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全家翻身机会为零 > 第三十九章:冤家路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苏喜妹停在原地没动。

  红书大步窜到前面,像护着鸡仔的老母鸡,想瞪对方又顾及身份,表情挣扎,五官都拧到一起。

  白旗扫一眼就被丑的移开目光,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至于苏喜妹,他根本连看都没多看一眼,只瞪着那几个小沙弥,“本侯要进去,你们还要拦着?”

  小沙弥嘴里说着阿弥陀佛,身子仍旧一动不动。

  “好好好,国安寺的老和尚们连本侯也不放在眼里了,不过就是几个破果子,当爷还真稀罕了不成。”白旗气的在原地直跳。

  他眼角余光扫到苏喜妹错过他一行人,明目张胆的就去果子林了,几个小沙弥也没有拦着的样子,当时就傻掉了。

  “她...她怎么能进去?”白旗指着苏喜妹的背影叫喊着小沙弥们。

  小沙弥们只回了一句阿弥陀佛,没有二话。

  白旗气笑了,五官拧成一团,“好啊你们好啊。”

  可谁看他?

  身边服侍的下人上前劝着,被白旗一脚踢开。

  原本白旗还不觉怎么样,被下人这么一劝,火气反而大了,挣扎出下人的拉扯,大步的往里冲,几个小沙弥不敢对他动手,被他推开也只能默默的承受。

  苏喜妹回头看了一眼,蹙起眉头,“小侯爷好不威风,到哪里都到处乱咬。”

  白旗一脚抬起还不等落下,僵生生因为苏喜妹的话而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身侧的小厮眼急手快的搀扶住他。

  白旗一把将下人挥开,涨红了脸指着苏喜妹,“泼妇、泼妇。”

  苏喜妹抿嘴一笑,“小侯爷火气这么大,该多吃些牛黄才是。”

  “你....”白旗指着她,抿了抿唇,哼了一声,双手背在身后嘲弄的哼了一声,“别以为你到这里来做什么我不知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语罢,他还邹邹嘴。

  他说的正是苏喜妹暗恋宋玉的事,苏喜妹却没听出来,还扬着下巴耀武扬威的,落在白旗眼中,自然是她脸皮厚。

  苏喜妹被他这副小人的举动弄笑了,突然生出一计来,“小侯爷,你可是觉得我一无是处?”

  “这还用觉得吗?满京城谁不知道?”白旗说到这恶狠狠瞪过去,“盼儿姑娘寄养在侯府中,你若敢欺负了她,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是以什么身份帮苏盼儿出头?”苏喜妹挖了挖耳朵,嘲弄回去,“你帮苏盼儿出头,就不怕我对外面说你们两个有私情?”

  “粗俗又无才,你连盼儿的一根手指都不如,你敢坏盼儿姑娘的名声,休怪本侯对你不客气。”白旗继续威胁。

  苏喜妹弯身,从地上捡起一块半手大小的石头,抛到半空又接住,其间微抬眼帘,别有深意的对白旗甜甜一笑。

  白旗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就听了一阵风吹来,后是额头一疼,有温热的东西流下来,他还没有感觉到疼,身边的下人已经吓的惊呼声来。

  “主子,你流血了。”

  “快,找大夫。”

  “回府回府。”

  下人们七嘴八舌的,后知后觉白旗才感觉到额头上传来的刺痛,他瞪着还在幸灾乐祸看热闹的苏喜妹,恨不能用眼神吃了她。

  “你敢打我?”白旗挥开身边的下人,大步就往苏喜妹跟前冲去。

  红书吓的脸色惨白,挡在主子身前的身子抖的像塞子。

  有小沙弥见事不好,已经跑去找人。

  苏喜妹不慌不忙推开红书,直接与白旗对上,“你不服是不是?”

  白旗伸手就要打人。

  苏喜妹道,“你碰我我就喊非理,到时让你负责。”

  这话威慑力十足,白旗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他又不甘心,咬牙切齿道,“你还要不要脸?”

  “我自己有脸干嘛要脸。”

  “那你就是不要脸了?”白旗眸光闪闪。

  苏喜妹抿嘴一笑,“难怪你能做出与闺中女子争吵的事情,还动不动就要伸手打人,脸皮不厚的人怎么会做得出来。”

  “苏喜妹,你又和本侯绕弯子骂人是不是?你上次骂本侯的事李侯还没和你算帐呢。”白旗只要一想起尚荣解释给他的那些话,就气的暗伤要吐血。

  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还会爱慕别人?

  不知羞!

  苏喜妹开始还有些没听懂他在说哪件事,待想起是哪件事后,张嘴哈哈大笑,“你是说那个啊,哈哈哈....”

  白旗见她敢当面笑他不说,还笑的这么张扬。

  别的女子笑起来时都含羞带怯,以帕遮嘴,可她呢?

  眼睛笑没了不说,嘴还张的那么大。

  粗俗。

  要是他把苏喜妹这么粗俗的样子学给宋玉他们,苏喜妹定会成为笑柄。

  想想,白旗也笑了,

  两个主子没有吵起来,还笑成这样,左右的下人也傻呆呆的一头雾水,搞不清楚状况了。

  苏喜妹笑的肚子疼才停下来,“要不要比一比?”

  白旗也慢慢的收住笑,挑眉撇她,“比什么?”

  “是你们男人擅长的,你敢比不?”苏喜妹激他。

  “比就比。”白旗冷哼一声,“我还能怕了你不成?”

  苏喜妹眯起眼睛,“十九日法会咱们寺门口碰头,到时再告诉你比什么。”

  白旗,“行,一言为定。”

  丢下话,白旗走了。

  待回到国安寺的后院,白旗咦了一声停下来,回头问身边的小厮,“爷为什么要和她打睹?”

  小厮苦着脸,“爷,奴才也不知啊。”

  白旗一巴掌挥在他头上,“蠢材。”

  骂过,怒气冲冲往前走,嘴里还嘟囔着,“睹就睹,真当爷怕了她不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