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全家翻身机会为零 > 第三十五章:毛头小子
  苏子渊这边从宫里出来,已是深夜。

  秋雨不但没有小,反而越下越大。

  苏子渊没有回前院书房,直接去了梧桐院。

  红书在屋里伺候,见三爷过来,前起行礼。

  苏子渊边往里边走边问,“大姑娘晚上用了多少饭?”

  红书低声道,“姑娘吃了半个肘子,有些胃胀,已经让周大夫开了方子。”

  苏子渊步子明显顿了一下,挥手示意红书退下,撩起帘子走了进去。

  绕过屏风,入眼的就是女子娇憨的趴在软榻的方几上,眼睛盯的也是方几上铺着的《百鹿图》。

  “烛火暗,莫伤了眼睛,明日再看吧。”苏子渊两步到了榻前,撩袍坐下。

  苏喜妹早就在听到外间动静时心就沉了下去,这时人到了眼前,再不能装没看到人,坐直身子,眼帘微垂。

  她不看对方,“三哥。”

  苏子渊咳了一声,“还在气上午的事?”

  “三哥,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事的?”苏喜妹像受了刺激的小老虎,瞪起眼睛。

  苏子渊心底闪过一抹笑意,面上不动声色道,“看你这样子我若再说这事,要将我赶出去?”

  苏喜妹颔首,“是。”

  脾气还是以前的脾气,霸道又直接。

  苏子渊这几日空隙时脑子想的也是这事,妹妹突然的冷漠,不吵不闹,比吵闹时还让他忧心。

  这一刻,他反而松了口气,笑道,“罢了,外面雨下的大,我就识趣一次吧。”

  苏喜妹不知从哪里摸来的手窜,两只手搅着把玩,语气带着几分质气,“三哥原来也知道自己不认趣啊。”

  苏子渊笑出声来,爽朗的盖过了外面的雨声,“你这丫头,一点亏也不吃,这是没有嫁人,待嫁到别人府中,岂不是每天都要掀房揭瓦?”

  苏喜妹道,“我不好也是哥哥们的错,我是被你们带大的,错对也是从你们那里学来的。”

  “在我们眼里,你任何时都不会错,只恐我们护不住你一辈子,如今趁着你还没说人家,才想着束束你的性子。”

  ‘护不住你一辈子’让苏喜妹暂且放下了心里的埋怨,抬头问,“三哥,你是查到什么了吗?”

  苏子渊望着妹妹认真的脸。

  肤白如雪,柳眉带媚,显显已见女子芳华。

  一双杏眼似哭似泣,媚骨天成,大体也就是这样。

  以往在他的记忆里最深的便是妹妹和他睁吵的场面,若细回想却记不起妹妹的模样。

  这一刻端详,才发现‘吾家有女初长成’,他还没等注意,已经被别家小子盯上了。

  苏子渊好看的五官都皱了起来,“你这次去庄子可有好玩的事?”

  苏喜妹道,“只呆了一天,哪里有什么好玩的。”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想到大哥那里打听不到宋玉的情况,到是三哥手段是出了名的厉害,定是知晓。

  声音一转,她将话拉回来,“也件事也不知算不算有趣的事。”

  苏子渊挑眉,“噢?”

  苏喜妹胳膊搭在方几上,手撑着一边脸,娇憨憨道,“昨儿个早上,国公府的小公子让人送了猎物到庄子上,听说是晚上猎回来的,大哥当天就后厨处理腌好,味道很不错。”

  “不过我更想不明白的,打猎原本就难,为什么还要晚上去打?以前京城里都传宋玉做的混事千奇百怪,我到是好奇他是什么样的人。”

  说完,苏喜妹笑眯眯的望着对面的兄长。

  在苏子渊来看,妹妹哪对他这么笑过,这笑谄媚味太浓,还是为了一个‘毛头小子’,苏子渊都酸了。

  此时,方明白上午兄长的焦急。

  苏子渊垂下眸子,“我到这边连口热茶还没喝上呢。”

  话音刚落,就听妹妹娇脆的对着外面喊,“红书,上茶,上最好的雀舌。”

  苏子渊:.....好个黄毛小子,真是把他妹妹拐跑了。

  求人当然得要先舍得。

  苏喜妹不知她与兄长相的完全是南辕北辙,误会更深了。

  清香的茶味飘散在屋子里,隔着窗就能欣赏到外面的雨,苏喜妹无趣的趴在窗框上看着雨,又不时用眼角余光往旁边扫一眼。

  已经半刻钟过去了,三哥还在品茶,她想催又怕三哥烦了不说,只能忍下来。

  苏子渊抿着茶,眉头轻蹙,妹妹像只小耗子一会儿偷看一眼,何时在他们面前这般听话过。

  眼前是老实了,可一切皆是为了别家的小子。

  你说苏子渊气不气。

  一盏茶,苏子渊愣是品了半个时辰,才若无其事的放下杯子,“这雀舌我记得是你从二哥那里得来的,一直舍不得喝,今天怎么舍得了?”

  当然是有求于人。

  苏喜妹心中吐槽,面上嘴甜道,“三哥挑理说到我这边喝不到茶,我总要把这话堵回去。”

  编,你接着编。

  苏子渊都快被醋给泡上了,开口道,“宋玉是什么样的人?八个字可以概括:巧言如簧,颜之厚矣。”

  苏喜妹长大嘴,刚要开口说她问的不是这个,便听兄长又道,“不明白?直白点说就是从未见过如此无耻之人。”

  苏子渊在官场上横行,言司自然过人,“竖子不足为谋。抛开他是男子不说,便是他那样的名声,也不该与那样的傻子接触。”

  “三哥,只听他平日里胡闹,却为何以前在京城里没有遇到过他?”苏喜妹见兄长对宋玉印象这么差,也不多问,只打听自己想知道的。

  这还不死心?

  苏子渊揉揉头,走下软榻,“非人哉,你只需记得离他远些。”

  抛下话人就走了。

  实在是一切来的太快,苏子渊面对妹妹第一次对男子出生的爱慕之心不知如何劝说,只觉回去想个完美的办法才行。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