娇不在府里。但她具体去了哪里,罗毅也不知。因此,山晨夜间偷进宫里,去询问罗田儿。

  罗田儿因有身孕,所以夜里睡不安稳。代王为了不影响王妃的休息,他睡在了外间的软榻之上。

  山晨翻窗而入,摸进了罗田儿的卧房。罗田儿并未睡熟,听到有人唤他,便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一个黑衣人立在床前,受到了惊吓而动了胎气。

  “是我!山晨!”

  山晨的声音,罗田儿再熟悉不过了。她捂着腹部问他来做什么?

  山晨先给罗田儿把了脉后告诉了她一个不好的消息:“她中了毒。”

  罗田儿听了并不尽信,因为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山晨给了罗田儿一粒解毒丸,然后询问他罗娇娇的下落。

  罗田儿这才知道妹子去向不明。她告诉山晨,明天给他答复。山晨遂飞身离去。

  罗田儿一宿未曾合眼。代王一早醒来就过来探视。他发现罗田儿神情萎顿,一脸倦容,便宣吴太医前来给王妃瞧瞧。

  按理说吴太医前日刚给王妃诊过脉,一切都再正常不过。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一个月后复诊即可。

  吴太医这次一搭脉,不禁大吃一惊,忙跪在代王面前说出了王妃中毒之事。罗田儿这才信了山晨之言。

  代王惊疑半晌,慌忙揪起吴太医让他给王妃解毒。

  吴太医说此毒并无解药,王妃只剩下七七四十九天的寿命了。代王顿时呆若木鸡。

  “吴太医!您看看这粒药丸是否可以化解此毒?”罗田儿拿出了山晨给她的那粒药丸。

  吴太医颤抖着手接过药丸嗅了嗅说:“虽然不是解药,但至少可以延长王妃五年的寿限!但不知王妃是从何处得来这药丸?”

  “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昨日进宫探视,发现我中毒之事,给了我这粒药丸。当时我并不信他的话,如今还真让他说中了。”罗田儿哪里敢说山晨是半夜前来,只好谎说昨日。

  “他人在哪里?快宣他入宫!”代王疾步走到罗田儿的床前,一把抓住了妻子的手急急地问道。

  “应该是回罗府了!”罗田儿也不敢确定。

  “还是请王妃赶紧服下这药丸,先保住腹中的胎儿再说!”吴太医拭了拭额头的汗,催促道。

  “对,对!”代王亲自倒水给罗娇娇,看着她把药丸吃下。

  山晨应召入宫见代王和王妃。代王让他去寻解药。山晨倒是没有推辞,只是提出要知道自己徒弟的下落。

  代王也不知罗娇娇同薄郎君去了哪里。他带着山晨去见薄姬。

  薄姬听说罗田儿中毒了,心中惊讶万分。她也不想罗田儿有事,但她还是不肯把薄郎君和罗娇娇的下落说出。

  代王和山晨二人联合起来逼迫薄姬,使得她不得不妥协。但她让山晨发誓,绝不把这事泄露出去。

  山晨以全族性命做担保,薄姬这才把罗娇娇去了皇城之事告诉了他。

  代王亲自送山晨出宫,让他务必寻到解药。山晨点头应下了。

  薄姬旋即将此事书信一封,遣心腹快马加鞭送往皇城给薄郎君。

  薄郎君知道此时回去已于事无补。他也知道若将此事告知罗娇娇,她得知她的姐姐中毒之事,必定会不顾一切地返回。这与他的此次计划不利。因此他决定暂时瞒着罗娇娇,日后再告诉她也不迟。

  罗娇娇被蒙在鼓里,自然是吃得香、睡得着。薄郎君却因瞒下此事而食不下咽,寝食难安。

  “东家!周太尉之女周心祺在湘荇雅室与方子君学习茶道。”梁娘子走进屋子施礼道。

  “知道了!好生侍候着!”薄郎君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你要去见她?”罗娇娇见梁娘子走出屋门,便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角问薄郎君。

  “她是这次任务的关键!我要通过她结识周太尉!”薄郎君悄声地对罗娇娇耳语。

  罗娇娇听了薄郎君的计划后,不知为什么心里竟有些不舒服起来。她看着薄郎君起身换了件素雅的袍子,俊面含春地走出屋门,也不禁爬起来跟了出去。

  “夫人请留步!”姜钰以为罗娇娇要跟着去,所以出言提醒。

  薄郎君闻言停下脚步回身看向罗娇娇,他的眼里透着点点耐人寻味的亮光。

  罗娇娇顿时尴尬地笑了一下,转身跑进屋子里关上了房门,捂住了脸。

  好囧啊!罗娇娇羞得无地自容,恨自己没管住腿脚。

  周心祺倒底长什么模样呢?她会不会像梁娘子那般美丽呢?罗娇娇忍不住又走出了屋门。她要是不看上一眼,这心里头委实不安得很。

  薄郎君走到事先安排好的屋子里弹起了古琴。

  琴韵幽幽,曲调低沉。

  正在专心烹茶的周心祺被这扰人心魄的琴声所吸引,不由得抬起头看向对面的雅阁。

  帘幔飘飘,烟气袅袅,人影隐现。

  “不知对面弹奏之人是谁?”周心祺忍不住询问道。

  “应该是我们东家!”方子君听过薄郎君的琴音。她也是好琴之人,所以听出是他所弹奏。

  “东家?”周心祺以为这茶坊就是梁娘子所开,没想到会另有其人。

  “您若想见识一下我们东家的风采,我可以代为引荐!”方子君微微一笑道。

  周心祺乃太尉之女,自小习武,不拘小节,与一般大家闺秀不同。

  “对面郎君!可否过来共饮一杯香茶?”周心祺出言相邀。

  薄郎君的琴声戛然而止,人却坐着没动。他没想到周太尉之女竟然丝毫不避讳男女之嫌,十分的豪爽,颇有巾帼之风!

  “他不是被我吓到了吧!”周心祺冲方子君轻笑一声,然后端起茶碗抿了一口茶水。

  “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见了就知晓了!”方子君淡淡地一笑,抬眼看向了对面。薄郎君对她来说,就像一个永远看不的透的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