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全家翻身机会为零 > 第三十二章:出头
    《全家翻身机会为零》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苏盼儿就站在街上,她说的话也传进了街人的耳里。

  苏喜妹的名声原本就不好,加上苏盼儿这样一来,落在旁人眼里,自然也就成了苏喜妹在欺负人。

  同样,坐在旁边酒楼里的白旗也这么想的。

  从郊外回来之后,他并没有回景伯侯府,而是直接到外面喝酒打混,见外面马车出事,一打听是苏盼儿的,就担心的要下楼,然后就听下人禀报说人没事,而苏家的马车正好也路过。

  他站在二楼观望,看到苏盼儿受了惊吓苏府的人不但不担心,还安然的坐在马车里受礼。

  这如何得了。

  白旗一甩衣袖,蹬蹬蹬几步就下了楼。

  人还没有到马车旁,就扬声嘲弄道,“好个谦恭仁厚,妹妹受惊受伤要站在车下见礼,做姐姐的稳然坐在马车里,苏府的规矩到是与旁家不同。”

  这哪里是在说苏府的规矩,根本就是在当面赤裸裸的指责苏喜妹不爱护兄妹。

  “哟,景伯侯府的小侯爷。”

  “这下有好戏看了。”

  行人也纷纷驻足观望。

  苏傲眼睛一横,“黄口小儿,我苏府的规矩岂是你来议论的。”

  “安乐侯,我虽年少,爵位与你相同,你说话放尊重点,你们兄妹欺负失去父母的孤女,本侯看不过去怎么了?”白旗冷哼一声,丝毫不惧苏傲。

  苏傲就要往上冲,被苏盼儿和苏喜妹同时喊住。

  “大哥。”

  “大哥。”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噤声。

  苏盼儿往车里望了一眼,迟疑一下,才谨慎的对白旗欠了欠身,开口道,“小侯爷误会了,小女刚刚在街上出事,正巧遇到家中兄长归来,并没有被姐姐欺负。”

  语罢,她又欠了欠身,“小侯爷关心小女子心意领了,只是此事万不能误会了姐姐,不然就是盼儿的错了。”

  苏盼儿说话时,还不时的往马车里看,似乎很担心有说错的地方而让苏喜妹不快。

  她谨言慎行,白旗越发误会,“你不必帮别人说话,你看中亲情,可惜有些人根本不在意,苏姑娘何必委屈了自己。”

  说完,白旗还不解恨,见苏傲要开口,又抢话的冲着马车又道,“苏姑娘的名声京城里的人谁人不知,刚刚的事也是本侯亲眼所见。”

  噗嗤。

  笑声从马车里传出来。

  同时,帘子被嫌弃,苏喜妹端坐在里面,笑盈盈道,“我观小侯爷面相似可跑马,似有疾在首,不治将恐深啊。”

  笑容一收,鼻孔俯视着白旗,恶狠狠道,“小侯爷明知我威名在外,还到我面前来说规矩,就不怕我画地成圆,祝尔长眠?”

  一番话说的又快又顺,白旗显然还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

  苏喜妹骂过人,心里爽了,努努嘴,“小侯爷还是一边凉快去吧,若实在想不明白可找个有学识的人问问。”

  白旗哪肯走,“别以为会甩几句文就在本侯面前装淑女,你爱慕...唔...”

  后面的话还没有吐出口,就被苏傲及时捂嘴捂住了。

  景伯侯府的下人看了慌乱上前,又不敢和苏傲动手,只能劝着。

  “侯爷,有话好好说。”

  苏傲连拖带提将白旗扯到一旁,温柔的威胁道,“吴士行的事听说了吧?你想不想试试?”

  白旗瞪大眼睛,他是混。

  可安侯侯这个老东西更混。

  苏傲哼了一声,“不想试试就记住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别让我找到你府上去。”

  一把将人甩开,苏傲大步回到马车旁。

  这时他也没有了耐性,让人扶着苏盼儿上马车,一挥鞭子,亲自赶了马车回府去了。

  马车里,苏盼儿一脸的愧疚,“大哥哥,大姐姐,都是我的错,不然也不会让人误会了。”

  这声大哥哥大姐姐叫的苏喜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手撑着下巴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街景从眼前闪过,并不接话。

  苏傲到不忍牵怒到她身上,不过还是觉得她有些地方做的不妥,“二妹,自家兄妹平时在一起时,你不必如此小心翼翼,以后你还要住在府里,若是一直这样,大家也都不自在。”

  苏盼儿受教的乖巧点头,“大哥哥,我记下了。”

  苏傲嗯了一声。

  心想二妹性子好是好,就是太受哭了,和她在一起时总会让人觉得欺负了她。

  安静了几秒中,苏盼儿微咬下唇,开口说话时能看到唇上留下的齿印,“大哥哥,刚刚小侯爷说大姐姐爱慕别人?可是私下有人误会大姐姐了?”

  白旗和宋玉整日一起混,白旗是怎么知道的不言而欲。

  苏傲在心里咒骂宋玉不是个东西,将这事还到外面张扬,却不知已经坏了妹妹的名声,面上的愤上自然也不是装出来的。

  “白旗就是个混不吝的,他说出来的话能叫话?那是放屁,只听听就行了,不要往心里去。”

  苏盼儿一双眼睛水旺旺的像只走丢的小鹿,乖巧的点点头。

  她的样子取悦了苏傲,苏傲心情好了,“刚刚的事不怪你,你不必往心里去。”

  苏盼儿乖巧的嗯了一声,笑道,“大姐姐刚刚真厉害,说小侯爷那几句话,怕小侯爷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呢。”

  “什么话?”

  “姐姐说小侯爷面相似可跑马,那是在说小侯爷脸大,说他似有疾在首,不治将恐深是指脑子有病,最后一句更有趣‘画地成圆,祝尔长眠’是在说画圈诅咒对方。”

  “原来是这么回事。”苏傲哈哈大笑,露出满口白牙,“妹妹厉害,这骂人骂的有内涵。”

  “是啊,大姐姐好厉害。”苏盼儿也一脸的崇拜。

  如此一来,苏傲开心了,只觉得占了便宜,回府的路上与苏盼儿说了一路。

  苏喜妹冷眼旁观,暗叹白莲花厉害,大哥还傻呼呼的觉得对方乖巧懂事呢吧?

  怕不知道他在对方眼里就是个没带脑子的。

  白旗这边,见马车走了。

  他朝马车的方向呸了一口,才骂骂咧咧的回府去。

  而苏喜妹说的那几句话,被人分析出来后,一时之间,风靡一时,成了人们打趣友人时最火的句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