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20章 情愫暗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清晨的客栈,人流窜动的厉害。

  刘老板一直在忙碌着,却没忘了给他们的东家备早餐。

  姜钰早早地就立在了薄郎君的屋门外,等着他的召唤。

  刘老板忙过以后,提着食盒来到了薄郎君的屋门前。

  姜钰接过食盒,看到刘老板的眼睛盯着薄郎君的屋门发怔,便开口道:“这儿没你的事了!”

  “哎!现在的年轻人!”刘老板摇摇头走下了楼梯。

  不是逢场作戏吗?难不成他们……姜钰也疑惑地看着屋门出神。

  薄郎君早已醒来,但他愣是没敢动。罗娇娇的头枕着他的胸口,手臂搂着他的腰睡得正香。

  要是罗毅看到她的女儿这个睡姿,恐怕会直接气晕过去!薄郎君的嘴角一挑,露出一丝快意的微笑。

  不过还得想个办法,这么下去真的不行!薄郎君怕哪一天自己忍不住要了这个女人。

  “主子!”姜钰看看时辰,忍不住在门外唤道。

  薄郎君垂下眼睑,微抬脖颈看着还在沉睡的罗娇娇,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女人心真大!她就那么放心我么?”

  睡梦中的罗娇娇被薄郎君掀了起来。罗娇娇却抱紧了他的腰,闭着眼睛叫道:“别闹!”

  “醒醒!”薄郎君的脸涨红了。他的手用了力道,将罗娇娇提了起来。

  “啊!你干嘛?”罗娇娇一睁眼就看到了薄郎君拧起的眉头和那黑亮的如同一潭清泓的眼眸。

  “应该问你自己干嘛!放手!”薄郎君推起了罗娇娇,但是她的一只手却抓着自己的发髻。

  罗娇娇坐起后松了手,抱着自己的胳膊护在胸前,一副受惊了的小兔子模样。

  “你昨夜躺在我身上,搂着我的腰时,怎么不见你这副样子?”

  薄郎君的话使得罗娇娇张大了眼睛,脸上飞起了红云。她知道自己睡觉的确不老实。哎!真是羞死人了!

  罗娇娇把头埋在了双膝上,不敢看薄郎君那揶揄的目光。

  “让开!”薄郎君不好跨过罗娇娇,只好轻喝一声。

  罗娇娇光着脚跑到梳妆镜前坐下了。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红彤彤的脸颊,怀里像揣了一只小兔一般“怦怦”直跳。

  “快梳洗!”薄郎君穿好衣裳,扭头看了一眼一动不动坐在梳妆镜前的罗娇娇说道。

  薄郎君见罗娇娇梳洗停当,便打开了房门。姜钰将食盒递给了薄郎君,眼睛却看向他的发髻。

  “准备车马!”薄郎君抿着唇关上了房门。他刚把食盒放在外屋的矮桌上,罗娇娇便乐颠颠地跑过来打开了食盒。

  “哇!”

  薄郎君看着罗娇娇那对看着美食时的晶亮眼眸,撇了撇嘴说:“先给我梳头!”

  “我不会!”罗娇娇将食盒里的饭菜端了出来,完全没有看到薄郎君看她的眼神。

  “你会什么?”薄郎君双手按着矮桌看着罗娇娇吃着肉的嘴问道。

  “什么也不会!”罗娇娇咽下了口中的食物,毫不在意地说。

  “看来你连做妾的资格都没有!”薄郎君直起身子叹了口气。

  “我可不想做妾室!我的人只能娶我一个!”罗娇娇往嘴里塞了一个大虾仁。

  “你除了吃,什么也不会,哪个男人肯娶你?”薄郎君走到梳妆镜前摘下了玉冠。

  “杨子胜来提过亲,被我拒绝了!”罗娇娇的嘴里有太多的食物,声音含糊不清。

  “也只有他那样的登徒子会喜欢你这样的人!”

  “其实他很不错的!听说他的家教挺严的,从来没去过勾栏那种地方。”罗娇娇把丽儿悄悄告诉她的都说了出来。

  “他的父亲怎么也不会答应这桩婚事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薄郎君觉得自己的气息有些不顺起来。

  “他可不像某些人,为了权势什么都可以抛弃!”罗娇娇放下筷子拍了拍手道。

  薄郎君顿时气结。这绕来绕去的,她竟然把自己绕进去了。

  “过来!梳头!”薄郎君举着梳子叫道。

  罗娇娇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走到了薄郎君的身后一把抓过了梳子。

  这家伙的发质不错,顺滑漆亮。罗娇娇拿着梳子瞅着薄郎君的一头乌发暗自赞叹。

  “梳掉一根头发,今晚的饭就免了!”薄郎君觉得自己有必要警告一下这个满肚子心眼的罗娇娇。

  “你自个儿梳吧!头发这么长,不掉一根?怎么可能?”罗娇娇“啪”地把梳子撂在了梳妆台上,然后走到床边坐下了。

  “不梳!到京城都没得吃!”薄郎君故作生气状。

  罗娇娇瞪了一会儿眼睛,慢慢腾腾地走到了薄郎君的身后,接过他递过来的梳子

  开始梳头。

  她尽量轻地梳着,紧张地盯着薄郎君的发丝。不一会儿,她的鼻尖就冒汗了。

  薄郎君把玉冠拿了起来。罗娇娇眨了眨眼道:“我肚子不舒服,先出去一下!”

  姜钰早就备好了马车,然后来到屋门口等着。他好不容易等到门开了,却见罗娇娇急急忙忙地走了出来。

  “怎么?”姜钰不明所以地问道。

  “你去给他梳头!我去方便一下!”罗娇娇说完就溜了。她出了茅厕,看到了后院里他们马车。

  罗娇娇上了马车,钻进去舒舒服服地坐了下来。

  薄郎君和姜钰来到了后院。姜钰说他去找一下罗娇娇。

  “我在这里!”罗娇娇掀开车窗,冲姜钰摆了摆手臂。

  薄郎君冷着一张脸上了马车。姜钰把一篮子吃的放在了车内,然后他赶着马车出了院子继续前行。

  罗娇娇见薄郎君戴着面具坐在马车里一言不发地闭着眼睛,便没话找话地说道:“你的额头为什么要留一缕头发?”

  “这是皇城时下最流行的发式,不好看么?”薄郎君转头看向身边的罗娇娇。

  “好看!”罗娇娇由衷地说道。她看着戴着面具的薄郎君那酷酷的样子,不由得盯着他看了起来。

  “你若肯做我的妾室,我们晚上就不会这么辛苦了!”薄郎君觉得罗娇娇一定是喜欢自己的,不然她不会这么一直不眨眼地望着他。

  “不行!我才不做妾室!”罗娇娇骄傲地转开头,不再看薄郎君。

  名分真的那么重要?薄郎君若有所思地看着罗娇娇好看的侧脸。

  她的模样的确不错,但也算不上什么绝色,我怎么就放弃了自己的原则呢?薄郎君曾对自己的姐姐薄姬说过,他此生只娶一妻,绝不纳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