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23章 分内之事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长安是古老的帝都,商贾云集,商贸往来频繁。

  薄郎君的马车已经停在了皇城外。罗娇娇掀开了车窗,望见了前面高大的城墙。

  城门高耸,长安两个石刻大字镶嵌在大门之上。

  门旁的兵士正逐个查验进城人的关牒或文书。

  “他们比对的这么仔细,我们能过得去吗?”罗娇娇转身看着薄郎君,一脸担忧的神色。

  “怎么?信不过我?”薄郎君抿紧了嘴唇。

  “当然信得过!”罗娇娇不自然地笑了一下。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这里毕竟是皇城,能混得过去吗?

  马车驶到了城门口接受盘查。一位兵士掀开车帘向里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手里的文书。

  罗娇娇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进!”

  马车终于进了城,罗娇娇那颗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没想到你的胆子这么小!”薄郎君调侃道。

  “脑袋就这一颗!况且它还系着那么些人!”罗娇娇白了薄郎君一眼。

  “知道就好!可要时时牢记!还有一点,杨子澜不会武功!”

  薄郎君的话使得罗娇娇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姜钰赶着马车来到了东街东郎茶艺坊。茶艺坊里的管事透过窗户看到了姜钰,赶紧差人去知会老板娘。

  “到了!记得你的身份!”薄郎君虽然到了自己的地儿,但也不想露了罗娇娇的身份,免得出了事儿连累她。

  罗娇娇跟着薄郎君下了马车。一个如花似玉的女郎快步而出。

  罗娇娇只觉得眼前一亮,目光停留在了女子的杏眸之上。

  女郎看到罗娇娇也是一愣。她虽然看不到罗娇娇面纱下的容颜,但就那双水汪汪的眸子也足以使得她心生三分嫉妒了。

  “嗯?”薄郎君见梁娘子目不转睛地盯着罗娇娇,便嗯哼了一声,以示威严。

  “东家请!”梁娘子回过神来施礼道。她那瑶台髻上的珠钗也随着晃动了两下。

  “生意可好?”薄郎君带着罗娇娇走进了坊内。

  “有方子君在,想不红火都难!”梁娘子微微笑道。

  “这就好!这是阿娇!我新纳的妾!”薄郎君给梁娘子引荐罗娇娇。

  梁娘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但她还是冲罗娇娇施了一礼。

  罗娇娇敏感地察觉到面前的这个女人喜欢薄郎君。她回礼后偷瞧薄郎君,恰巧薄郎君也在看她,两个人又同时看向了前面。

  “梁娘子!房间收拾妥当了!”管事的前来禀报。他冲薄郎君施了一礼。

  “郎君!夫人请!”梁娘子的声音有些生涩。

  “我们自己过去吧!一会儿再与你细说!”薄郎君带着罗娇娇上了楼梯,直奔三层阁楼。

  “这茶坊是你的产业?”罗娇娇提着裙摆边走边问。

  “是!不过此间的事你不要过问,还有不要和梁晓倩走得太近!”薄郎君嘱咐道。

  “她是坊里的老板娘?”罗娇娇继续追问。

  “嗯!我只是名誉上的东家,她才是茶坊的经营者。”薄郎君推开了屋门走了进去。

  “那利润你们怎么分?”罗娇娇不禁好奇起来。

  “怎么?娘子对钱这么感兴趣?”薄郎君拿起几案上的书看了一眼又放下了。

  “不是!只是……”

  “全部归我所有!”薄郎君打开衣橱,拿出了换洗衣物。

  “随我去浴房!”薄郎君把衣物放在了罗娇娇的手中。

  “你去沐浴!我去做什么?”罗娇娇瞪着眼睛问道。

  “侍候我洗浴!”薄郎君关上了衣橱。他虽然背对着罗娇娇,但是脸已经红了。

  “不去!”罗娇娇把衣服放在了几案上,转身就要进内室。

  “你既是我的妾室,就做应该做的事!”薄郎君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对罗娇娇喝道。

  “不行!这我以后怎么嫁人?”罗娇娇转身指着薄郎君叫嚷。

  “嘘!”薄郎君走到门口,打开门看了一眼,然后把门关紧了。

  罗娇娇见薄郎君一脸怒容地走向她,不禁后退了两步。

  “以后你再口无遮拦,我就……”薄郎君握着拳头,咬着牙低声吼道。

  “我说得是实话!毕竟我们是在做戏!”罗娇娇低下头嘟囔着。

  “那也要做得像!换句话说,你必须进入角色,不然迟早要坏事!”薄郎君提醒罗娇娇。

  “行!不就帮你洗澡吗?有什么难的?”罗娇娇说得是蛮轻巧的,可是心里却紧张的不得了。

  罗娇娇捧着薄郎君的衣物跟在他的身后来到了浴房。

  薄郎君的心里其实一点也不比罗娇娇轻松。他走到浴房门口对罗娇娇道:“你一会儿再进来!”

  罗娇娇停下了脚步。她觉得自己的汗止不住地冒着。

  “看来您是第一次为郎君做这种事!要不我来吧!”梁娘子不知什么时候来了。

  “侍候夫君是奴家分内之事,就不劳您费心了。”罗娇娇也不知怎地一口回绝了梁娘子的好意。

  已经进到浴桶里的薄郎君将罗娇娇的话一字不落地入了耳,他的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意。

  “进来吧!”

  罗娇娇稍稍怔了一下,然后疾步走进了浴房。

  她并不知道她的身后有一双刀子一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罗娇娇的身上恐怕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水汽混着汗顺着罗娇娇的脸颊流到了脖颈上。她吸了吸鼻子,放下了手里的衣物,然后走向屏风。

  薄郎君闭着眼睛,听着罗娇娇的脚步声慢慢地移过来,他的呼吸有些不畅。他那抓着木桶的手也变得僵硬了。

  一向宠辱不惊的薄郎君不知怎地就莫名地紧张了起来。

  罗娇娇好不容易转出了屏风,却一眼看到了浴桶里薄郎君光着的臂膀。她迅速地背过身去,她的颗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

  薄郎君想说算了!可是话到嘴边却成了:“水快凉了!”

  “嗯!”罗娇娇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走到了薄郎君的身后。

  “需要我做什么?”罗娇娇的眼睛虽然看着前面,却觉得自己的脸“呼呼”发热。

  “给!”薄郎君把巾帕递给了罗娇娇,然后它抬起了手臂。

  “胳膊你自己就能洗!”罗娇娇将巾帕扔进了浴桶里,水喷了薄郎君一脸。

  “洗头!”薄郎君将自己的身子往前挪了挪。他那挺拔的后背肌肉匀称、肤质白皙。

  罗娇娇咬着嘴唇取下了薄郎君头上的发冠,散下他的发髻。

  水浸润着薄郎君的头发。他觉得那双抚弄着他发髻的手是那么的轻柔。这还是那个娇纵任性的罗娇娇吗?薄郎君不禁仰头看向罗娇娇。

  一滴泪水滴到了薄郎君的额头,他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她竟然会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