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24章 醉酒被缚
  沐浴更衣后的薄郎君精神焕发,浑身透着一股男子特有的旺盛活力。

  “可以出去了吗?”薄郎君摸了摸自己发髻。

  罗娇娇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薄郎君的头梳得令他满意。

  “嗯!”罗娇娇对着镜子抹了抹眼角,然后整理了一下衣裙,随着薄郎君走出了浴室。

  “郎君!梁娘子有请!”梁晓倩的贴身丫鬟芙儿俏生生地施礼道。

  “你先回去歇着!”薄郎君回头瞅了一眼罗娇娇。

  “是!”罗娇娇行礼后,目送着薄郎君离去。

  梁娘子和他是什么关系呢?为什么她要替自己为薄郎君洗浴呢?莫非……罗娇娇的心绪有些乱了。

  “夫人!这边!”姜钰见罗娇娇低着头走错了路,便提点道。

  “哦?多谢!”罗娇娇一抬头发现自己的确拐错了方向。

  客房里温暖舒适,淡香怡人。罗娇娇却觉得燥热不安。她坐在了梳妆台前解下了面巾。

  镜子里的人儿是那么的娇艳可爱,只是眼睛里透着焦虑的神色,使得那美丽的脸庞露出一丝不安和彷徨。

  罗娇娇起身坐在了床上,猜测着此时薄郎君和梁娘子在做什么?

  他们二人看起来是那么的般配!梁娘子经营茶坊所得的钱财都归薄郎君所有,那么她必定和他关系匪浅。

  罗娇娇越想越心烦,最后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

  “见不得人了么?”薄郎君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

  “你回来了!”罗娇娇掀开被子,翻身坐了起来,她的心里竟然有些欢喜。

  “等着急了吧!”薄郎君看着罗娇娇透着亮光的眼眸笑道。

  “奴家腹中饥饿!”罗娇娇的脸微微泛红,那种被看穿了的窘迫使得她恨不能钻到地下去。不过她的反应倒是挺快的,随口找了个像样的理由。

  “还得等一会儿才能开席!”薄郎君坐在了罗娇娇的身边。

  罗娇娇往旁边挪了挪,低下头摆弄起她腰间挂着的星月玉佩。

  薄郎君不由得瞅了瞅自己身上的那一块,然后不自觉的笑了。她既然把玉佩给了我一块,明显是向我暗示她的心意。

  “我刚才去和梁娘子核算酒楼的账目。”薄郎君只说了一半实话。他除了查看账目之外,还看了梁娘子探听到的一些有用的消息。

  “嗯!”罗娇娇的头埋得更低了。

  薄郎君慢慢地抬起了手臂想去搂罗娇娇的香肩,却听到姜钰唤他们去用饭的声音。

  “走吧!”薄郎君的手只是轻轻地拍了一下罗娇娇的肩膊,然后起身向外走去。

  罗娇娇扭头瞅了瞅自己的肩,抬头看着薄郎君的背影咬了一下嘴唇。

  一楼最豪华的包间里还坐着一位温婉可人的女郎。她便是茶艺坊的技师方子君。

  方子君见候在门口的梁娘子引着薄郎君和另一位女子走进来,她徐徐起身施礼道:“见过郎君!”

  “方娘子请就坐!”薄郎君说着坐在了正位上。

  罗娇娇坐在了薄郎君的身边。梁娘子坐在了方子君的身旁。

  矮桌上的菜肴十分的精致,就如女子的妆容一般用心雕琢,意图博得众人的青睐。

  “来!大家满饮此杯,祝我们的生意一直红火下去!”梁娘子给每个人的酒杯都斟满,然后盈盈起身,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薄郎君看了一眼罗娇娇。罗娇娇知道他的意思,所以只抿了一口。

  方子君却随之干了。薄郎君自然不得不喝尽了。

  “夫人不胜酒力!”薄郎君见梁娘子和方子君都瞅着罗娇娇,便出言为她解围。

  “看来郎君是极其爱惜美娇娘!我们姐妹只有羡慕的份儿了!”方子君拿起酒壶,给薄郎君斟酒,然后给自己和梁娘子分别满上。

  梁娘子心中郁闷,又干了杯中酒。方子君知道她心仪薄郎君,不免心下叹息。

  “姐姐多吃菜!”罗娇娇给梁娘子夹了菜。

  “呵!怪不得郎君喜欢!”梁娘子自斟自酌起来。

  “你多吃点!”薄郎君给罗娇娇夹了菜。

  “嗯!”罗娇娇夹了一块扣肉刚想往嘴里送,却转了筷头塞到了薄郎君的口中。

  梁娘子见了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她别过头去,仰脖又喝了一杯。

  酒色醇香,梁娘子喝得是苦涩,薄郎君喝得是甜蜜。

  心境不同,酒味自然也迥然相异,但都会醉人。

  薄郎君和梁娘子的确醉了。一个醉了哭,一个醉了笑。

  方子君扶着梁娘子先行离去。薄郎君搂着罗娇娇脖颈说道:“你今天不喝就对了!不然你再搂着我的腰睡,一旦我把持不住,对你要是做了不该做的事,那可怎么办?”

  “别说了!”罗娇娇的眼睛四下看了看,捂住了薄郎君的嘴。

  “我要说!”薄郎君这回醉得不轻。

  “姜钰!”罗娇娇弄不动薄郎君,只好唤姜钰来帮忙。

  姜钰架着薄郎君往楼上的客房走去。罗娇娇时不时地捂住薄郎君的口鼻,不让他乱说话。

  在别人的眼里,罗娇娇就是个好娘子,怕夫君呕吐,而用帕子接着。

  姜钰和罗娇娇好不容易把薄郎君扶到了客房的床上。

  罗娇娇给薄郎君盖上的了被子。薄郎君却一把掀开了。

  罗娇娇用湿巾帕给他擦脸。他也把她推开了。

  “夫人!醒酒汤!”姜钰端来了醒酒汤。

  罗娇娇接过醒酒汤。姜钰扶起了薄郎君。两个人也没能让薄郎君喝进去一滴,反倒洒了他们二人一身。

  “算了!你去休息吧!我来照看他!”罗娇娇看着自己湿湿的衣襟,撅着嘴道。

  “郎君只是醉的狠了,并不是有意的!”姜钰看着罗娇娇的表情,忙替他的主子开脱。

  “我知道!你走吧!”罗娇娇冲姜钰摆摆手,然后盯着薄郎君咬了咬嘴唇。

  薄郎君清晨醒来,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缚着,不免心里一惊。

  昨夜倒底发生了什么?薄郎君是一点儿也记不起来了。

  “别乱动!我帮你解开!”罗娇娇端着水盆走进来道。

  “捆着我作甚?”薄郎君皱起了眉头,一脸困惑地望着给他解被捆手脚的罗娇娇询问着。

  “你不记得了?”罗娇娇的脸红得像熟透了果子。

  “不记得!”薄郎君看着罗娇娇的模样,心里也明白了几分。

  “算了!都过去了!不记得更好!”罗娇娇将衣带系在了腰间。

  “我是不是……”薄郎君的脸也红了。不过他很想知道昨夜自己倒底做了什么不可原谅之事,让这个罗小娘狠下心来绑了自己!
    瑶池青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