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18章 妾的身份
  “进来!”

  车内薄郎君的声音似乎变了。罗娇娇疑惑地转身钻进了马车。她一时间惊住了!

  “你是谁?”

  罗娇娇看着面前这个戴着蓝色镂花面具,身着锦衣华服,额前一缕青丝垂下,嘴角含笑之人惊问道。

  “这里还有他人么?”薄郎君那富有磁性的嗓音使得罗娇娇那差点停顿半拍的心又猛烈地跳动起来。

  “为什么装扮成这样?我还以为……”罗娇娇手抚胸口大大地吐了一口气。

  “以为我被人杀了?坐这儿!”薄郎君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饶有兴致地看着罗娇娇。

  罗娇娇这才发现马车里根本没有侧凳。她看着薄郎君放在身边空位置上的手修长,且骨节均匀。他的无名指上戴着象征着富贵的指环,在穿过车窗的晨曦映射下闪着淡蓝色的光泽。

  “车子不能在这儿逗留,你打算一直站到皇城?”薄郎君嘴角的笑容消失了。

  “坐你旁边我不太习惯!”罗娇娇挪动着脚步走近了薄郎君。

  “起!”

  薄郎君的话音刚落,马车便晃动了一下向前奔去。

  罗娇娇的手本能地去按前面的车板,却冷不防地被薄郎君一把拽着,跌坐在他的身侧。

  “你的另一个身份是杨子澜的小妾!”薄郎君松了抓着罗娇娇的手,冷冷地说道。

  “妾?”罗娇娇有些发蒙起来。

  “只要我还是杨子澜一天,你的这个身份就一直存在!除非……”薄郎君说到这里抿紧了嘴唇。

  “除非我死了!”罗娇娇觉得心里憋屈极了。她怎么一下子就成了人家的妾室呢?

  薄郎君倒是很欣赏罗娇娇的头脑反应能力。他告诉罗娇娇千万不能曝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也尽量不要让人看到她的真容。最后薄郎君递给她一方白色面巾和一份关于她新身份的册子。

  罗娇娇戴上了特制的、不易滑落的面巾低头看起了手中的册子。

  苏州雎鸠乐坊歌姬阿娇,身世不详,十三岁时,在乐坊老板的地下暗庄被解救,当地有名的富商杨子澜纳其为妾。

  “她去了哪里?”

  “死了!她们自小服食香肌散。那些恶人被斩之后,地下暗庄也被焚毁。三个月后,那些被解救的女子相继而亡。”薄郎君在心底叹了口气。

  “如果阿娇还活着,没人会怀疑吗?”罗娇娇的脑袋瓜子的确聪明得很。

  “没人知道她们具体的死因,也无人关心。我是细查了她的肌体才做出判断的。”薄郎君想起当时的情形,不觉得脸微微红了一下。

  “您亲自?”罗娇娇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记住!少说话!”薄郎君瞥了一眼罗娇娇那透着惊疑目光的澄清的眼神,不自觉地发起囧来。幸好他带着面具,不然罗娇娇一定会再继续盘问下去的。

  罗娇娇见薄郎君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将身子靠在了后车板上闭上了眼睛,便不再言语了。

  拘谨了一会儿的罗娇娇总算想开了!她的新身份是暂时的,不就是做戏吗?也没什么难的!

  在马车这狭小的空间里坐了一天,罗娇娇的所有耐性都被磨没了。她想掀开车窗看看沿途的风景,却被薄郎君打了手臂。她要下车活动一下腿脚也不行。

  “我要小解!”罗娇娇实在是憋得难受至极,也顾不上什么大家闺秀应有的矜持了。

  “到什么地儿了?”薄郎君抿紧薄唇,斜眼瞅了一下罗娇娇,终于又开口了。

  “灵丘地界!”头戴斗笠的姜钰放慢了马车的速度。他已经听到了罗娇娇的话,控制不住地乐了。

  “找个客栈安歇吧!”薄郎君的手将马车帘拉开了一道缝儿,入眼的只有漆黑的夜色。

  马车终于停了下来。罗娇娇抢先钻出了马车,还没等姜钰放好马凳,她已经跃到地上了。

  “真是憋死我了!”罗娇娇深吸了一口气道。

  马儿也吐着气儿,口鼻发出了响儿。

  “客官!里面请!”客栈的伙计笑着地迎了出来。

  罗娇娇刚想跑进客栈,就听到薄郎君低喝一声:“没规矩!”

  罗娇娇这才想起了自己的新身份,侧身站住了脚。

  薄郎君刚才看到罗娇娇先钻出了马车,他的火气“噌”地就冒了起来。但是他不能此时冲罗娇娇发火,所以暂时隐忍不发。

  罗娇娇待薄郎君走到前头,她才和姜钰并排跟了上去。

  “两间上房!”薄郎君说完就向楼上走去。罗娇娇赶紧跟上。

  姜钰交了定金,客栈老板给了他两块牌子。他拿着牌子跑上了楼梯。

  “公子!请!”姜钰打开了一间房门,薄郎君缓步走了进去。

  姜钰见罗娇娇看着他,便低头施礼道:“夫人,您请进!”

  “我也住这儿?”罗娇娇本来等着姜钰给他开另一间房门,结果得知她得和薄郎君共处一室。

  “关门!”薄郎君听到罗娇娇和姜钰的对话,他已经忍不可忍了。

  罗娇娇已经听出薄郎君的声音里隐含着的怒气。她只好抬脚走进了屋子里。

  屋子里的陈设十分的精美,这令罗娇娇感到很意外。

  “跪下!”薄郎君背对着罗娇娇轻喝。

  “为什么?”罗娇娇不解地问道。

  “你随我奉旨秘密办差,就得听我的命令!这是其一!其二,你现在的身份是杨子澜的妾室,而你却不管不顾地随性而为!这要是到了皇城,我们都得人头落地!少不得连累家人!”薄郎君猛然转身,对罗娇娇一顿训斥。

  “奴家这不是第一次出门办事嘛!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与我这小女子一般见识了吧!我保证不会再犯了!”罗娇娇虽然一肚子的愤懑,但她知道薄郎君说得都没错。

  好汉还不吃眼前亏呢!更何况她还是个小女子!

  “真的不再犯错?”薄郎君看着罗娇娇认怂,心里的气顿时消了一大半。

  “一定!夫君!请用茶!”罗娇娇跑到茶桌旁给薄郎君斟了一杯茶奉上。

  薄郎君坐在了几案后,抿了一口茶抬眼看向罗娇娇道:“外出这一段时日,我们要同榻而眠,这事儿不许说出去!”

  “非得这样吗?”罗娇娇的眼睛里尽是受伤的表情。

  “你说呢?”薄郎君起身走向了卧房。

  “可是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罗娇娇跑到卧室里对薄郎君说道。她妄图说服薄郎君,两人分开睡。

  “我也不习惯!”薄郎君轻蹙了一下眉头,把脱下的外袍递给了罗娇娇。

  “那我睡地上怎么样?”罗娇娇边给薄郎君搭衣服,边探问道。

  “脑袋重要,还是睡觉重要?”薄郎君也有些烦躁起来。他从来没有和别人一起睡过,更别提是女人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