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全家翻身机会为零 > 第二十六章:陷害
  苏喜妹在府里呆着,等着十九日法会的事,一边和兄长每日翻看着府里的《百鹿图》,却不想发生了一件大事。

  苏衡出事了。

  不错,正是苏喜妹那个二叔。

  苏衡与朱氏在去查看郊外的庄子时,被人追杀,躲闪之间马车和人都坠入了悬崖,夫妻二人尸骨无存。

  这件事,与当年苏喜妹父母一样。

  苏衡是朝中命官,刚调回京城不到半年就出事,可谓是惊动朝野,连当今圣上都动了怒,命人势必要查个水落石出。

  一时之间也弄的人心慌慌,众人原本热闹准备着十九日去法会的事的热情也歇了下来。

  苏盼儿被接进了安乐侯府,安置在梧桐院旁边的荷院。

  去世的苏夫人很喜欢花,每个院子都种着不同的花,也多会以花名为院名。

  苏喜妹被宠坏了,非闹着要和兄长们一样不用花名,苏夫人又宠女儿,由着她胡闹将院名取为了梧桐。

  “姑娘,听下人说二姑娘今日又没有用饭。”红书劝着在榻上一身无骨躺着的主子,“三爷出府前让陈宜过来递话,说二姑娘刚失去父母,让姑娘得空多去陪陪,姐妹两个一起用饭也热闹些。”

  苏喜妹呆呆的看着窗外,院里一片梧桐。

  久久,在红书要再次开口劝时,她长长叹出一口气,“二妹刚失了父母,我去让她热闹,岂不是拿刀戳她的心。”

  红书:.....理是这个理,可是...好像也不是这个样子啊。

  苏喜妹愁啊。

  她书中明明没有情节苏衡夫妇出事,而苏盼儿会被安乐侯府收养,天命女主和她在一起生活,她不就是被吊打的命吗?

  同时,一颗心也飞到了府外。

  她想找元代问问,是不是因为她撞到苏总管与苏衡私下里往来,所以苏衡夫妇才被命口的?

  那元代他....应该是坏人吧?

  那么好看的一张脸,人看着也不坏,就是有些自恋,竟然是....坏人...

  每每想到这些,苏喜妹就想锤胸喊天,造孽啊!

  红书听到身后有动静,回过身去,只见院里的小丫头福了福身子,“红书姐姐,前院三爷让人送了衣料过去,让咱们姑娘和二姑娘过去选一选,说十九日法会那日穿。”

  “知道了,下去吧。”红书挥退小丫头,上前扶起主子,“听陈宜说了一句,十九那日要给二老爷和二夫人做法式,又赶上法会,今日送来的该是浅色的布料,姑娘过去看看吧。”

  一路上红书也在絮叨,“姑娘不喜二姑娘,面上也要过得去,如今二老爷二夫人去了,全京城的人都同情着二姑娘,这时姑娘再和二姑娘对着来,怕是又要被人骂姑娘恶毒了。”

  “姑娘就是脾气急了些,往日里也没有欺负二姑娘,外人误会不说,便是久了二爷和三爷也觉得姑娘欺负了二姑娘。”

  “每次被冤枉姑娘都不解释,到是与二爷和三爷疏远,二姑娘反而像他们的亲妹妹。”

  进了前院,不由用苏喜妹开口,红书也闭了嘴,腰板又挺了挺。

  苏喜妹看了心下忍不住觉得好像,劝着她这个主子脾气收着点,可看看到了跟前,自己像斗鸡一样。

  红书是苏喜妹小时候在外面捡回来的,又瘦又小,捡回来后就被苏喜妹带在身边,这些年苏喜妹脾气不好,身边下人多有怨言,只有红书无怨无悔的跟着她。

  便是苏喜妹记得书中的那些情节,也知道红书是个忠心的,书中苏喜妹的结局是流放在路上被惨杀至死,而红书也因救她被杀。

  这样忠心不二的丫头,苏喜妹也愿意宠着。

  何况红书是知深浅轻重之人,她记得自己的身份,再宠也养不大她的心,忘记自己的本分。

  花厅里左右侍立着下人,苏喜妹一进来齐齐见礼。

  在看布料的苏盼儿听到声音,回过身来,微微欠了下身,“大姐姐。”

  苏喜妹点头,走到她身旁,眼睛才从苏盼儿的身上落到了桌上摆在的布匹身上。

  什么素色的,根本就是白色的。

  这是要为苏衡披麻戴孝吗?

  侄子侄女为长辈子戴孝听过,却没听说过要守孝的。

  怕又是三哥心疼苏盼儿,才弄此一事吧。

  “大姐姐,待晚上见到三哥哥,我会与他说给大姐姐换些艳色的布匹。”苏盼儿小心翼翼的偷看她一眼又低下头。

  这副样子落在外人眼里,仿佛苏喜妹说了什么话欺负了她一般。

  苏喜妹唇角耷拉下来,“看你说的,二叔是我长辈,他出事了我再穿的艳丽,让人看了岂不是要说我不孝?”

  “大姐姐,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是...大姐姐喜欢艳色的衣穿,我知道大姐姐看到这些不高兴...并没有让大姐姐陷不义..”

  “行了,别说了,像我欺负了你一样。”

  苏盼儿不说话眼圈却红了。

  绿荷心疼自家主子,“大姑娘,我们姑娘并无坏心。”

  “没规矩的东西,主子们说法,哪里有你们插嘴的份,我看主子就是被你们这些不懂规矩的下人带坏了。”苏喜妹冷哼一声,“红书,去教教她什么是规矩。”

  苏盼儿顾小哭了,“大姐姐,绿荷也是无心之过,她只是心疼我这个主子。”

  苏喜妹打断她的话,“那按你说我这个当姐姐的就不心疼你了?下人不懂规矩,我若是不管,将来到外面坏的可不是你的名声?二妹就是太心软,才让这些奴才忘记了规矩。”

  苏盼儿被堵的哑口无言,只是不停的落泪。

  看着楚楚可怜。

  苏喜妹可没心软。

  红书早就等这一天了,想到平日里绿荷杖着二姑娘的嚣张劲,几个大步冲过去,撸起衣袖对着绿荷的脸就是几巴掌,左右开弓的下场便是绿荷的脸立时肿的像馒头一般。

  半盏茶后,苏喜妹捡了几匹布料,让人捧着回梧桐院了

  而她还没有回到自己的院子,她欺辱刚失父母堂妹的事情就传出了府。

  苏子渊在洒金街的苏府上正在办白事,听了陈宜禀报的事,薄唇抿了抿,挥手示意知道了。

  当天晚上,苏喜妹的屋里就多了几本金纲经,苏子渊让人带来的话美其名曰为长辈尽孝心,让她每本抄一遍,十九日超度上烧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