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09章 情窦初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晨曦洒落在皇宫的琉璃瓦上,折射出亮眼的光泽,给堂皇的宫殿增添了一分华丽的色彩。

  一袭白袄绿衫的罗娇娇无心欣赏这宫中清晨的如画美景。她一手抚着发烫的脸颊,一手提着裙摆急急地走在宫道之上。

  宫门在望,罗娇娇不禁加快了脚步。守门的兵士正在换岗交接,罗娇娇停下脚步立在一旁焦急地等候着。

  一切就绪之后,罗娇娇的心绪也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她稳了稳心神,迈步走向了宫门。

  “令牌!”宫门口的兵士拦住了罗娇娇的去路。

  “我走得急,忘记冲王妃讨要了!”罗娇娇急忙解释着。

  “没有令牌,谁也不能出宫,就算是王妃也不成!”守卫宫门的兵士沉下脸道。

  我已经冲撞了代王和姐姐的好事儿,这会儿他不啻怎么气恼呢?我可不能回去!可是没有令牌我又出不去,这可如何是好?罗娇娇心思百转,不由得抬头看向了宫墙。

  皇宫的宫墙虽说比一般人家的墙高了许多,但对于罗娇娇的身手来说,她要翻墙而出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思及于此,罗娇娇拿定了主意准备翻墙回家。她顺着宫墙往回走,在一处没人的拐角处停下了脚步。

  这儿靠墙外还有一棵大树,人跃上后正好可以遮挡一下。罗娇娇巧笑着退后几步,正准备飞身而起的时候,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的右臂。她转头一瞧,来人正是薄郎君。

  “跟我走!”薄郎君的额头微微见汗。他可是急奔而来,就差点在宫道上跑起来了。

  “我从这儿出去挺方便的!”罗娇娇固执地道。

  “无知!”薄郎君扯下腰间的钱袋,抛向了宫墙之上,顿时招来一支响箭,将他的钱袋钉在了宫墙外的那棵老树干上。

  罗娇娇霎时惊出一身冷汗来。她这才明白为什么薄郎君的额头会冒汗了。他定是想到了自己会如此莽撞,所以急急赶来搭救。

  “多谢郎君!”罗娇娇倒是个识好歹之人,惊吓过后赶忙冲薄郎君施礼道谢。

  “我不过看在代王和王妃的面子上,怕你有个闪失不好向他们交代!”薄郎君刚才还一脸的恼怒之色,这会儿倒是嘴角露出了笑意。

  “怎么回事?见过郎君!”听到响箭动静的守门侍卫跑过来两人。他们见到薄郎君赶紧拱手施礼。

  “我一不小心把钱袋扔的高了些,所以……”薄郎君的眼睛看向了墙外的那棵树。

  那两个侍卫一看,树上果然钉着一个蓝色带金银丝的钱袋。其中的一个侍卫解下腰间的索镖甩出,缠住了那支响箭。

  薄郎君的钱袋和响箭一起给那个侍卫的索镖拽了下来。

  另一个侍卫弯腰拾起薄郎君的钱袋,恭敬地双手举到薄郎君的面前。

  薄郎君接过钱袋,皱着眉头看了看钱袋上的窟窿。

  “奴家会赔你一个的!”罗娇娇低声说道。

  “你是得赔我一个,不过必须是你亲手做的才行!”薄郎君握住了手里的钱袋微微展颜一笑。

  “好!”罗娇娇在心里偷笑!你又没见过我的针线,如何会知晓是谁人所缝制?

  “如若不是你亲手缝制的,那么以后你就别想再跨进宫门半步!”薄郎君似乎看穿了罗娇娇的心思,他的话说的格外的决绝。

  “那我给你买个最好的成不?”罗娇娇哪里会缝东西啊!她简直就没拿过针线!

  “不可以!”薄郎君一字一顿地道。

  “那你可不要后悔!”罗娇娇反倒是乐了。你如果不嫌丑陋,我就凑合给你缝一个算啥事儿呢?

  “我会每天都戴在腰间,如果有人询问是何人所制,我必定如实相告!”薄郎君可真是个不好糊弄的主儿!

  “那你等着吧!”罗娇娇撅起了小嘴儿走向了宫门口。

  “放她离去!不得阻拦!”薄郎君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喜欢逗弄罗娇娇,?也许他每天在宫里太过严肃了吧!

  罗娇娇一回到府中,就把宫里的事儿统统地抛到了脑后。她躺在自己房间里的床上,别提多么惬意了。如果不是为了姐姐,她可再也不想踏进宫门半步。

  “主子!甜果粥来了!”丽儿提着食盒进了屋子里。

  腹中早已“咕咕”直叫的罗娇娇从卧房直奔而出。

  “慢点吃!这可是婢子亲自看着火儿熬煮的果子粥!”丽儿拿着帕子替罗娇娇擦去了洒在手上的粥沫。

  “我就知道丽儿对我最好了!”罗娇娇放下了粥碗,眼波一转,唇边漾起了笑的涟漪。

  “好了!可曾见了那侧妃?说说她人咋样?”丽儿好奇的心里直痒痒。

  “论模样吗?她倒是不输于我姐!但是代王对我姐的那份情意她可取代不了!”罗娇娇越说声音越低,脸儿也泛起了潮红。

  “姑娘不是看上代王了吧!”丽儿盯着自家主子的脸儿不由得遐想联翩。

  “瞎说什么呢?”罗娇娇起身跑进了自己的卧房,抱着枕头躺到在床上。她的脑海里竟然浮现出薄郎君搂住她的腰肢,两人互相凝视的画面来。

  薄郎君那如墨漆染的眉是那么的精致,眼儿也似画工精心描画了一般,瞳仁晶亮,透着深邃而又耐人寻味的目光望着自己。

  嗐!羞不羞?那么近地看着一个男子,还偏偏忘不掉那种!罗娇娇的脸儿越发的滚烫起来。她把自己的头埋在了枕头下面,试图不去想那薄郎君。

  “姑娘!您抱着枕头做什么?”丽儿从罗娇娇的手里抽出枕头摆好,然后发现自己的主子双颊绯红,眼睑紧闭,长长的眼睫毛不安地颤动着。

  莫不是姑娘生病了?丽儿用手背抚了一下罗娇娇的额头。

  “别动!烦躁!”罗娇娇伸手挡开了丽儿的手,翻身躺正了身子。

  丽儿抟起小眉头给罗娇娇盖上了被子。她还是头一遭见自己的小主子大白天的睡大觉呢!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罗娇娇迷迷糊糊地沉睡着,梦里全是与薄郎君卿卿我我的情形。

  “姑娘!快醒醒!”丽儿急切的声音搅了罗娇娇的绮丽春梦。

  “这么急!赶着去奔丧啊!”罗娇娇不情愿地坐起来大叫道。

  “王妃和侧妃的赏赐到了!老爷让您快些去领赏谢恩!”丽儿早已习惯了罗娇娇的口业,并不与她计较。她叠着被子催促着。

  “赏我的?”罗娇娇虽然不贪财,但是对宫里的赏赐还是蛮感兴趣的。她一路小跑地来到了家里的客厅,刚喊了一声“爹”就停下了脚步,怔怔地看着面前之人。

  那厅堂上坐着的不正是她的梦中情郎薄郎君吗?宫里的赏赐大都是刘公公的差事,他来做什么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