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19章 情不自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床铺是华美的,罗幔拽地,流苏轻垂。

  一对璧人微合双眸,脸色绯红地盖着同一条锦被。

  一个是豆蔻年华的美少女,另一个是血气方刚的俊朗少年。他们这一夜注定难熬。

  “熄灯!”薄郎君翻转身子,给了罗娇娇一个后背。

  罗娇娇微微欠起身子,“噗”地吹灭了烛火,被子却被她扯了起来。薄郎君恼火地拽了过去,却不曾想把罗娇娇也拖到了身上。

  罗娇娇冷不防地扑在薄郎君的后背,她的头正好搁在了他的肩上,两人的脸儿贴在了一起。

  薄郎君登时瞪大了眼睛,没反应过来。罗娇娇更是发蒙起来。

  “你就那么想与我亲近?”薄郎君觉得自己的嗓子发干,心跳加快。

  “想什么呢?还不是你拽的?”罗娇娇的呼吸也急促起来。她转过身子,摸着发烫的脸颊直呼气。

  被子又缠到了罗娇娇的身上。薄郎君的喉咙动了一下,伸手去拉被子,却握住了罗娇娇的手。

  罗娇娇顿时觉得自己的手酥麻起来,她想抽出,却又想被握着,一颗心“怦怦”地直跳。

  “被子!”薄郎君转过去身,松开了手。他到现在才知道女人的手很小,柔若无骨。

  罗娇娇坐了起来,将被子重新盖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要不我睡地上?”罗娇娇觉得自己躺在薄郎君的身边,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就一床被子!睡吧!”薄郎君稳了稳心神道。

  “噢!”罗娇娇只好重新躺下。她的脑子里很乱,根本无法入睡。

  薄郎君更是难熬,强烈的身体反应使得他活受罪。

  第二日的马车上,薄郎君和罗娇娇互相倚靠着,睡得一塌糊涂。

  “郎君!该用午饭了!”姜钰将马车停在了一家酒楼前。可是,他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二人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姜钰慌了起来。他迅速地跃上马车,拉开了车帘。

  车子里的薄郎君和罗娇娇被惊醒了。姜钰愣愣地瞅着紧挨在一起的两人,脸上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出去!”睡眼惺忪的薄郎君坐正了的身子喝道。

  “属下该死!”姜钰退出马车时碰了头。

  罗娇娇抬手揉着眼睛说道:“好香啊!”

  “下车!”薄郎君大概也猜到了姜钰为什么会突然挑帘而入了。他下马车时只是瞅了一眼一旁垂首而立的姜钰。

  午饭是丰盛的,罗娇娇的吃相也实在是登不了大雅之堂。

  “你以后不可以这么用饭!”薄郎君在琢磨着怎么说才能让罗娇娇接受。

  “这不是在包间里吗?有人的时候,绝不会这样了!”罗娇娇放下了手里啃过的鸡腿,边嚼边道。

  罗娇娇还喝了点酒,她的脸上起了红晕,她那本来很明亮的水剪眸子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薄郎君竟然瞧得痴了。

  “别那么看着我!”罗娇娇俨然有些醉意。

  “走了!”薄郎君对自己刚才不知不觉地心动有些懊恼。他起身递给罗娇娇一方帕子,让她擦拭干净自己的嘴巴和手。

  一身酒气的罗娇娇上了马车,弄得车里也满是酒味儿。

  薄郎君不得不打开了车窗。罗娇娇欢喜地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迤逦的风光。

  “坐过来!”薄郎君不悦地唤道。罗娇娇极不情愿地坐直了身子。

  马车驶出没多久,酒醉的罗娇娇便昏昏睡去。她的双颊此时艳若桃花,圆嘟嘟唇粉嫩嫩地张着,使得薄郎君有啄一口的冲动。

  薄郎君咽了一口唾液,将视线移开。既然不想娶,就不要招惹她罢!

  心思既定,薄郎君开始思考此行的目的了。代王在皇城毫无根基。他必须为他找一棵大树,以备不时之需。

  吕家权势滔天,各王侯皆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薄郎君在皇城开了一家茶艺坊,高价聘请了茶艺技师前来坐镇,吸引了不少达官贵人前往品茶消遣。

  皇城内能与吕氏族亲在朝堂抗衡的只有两人。一位是丞相陈平,另一人便是太尉周勃。

  此行薄郎君已经锁定目标。太尉周勃掌管军政,虽不直接统领军队,但在战事突发时,有调动各方统帅的职权。

  陈平为人中正,不好拉拢。周勃高傲,却胸无城府,他的女儿周心祺经常光顾茶艺坊。

  马车入了太原郡,姜钰将车马拉进了恒远客栈后院。

  恒远客栈是薄郎君的产业,挂在杨子澜的名下。

  “下车!”薄郎君用两指弹了一下沉睡不醒的罗娇娇。

  罗娇娇的额头突然吃痛,她本能地挥拳击打。薄郎君迅捷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这闭着眼睛也能攻击?薄郎君看着刚睁开眼睛,一手捂着额头的罗娇娇不觉好笑起来。

  “干嘛打我?”罗娇娇好半天才真正地醒来。她眨了眨眼睛,嘟起嘴问道。

  薄郎君看着罗娇娇粉嘟嘟的唇,又有了原始的冲动。

  他张开手按了一下罗娇娇的头,反身钻出了马车。

  客栈刘老板已经得了消息,赶紧出来迎接。他已经命人收拾好了薄郎君在客栈的屋子。

  罗娇娇这回乖巧的很,默默地走在薄郎君的身后。

  “这位是……”刘老板看着戴着面巾的罗娇娇跟着薄郎君进了客房,他转身询问起姜钰来。

  “妾室!”姜钰笑了笑道。

  “嗯!看身量,模样也一定不差!酒饭已经备好了!”刘老板说完,又冲着薄郎君屋子望了一眼。他很想看一看罗娇娇面纱之下的那张脸。

  “做好该做的事!”姜钰收回了脸上的笑容,肃然地警告刘老板。

  刘老板拱了拱手,走下了楼梯。

  酒色醇香,美色诱人。薄郎君不免有点醉意。

  罗娇娇扶着他进了屋门,给他宽衣解带安置在了床上。

  “你的动作这么熟练,莫不是有了心中人?”薄郎君的确是有些醉了。

  “小的时候看我母亲就是这样给父亲宽衣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薄郎君的眼睛眯了起来。

  “去哪儿?”薄郎君见罗娇娇走向屋外,不由得追问道。

  “沐浴!”

  “记得我叫杨子澜!”薄郎君拉上被子,合上了眼眸。

  娶了她倒也不是不可以!薄郎君醉眼朦胧地看着幔帐暗忖。

  一股清香钻进了薄郎君的鼻孔里。微憩了一会儿的薄郎君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罗娇娇背对着他坐在床边,一瀑秀发下的曼妙身姿格外的诱人。

  罗娇娇转身躺在了床上,轻轻地拉上了被子。

  “不如我们假戏真做?”薄郎君的话毫无征兆地脱口而出。

  “你还没睡?”罗娇娇吓了一跳,扭头看向薄郎君。

  薄郎君紧闭着眼睛,心里正懊恼着刚才脱口而出的发自内心的话。

  “原来是梦话!我可不会做你的妾室!”罗娇娇哼了一声,翻身侧卧而眠。

  那就好!我只是不小心…….以后不会了!薄郎君抓紧了胸口的被子在心里暗自呢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