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14章 前来探望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一阵悉挲的声音从屋顶传入了罗娇娇的耳际。

  “是他么?”罗娇娇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抬头望向了屋梁。

  后窗发出了轻微的“吱呀”声。罗娇娇的眼神挪到了屏风后的窗户上。她的身子虚弱得很,勉强走到屏风后。

  后窗打开的一刹那,罗娇娇愣住了。杨子胜一脸笑容地立在窗前。他的脸色不太好,很明显是伤势未愈。

  “你不在家里养伤,大半夜地跑来这里做什么?”罗娇娇蹙着眉头低声道,她的心里多少有些失望。她以为来的人是薄郎君,却不曾想是杨子胜。

  “想你!”

  杨子胜将自己的身子靠在了窗户上,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杨子胜伤的比罗娇娇重,但是他的内力深厚,所以恢复的比她快。

  “无聊!”罗娇娇抓住了窗框想要关上窗户。

  “再让我看你一会儿!”

  杨子胜好不容易从家里跑出来看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舍得这么快就走。

  罗娇娇听了心下一急,不由得咳嗽了起来。这要是让人看见了,她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不打紧吧!这是上好的参丸!”

  杨子胜见罗娇娇咳嗽时额头见汗,脸儿也愈发的白了,便知道她还很虚弱,赶紧将手里的药瓶塞到罗娇娇的手里,然后关上了窗户。

  “主子!你站那儿干嘛呢?”

  丽儿端着药碗走进屋子时,看到罗娇娇扶着屏风喘息着,便急忙将手里的托盘放到了桌子上。

  罗娇娇被丽儿扶到了床上,喝了她端来的汤药后躺下了。

  丽儿给罗娇娇盖上了被子,拿起自己的手帕给她擦拭着额头的虚汗。

  “我要睡了!你也歇着吧!”罗娇娇手里握着药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所以她支走了丽儿。

  丽儿走到屏风处,向后张望了一下,然后她才走出屋子,关好了门。

  罗娇娇看到丽儿的举动不禁脸儿红了起来。她拿出瓷瓶想扔了,却觉得自己的身子发沉,只好躺着不动了。她在心里骂了那杨子胜千万遍登徒子。

  不知不觉中,虚弱的罗娇娇慢慢地昏睡了过去。

  日影西移,罗娇娇刚一睁眼,就听到了丽儿的声音。

  “主子!您醒了!”

  丽儿拿着温热的巾帕给罗娇娇擦拭着面颊和手。她发现了罗娇娇手边的药瓶。

  “这是薄郎君带给你的吧!”丽儿拿起瓷瓶看了看。

  “薄郎君?”

  罗娇娇见丽儿发现了药瓶,刚打算告诉她真相,却听到丽儿提到了那个她心里所盼之人,不由得脸颊发热起来。

  “难不成主子一直未醒?他可是在您卧房里待了一小会儿呢!”丽儿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看手里的药瓶。

  “他来过了?”罗娇娇的心里透过一阵喜悦。

  “是呀!这药瓶八成就是他放到你身边的!来吃一粒,这可是上好的参丸,我们府上可买不起!”丽儿倒出了一粒参丸塞在了罗娇娇的嘴里。

  “不许吐出来!很贵的!”丽儿看着罗娇娇想吐的样子,急忙呶着嘴叫道。

  罗娇娇想了想,还是咽下了那颗参丸。她怕药丸的事儿露馅,只能勉强吃下了。

  “薄郎君替王妃送了许多补品来。王妃本来想亲自来的,却被代王阻止了,让她好好地在宫里养胎。”丽儿把自己听到的都说了出来。

  “原来他不是专程来看我的!害我白欢喜一场!”罗娇娇望着自己的软帐,有些失神了。她一点儿都没有责怪薄郎君进了她的闺房,也许这就是心里有和没有的区别吧。

  喝了丽儿喂她的粥,罗娇娇觉得自己的身上有了些许气力。

  躺了两天的罗娇娇特别渴望到院子里嗅一嗅外面的新鲜空气,踩一踩那散发着泥土气息的地面。

  “丽儿!我要洗浴!”罗娇娇在床上坐了起来。

  “程潇!抬浴桶来!”丽儿冲门外喊道,然后她把屏风拖到了屋门前。

  程潇扛着浴桶来到屋门前放下了。丽儿拉好了罗娇娇卧床的帘幔,让程潇把浴桶抬进卧室。

  程潇犹豫了一下,还是和丽儿抬着浴桶进去了。

  丽儿看着程潇涨红了的脸笑道:“还不去取热水?”

  “噢!”程潇从未进过女子的闺房,他十分窘迫地走了出去。

  水汽蒸腾,泡在浴桶里的罗娇娇觉得浑身舒坦起来。

  “主子!你这嫩滑的肌肤可不像是习武之人!”丽儿边帮罗娇娇擦洗着手臂,边羡慕地唠叨着。

  “我轻功见长,又没练那些外家硬功夫,自然伤不到皮肉!”罗娇娇想起了她的师傅山晨来。

  山晨是罗娇娇的母亲表嫂的儿子,是个远房亲戚。他无意间来到了代国,因盘缠所剩无几,这才来到了他们家借宿。

  罗娇娇的母亲意外撞见山晨练功,便让她女儿跟着学些。

  山晨见罗娇娇乖巧可爱,便悉心教了她两年。

  罗娇娇不肯吃苦,山晨只好让她修习内家功法和轻功。

  两年后,山晨离开了罗府。以后他每隔两三年便来指点一下罗娇娇的功夫。

  这师傅也该来了!我已经有三年没见到他了!罗娇娇倚在浴桶里暗自琢磨着。

  罗娇娇沐浴过后,反而有些困倦起来。她裹着浴巾躺在床上睡去了。

  丽儿给罗娇娇盖好了被子,拉好了帘幔,然后和程潇收拾洗浴的用具。

  “罗小娘可好些了?”杨子胜趁罗毅外出访查民情未归来到了府上。他毕竟是奏曹的儿子,所以罗府的辛管家也只好让他进府探望罗娇娇。

  “不许进屋!”丽儿伸开双臂拦在了门口。

  “那你让她出来与我见上一面,我便不进这屋子!”杨子胜用手里的扇子打着手掌轻笑道。

  “我家主子沐浴后正在休息,不能见客!”丽儿不得不说了实话。

  杨子胜看着屋门口湿湿的泥土点点头。他知道丽儿没有说谎,可就这么走了,他心有不甘。

  “你家小娘子身子骨虚弱,还得补一补才是。我带了些人参、鹿茸等补品,你去熬制成粥,等她醒了好食用。”

  “那你可不许进屋去!”丽儿觉得杨子胜说得挺对的,就活了心思。

  “放心!我只站在这门外等她醒来,绝不进去就是!”杨子胜信誓旦旦地看着丽儿。

  丽儿这才放心地去给罗娇娇熬制参粥了。她哪里想到自己前脚刚走,那杨子胜便进了屋子里。

  女子沐浴后,屋子里留有一股清香。杨子胜嗅到后,不觉得心神不稳起来。他其实真的就想看一眼罗娇娇,可是当他掀开帘幔,看到沐浴后的心爱之人娇媚的模样,忍不住伸出手去摸她那嫩的似乎风吹弹得破的脸蛋儿。

  当杨子胜的手将要触及罗娇娇的脸颊时,他的手指曲成了拳头。身为奏曹杨令申的长子,其所受的家教非常的严格。他极力压抑自己的本性,深吸了一口气放下了手臂。

  “老爷!”

  程潇收拾好浴桶后,回来守在了罗娇娇的屋门口。

  杨子胜闻听罗毅来了,已经来不及从后窗翻出离去,只能躲在屏风后屏住了呼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