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全家翻身机会为零 > 第二十章:出面
  宋老爷子顾不上理会身上散落的酒水。

  一头银发的老头子,还一脸的八卦,凑过去又是耍宝又是耍无赖,东拼西凑,总算是把事情弄明白了。

  宋老爷子呆呆的看着孙子,嘴角都不会动了。

  这小子平时精明的像只猴子似的,怎么在感情上一窍不通的是个白痴啊?

  宋玉见祖父都震惊到了,心里难免得意,正要再大放厥词几句,深冬走了进来,低耳几句之后,恭敬的等着吩咐。

  宋玉面上的笑惊艳了几分却寒意四射,深冬低下腰,他交代几句,深冬无声无息的退了下去。

  宋老爷子看出孙子不高兴,他感兴趣的到是谁让孙子能一瞬间就动怒,他也在想要不要和孙子说一下,他误会人家姑娘了。

  目光落在后院,只见苏家的小姑娘已经从马车上趴下来,漫不经心的慢慢远离马车,这时宋老太爷听到耳边一声嗤笑声。

  他看过去,“看不上人家小姑娘?”

  “愚蠢。”宋玉想到深冬带来的消息,说的话又气了几分,他起身往外走,“祖父好好藏着,我去去便回。”

  “臭小子,明明是知道人家小姑娘被欺负不高兴了,还说人家小姑娘愚蠢,到是你自己....”宋老太爷洞察一切的眼睛里尽是戏虐的笑,只等着看热闹。

  这边苏喜妹在朱士行马车里的茶不里下了药之后,便在后院等着兄长,没多久见走来一群下人,提着茶水果盘,她侧身往边上避让,可那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说笑,路过苏喜妹面前,到底撞到了苏喜妹身上。

  小二吓的连连道歉,苏喜妹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摆手让人走了。

  那群人一进前面的过堂,撞了苏喜妹的小二就快步走到一旁,将手里顺来的东西交到了深冬的手里,安静退开。

  深冬看了眼手里的蓝色瓷瓶,转身进了茶水间。

  前面的大厅里,朱士行与宋翔一行人凑到了一起,人靠在椅子里,接过下人递来的茶,一入口痴迷的闭上眼睛,慢慢品着余香。

  半响才道,“好茶好茶,这么好的碧螺春,也只能在叶雨阁喝到。”

  宋翔笑道,“喜欢就多喝点。”

  朱士行别看平时胡闹,是个真正的纨绔子弟,却独独爱喝茶,最爱碧螺春,他接连喝了两杯,才徐徐开口,“听雨阁的老板竟打听不出来,这样的好茶,到让人更好奇他的身份了。”

  宋翔一身白袍,起身走出雅间,“什么样的身份还不都是个商人?”

  朱士行折扇拍手,大笑,“说的正是这个理。”

  前面闲情雅致,后院苏喜妹没见到兄长,反而是角门被打开,一小厮恭敬的引着一美艳女子走了进来,女子身上披着斗篷,脸遮了大半,只隐隐能看到侧脸,却也是倾国倾城。

  京城里第一头牌,有才有貌,初夜被朱士行买了后就一直为朱士行守身,只是丞相府公子怎么可能娶个青楼女子进门,便是妾也不行,朱士行又贪恋艳儿的美色,偷偷摸摸的将人养在外面。

  苏喜妹记得书中的这些,今日看到这药,才想到了办法。

  亲眼看到人上了马车,苏喜妹放心了,她趁着左右没有人,刚进了穿堂,就被前面冲进来的兄长拦下。

  “妹妹,前面朱士行已经闹起来了,咱们快走。”明明很急迫,苏傲却一脸兴奋的笑。

  苏喜妹被兄长拉着往外走,路过大厅里,发现里面已经乱了,到处是乱跑的人,还有女子尖叫声从二楼传来。

  往上一看,苏喜妹都张大了嘴,朱士行像疯了一般,正追着楼上的女子跑,有人站出来拦他,他男女不顾仍旧扑上去。

  吓的男子都尖叫起来,将他甩开,他像狗皮膏药一样又粘上去,吓的人见了他就脸色大变。

  这症状怎么和她‘回春丸’这么像呢?

  一路被兄长拉出茶楼,回到马车之后,苏喜妹摸了摸衣袖,装药的瓶子不见了。

  “哈哈哈,朱士行现在就是发了春的野马,看他还怎么翻身。”苏傲说到激动时,手直拍大腿,“妹妹,你太厉害了,让他在马车里出事,是不如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事丢人。”

  “大哥,不是我。”苏喜妹张了张嘴,“我刚发现药瓶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走的太快,丢掉了,还是被人偷走了?”

  她回想了一下,只有在后院的时候,被小二撞了一下,难不成...可是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苏喜妹想不明白,把自己的疑惑也说出来了。

  苏傲一向是脑子能不用就不用的主,“管他是谁下的药,又要干什么,反正也算是帮了咱们。”

  苏喜妹可没这么轻松,撩起马窗帘望向茶楼,“也不知道里面怎么样了?”

  苏傲挤过来,往外望,“还能怎么样?人都跑出来了,到是宋翔和二妹他们还没有出来,我进去时发现朱士行正对二妹的方向去了,被宋翔一群人拦下来。”

  朱士行已经癫狂的男女不分了,可想而知里面什么样。

  其实他们兄妹二人还真想错了,里面很安静,听雨阁的掌柜出面,带着十多个打手,架着朱士行一边堵着他的嘴,不理会欲上前来抢人的朱府下人,带人往后院去。

  各世家的马车就停在后院,一进后院,朱士行就被扔进了朱府马车,说来也奇怪,发了疯的朱士行并没有冲出来,反而是马车晃了起来,里面还有女子的娇羞声。

  朱士行的小厮傻眼了,要去掀帘子,被掌柜先一步抢了时机,“民不与官斗,听雨阁却也有自己的规矩,放朱公子的马车出去。”

  之后朱府的下人连靠前的机会也没有,马车就被赶到了街上,街道上两边是人,马车里朱士行又疯癫的没有顾忌,一路回到丞相府,朱士行在马车里放荡的事情也传了一路。

  一时之间整个京城都沸腾了。

  丞相府公子在茶楼里就对女子脱裤子,被塞进马车后,又一路晃到丞相府,有好热闹的跟随到丞相府后,朱士行是被抬进去的已经昏厥过去,而另一个女子从马车里下来,竟是红楼里的头牌艳儿姑娘。

  只知艳儿姑娘被赎身金屋藏娇了,不想竟是这位丞相丞小公子。

  丞相府小公子被世人所知,一是高贵的出身又小有才气,另一方面是与安乐侯之间的纠葛,可最后往往是成全了丞相府小公子,名声坏的永远是安乐侯。

  今日之事呢?

  事情发生在听雨阁,全京城里的百姓都知道了,这小有才气的丞相府贵公子做出如此世风日下败坏风气的事情,原来往日里的好都是装出来的。

  那与他恩怨颇深的安乐侯,是不是也是被冤枉的呢?
    《全家翻身机会为零》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