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全家翻身机会为零 > 第二十八章: 瞎了瞎了
  是夜,一辆马车从安乐侯府角门驶了出来。

  苏喜妹靠在马车里,手里拿着一副《百鹿图》,看了几日的画,每副都一样,并没有找到不同的,这让她也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想法错了,线索并不是在画的不同上,而是在别的地方。

  隔着小方几的另一边,苏傲面朝马车,双手盘在胸前,只是没过半盏茶的功夫,又翻过身来,眼皮一抬,见妹妹仍旧不理他,他嘴动了动,又气鼓鼓的翻过身去。

  反复几次,苏喜妹好笑的放下手里的画卷,“大哥。”

  苏傲像掉进了热锅里,被烫的跳起来,“妹妹。”

  大概是终于不再被忽视了,他欢喜的一大眼睛瞪得大大的,眼里满是欢喜和期盼。

  苏喜妹心更软了,“大哥,我都没伤心,你一直唉声叹气的做什么?”

  看到兄长一瞥眉毛挑起来,苏喜妹暗下偷笑,就知道大哥在等着她这么说呢。

  苏傲准备了一肚子的话,终于找到了发泄口,他坐正身子,双手搭在两腿上,看起来认真又严肃,“妹妹,你怎么不闹?像以前那样,只要你闹起来老三就得换着法子哄你,你说受委屈的是你,你又不闹,现在好了,被赶出府了。”

  “大哥如果不想去庄子,就回去吧,我一个人也行。”

  苏傲眼睛瞪了起来,“没良心的,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是不想去庄子吗?我是为你委屈。”

  说完又嘀咕道,“也不知道老三是怎么了,心怎么越来越瞎了。”

  苏喜妹暗暗发现,“大哥,你看你都看得出来,三哥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三哥看出来还这样做,是有他的用意吧。”

  苏傲偷瞄了一眼,小声试探的问,“你...不生你三哥的气?”

  “生气。”苏喜妹下巴扬得高高的,“理解归理解,可受委屈的是我,我干嘛不生气?何况他疼二妹是真,偏心也是真,我为什么不生气?”

  苏傲张了张嘴,不知从哪劝起来。

  苏喜妹只当没有看到兄长一脸的懊恼和纠结之色,“大哥,话也和你说了,到庄子还有段路,先休息吧。”

  躺下背过身,苏喜妹不看也知道兄长还没有想开。

  别看兄长大咧咧的,可心里最在乎的就是家人,看到她和三哥那边闹误会,又担心她这个脾气,只能换着别的法子劝通两人。

  良久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叹息声,又有细碎的声响,苏喜妹才闭上眼。

  ***

  安乐侯府前院。

  陈宜借着夜爸进了书房,恭敬的回道,“爷,侯爷和姑娘一刻钟前到庄上已经安顿好。那边传来的消息,姑娘并没有吵闹,反而着侯爷。”

  苏子渊放下笔,垂眸看着陈宜,“这些日子你可发现姑娘有些不对?”

  陈宜迟疑了一下,“姑娘安静了许多。”

  府里不在鸡飞狗跳,就是陈宜习惯帮着姑娘收拾残局,突然安静下来,都有些不习惯。

  苏子渊不款眉头微蹙,仍旧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却又不得不承认,陈宜的话说进了他的心里,与在安静的妹妹让他觉得离他太远,反而不像以前那般让他头疼时觉得亲近。

  敛起心绪,苏子渊又才说起正事来,“苏总管那边可有消息?”

  “国公府宴会后,爷让盯着府中的动静,苏总管一共去了二爷府中三次,最后一次从二爷府中并没有出来。”

  苏子渊沉默了一会儿,正欲开头,就听见外面有下人传话,“三爷,二姑娘过来了。”

  陈宜见主子点头,转身出去将人请了进来,留二人在书房说话,出来时将门带上。

  “还是因为你大姐的事?”

  苏盼儿点头又摇头,“三哥哥,我只是突然想起父母没有出事前,发现的一件怪事,或许这事与我父母被杀害有关。”

  苏子渊下意识的眉头一蹙。

  苏盼儿便将自己注意到的发现说了出来,“就是前些日子苏总管去了府上几次,每次去府上都与父亲在书房说上许久的话,有一次被我撞到苏总管从府中出来,他看到我之后脸色也是一变。”

  “如今再想想,他若是听了府上的事去与父亲见面,被我撞见后又何必脸色大变,或许....”苏盼儿紧紧攥住手里的帕子,“或许他是偷偷去见父亲的。”

  说完,苏盼儿的心也是七上八下的。

  特别是三哥迟迟不开口,这样的安静总让人觉得窒息。

  与此同时,郊外的庄子上。

  苏喜妹双手绞着帕子,一颗心也七上八下的。

  她心里也直泛苦,躲到庄子上,怎么就又遇到这位了呢。

  “没有话对我说?”

  椅子生硬让宋玉坐的很不舒服,他语气有了抹不耐,换了个姿式,抬眼往软榻上看一眼。

  人低着头看不清神情,但是一双纤细又白的小手不停的绞着手里的帕子,可见是害羞了。

  他叹气,“大半夜追着我出城不觉害羞,现在我过来见你,你还害羞上了。”

  苏喜妹心道果然又来了。

  不过这样也让她反而松了口气,起码通过他的话能让她知道他不是来杀人灭口的。

  “我...我是和兄长来庄上散心。”

  苏喜妹说完,又忍不住担心她这样说会不会惹恼他。

  可下面对方的话证明了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宋玉明显不相信,“大晚上的出来散心?”

  他今日约了几位朋友晚上出来狩猎,想来定是他们中的谁把事情透露出去,才让苏喜妹又跟了出来。

  人不温柔名声不好,就是找理由也这么没信服力。

  一翻总结,宋玉给苏喜妹的评价就是一个字:蠢。

  宋玉再看人。

  打扮的到是还可以,不像以前穿的大红大绿,到是素了很多,她的体型与其他女子相比偏丰腴了些,穿素色的更合适。

  发髻有些乱,有捋头发自然的散落下来,不刻意意透出抹慵懒来。

  打扮和低头乖巧的举动学的不错,宋玉点头,到是知道他的口味。

  最后,目光落在她略为宽松的衣衫上,宋玉又想起了那日在国公府见到的画面,他知道这样不显的衣衫下,藏着一身怎样撩人身姿,又是怎么样的一番美景。
    八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