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22章 不惜中毒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夜里的雨下得更大了,打在后窗户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本来就心烦意乱的罗娇娇回想起自己与宋郎君一起饮酒时的情景,心里就更憋得慌。

  薄郎君当时就坐在他们对面的几案后喝酒,全然无视宋郎君搂着自己时那色眯眯的样子。

  幸好宋郎君不胜酒力,他们的饮宴很快就结束了。

  罗娇娇发现薄郎君似乎也醉了。他只不过喝了三杯,怎么就醉了呢?

  罗娇娇和姜钰把薄郎君扶进了客房里。姜钰看着一脸愤懑的罗娇娇欲言又止。

  罗娇娇把薄郎君重重地推倒在床上,用力脱下了他的靴子。

  薄郎君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沉睡不醒。罗娇娇躺在薄郎君的身边,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捱到了天亮。她起身穿好衣裳,梳洗完毕,然后去唤薄郎君。

  薄郎君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莫不是病了?”罗娇娇看着窗外还淅淅沥沥下着的雨不由得一激灵。

  薄郎君的头滚烫,吓得罗娇娇大叫起来:“姜钰!快来!”

  一阵脚步声传来,进来的却不止姜钰一人。罗娇娇最不想见的宋郎君也来了。不过他的脸色苍白的很,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一般。

  宋郎君身手探了一下薄郎君的额头,然后冲姜钰道:“快让店家请郎中!”

  “是!”姜钰飞快地跑了出去。

  宋郎君转身看向了罗娇娇,他的眼神变得阴沉不定起来。

  罗娇娇紧张地抓着薄郎君的被子,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药是不是你下的?”宋郎君直视罗娇娇的眼睛,他的眼神变得阴狠起来。

  “什么?有人下药?他不会有事吧!”罗娇娇吃惊地看向薄郎君。

  “料想你们夫妻情深,你也不会害他!”宋郎君一见罗娇娇的表情,便知此事她并不知情。

  “郎中来了!”姜钰带着一位老郎中走了进来。

  宋郎君和罗娇娇退后,让老郎中进行诊治。老郎中给薄郎君把了脉,检查了一番后,拿出一颗药丸放入了薄郎君的口中,然后走到外室写药方。

  姜钰和宋郎君跟了出去。罗娇娇则守在床边看着薄郎君。她的心思百转,已经猜到了下药之人可能就是薄郎君。

  这人可真是狠得可以,连自己都不怜惜。罗娇娇不知为什么心里好难过。

  “哭什么?我又没死!”薄郎君睁开了眼睛,声音十分的微弱。

  罗娇娇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落泪了。

  “你我皆被人在酒里下了药。我本来还怀疑是她做的。可是见她对你情深意重的模样,便实在是猜不出是何人所为?”宋郎君踱着步子走了进来。

  “这药并不致命,我也很是纳闷!”薄郎君皱着眉头道。他此时头痛欲裂,正拼命忍着呢!

  “非也!此药若无酒力相催,三天后慢慢发作,神仙也难救!而药下在酒里,就会使药性减半!不对呀?她怎么回没事?”宋郎君的眼睛里又布满了疑云。

  “既然酒可以解药性,那么药绝不可能下在酒里。”薄郎君勉强坐了起来。

  “不下在酒里?莫非是菜中?”

  “非也!下药之人并不知道我们有酒局,否则……”薄郎君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宋郎君打断了。

  “我知道了!下在茶水之中!”宋郎君一掌打在床柱上,整个铜床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好功夫!罗娇娇心下一凛,不禁暗暗庆幸自己在酒桌上没有以武力对抗。

  “你好好歇着!我这就去查一查是何人有此胆量!”宋郎君疾步走了出去。

  姜钰去抓药了。屋子里就剩下薄郎君和罗娇娇二人。

  “扶我躺下!我的头要炸开了!”薄郎君紧闭双眸,一副疼痛难忍的模样。

  罗娇娇赶紧扶着他躺下了。她用巾帕浸入水盆之中,然后拧干、敷在了薄郎君的额头。

  罗娇娇小的时候,每当姐姐发烧时,她的母亲就是这么做的。

  “陪我说说话,兴许就不会痛得这么厉害了!”薄郎君抓住了罗娇娇的手。

  罗娇娇发现薄郎君的手也是滚烫的,不由得握紧了他的手道:“说什么?”

  “什么都可以!能分散我的注意力就行!”薄郎君的确是有些扛不住了。

  “那我给你讲讲我的师傅吧!他叫山晨,是有名的剑客。我六岁那年,他来我家做客。他跟喜欢逗我玩,母亲便让他教我功夫。”

  “他总是变着法子让我练功,从来不打骂我,也不会逼着我练习。所以我渐渐地喜欢上了武学。”

  “三年后,他离开了。我的母亲也是在那一年去世的。”罗娇娇一提到过世的母亲,心情就不好起来。

  “后来呢?”薄郎君刚听到山晨的名字时,吃惊不小。他没想到罗娇娇的师傅竟然是大汉朝武功排名榜上位居第二的山晨。

  “三年前他又来了一次,待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他每天看着我练功,全然没有了我小时候的那种纵容之心。”

  “每当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就说是我母亲让我学武的。我若不好好学,怎么对得起母亲的在天之灵。”罗娇娇越说声音越低。

  “郎君!药煎好了!”姜钰端着药碗走了进来。

  “给我吧!”罗娇娇接过药碗,轻轻地吹了吹。

  姜钰扶起了薄郎君,然后退了出去。

  罗娇娇拿起羹匙喂薄郎君喝药。薄郎君看着近在咫尺的罗娇娇,发现她的睫毛很长,眼睛很亮。

  一碗药喝尽了。罗娇娇才发现薄郎君一直注视着自己。她慌忙端着药碗出去了。

  薄郎君拿下头上的巾帕,起身开始穿衣服。罗娇娇把药碗递给了姜钰,然后帮着薄郎君穿好了衣裳。

  “你的头不疼了吗?”罗娇娇轻声地问道。

  “疼!但我们不能逗留于此!”薄郎君说完,转身走出了屋子。

  雨渐渐地停了,只有屋檐还在不停地“滴答”着雨水。

  “这封信请您务必亲自转交给宋郎君!”薄郎君走至柜台时,抬手将两指间夹着的一封信笺递给了客栈老板。

  没想到他早就计划好了一切!跟在薄郎君身边的罗娇娇心里暗自嘀咕着。

  马车启动了。薄郎君不免咳嗽了起来。雨后的空气毕竟是凉的,他的病未好,自然禁受不住冷风。

  罗娇娇脱下自己的外袍,披在了薄郎君的身上。

  “算你有心!”薄郎君露出了笑容。罗娇娇这才发现他笑起来阳光灿烂。

  “你为了我不惜以身试毒,我怎能不知?”罗娇娇垂下了头,懊恼自己昨夜吃酒时还在心里骂他。

  “既然欠了我的,一定是要还的!”薄郎君的笑意更浓了。

  “怎么还?以身相许么?”罗娇娇说的时候本是无意的,可是她说完之后便脸红了起来。

  “如果你愿意做妾的话……”

  “免谈!”罗娇娇气呼呼地掀开了窗户。

  “咳!咳!”一阵凉风钻进马车内,薄郎君又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啪”的一声,车窗合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