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全家翻身机会为零 > 第十七章:口是心非
  苏子渊难得瞟了一眼腰背挺直的大哥,又看了一眼旁边低头的盯着脚尖的妹妹,闭上眼,手指揉着太阳穴,似乎很头疼。

  “大哥若真是知道规矩体统,便也不会生出这些不符合身份的事。”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些年道理没少说,兄长仍旧如此,苏子渊也放弃了,以他之力也能护住兄长及妹妹。

  酒楼后路都被堵住,苏子渊没有再多说,反而是指了桌上的点心,“姚记的核桃酥,二妹妹排了一晚上的队买来赔你的,妹妹拿回去吧。”

  苏子渊也不知是不是他太过敏感,与以往不同,妹妹不吵不闹,反而让他觉得被疏远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兄长带大妹妹,他又何尝不是养大妹妹。

  回想当年妹妹才不过三岁,父母便出事,兄长继承爵位,二哥又去了寺里,回府的时候不多,说妹妹是他和兄长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也不为过。

  自己养大的孩子,突然不亲近了,心里滋味自是不好受。

  “兄长不小了,也该持重了,我已经拜托老师为兄长寻门亲事,待嫂嫂嫁进府中,咱们这个家也就能像个家了。”

  “二妹妹到底是一家人,又诚心道歉,一家人哪有隔夜的仇。”

  苏子渊说话,苏傲兄妹就听着。

  半刻钟后,苏傲提着鸟笼从书房里出来,感慨中又带着点小得意道,“果然我摆出兄长的作派来,老三也好说话了。”

  “还有娶什么婆娘?我还没玩够呢,谁听他的,就他那个老师在国子监都是出了明的老酸儒,认识的自然也是酸儒人家。”

  苏喜妹不接话。

  至于那盒苏盼儿买来的点心,她也没有拿,三哥也没有强求,略让她的心情还好些。

  “二丫头排一晚上买的核桃酥,道歉到是挺有诚意的。”苏傲自顾的说着。

  眼看着到了路口,兄妹两个要分开,苏喜妹才道,“大哥,我让你办的事你放在心上没有?”

  “知道了,不过你三哥刚刚也说了,这两天让咱们先看挑挑画,他既给我这个做兄长的面子,我怎么也要给他些面子。”

  苏喜妹打断他的话,“那就交给你了。”

  也不多说,便回院子了。

  晚上,苏喜妹让人去书房搬了些百鹿图过来,她一副副的打开对比,搬过来少说也有十竹筐,比较之下,找不出一点不同之处。

  苏喜妹不信这个邪,又让人连夜去取画,人去的快回来的也快,婆子带回来的话是三爷吩咐太晚了,让大小姐早些休息。

  兴致被打断,苏喜妹也就没了心思,早早的梳洗睡下。

  接下来两日,她和苏傲都安静的呆在府中挑画。

  第三日下午,苏盼儿来了。

  苏盼儿长的娇娇弱弱,仿佛被风一吹就能倒似的,她脸上虽擦了粉,也掩饰住神色间的疲惫。

  苏喜妹是不想见她的,可无奈苏盼儿聪明,是掐着时辰来的,苏子渊前脚回府,她后脚就来了。

  “听闻语芳说了大姐姐救她的事,只是这事不好张扬,便也不好到府上来道谢,但是她心中是感激大姐姐的。”苏盼儿坐下后,喝了口茶,便娓娓说了起来。

  苏喜妹打断她的话,“什么救她?我怎么听不懂二妹妹在说什么?这几日我一直在府中,从不曾出去,不知道二妹妹是不是听错了?”

  苏盼儿微微惊讶的张大嘴,只一秒又像说错话搬的捂住嘴,“看我又弄错了,多亏大姐姐提醒。”

  这样的神情和举动,赤裸裸的在告诉在场的人,她是在说谎。

  苏子渊只瞟了妹妹一眼,并没有追问。

  苏盼儿仿佛也知道做错了事,可她嘴甜又聪明,自己都能将气氛带起来,话题引到了法会上面,“三哥哥,那日你不当职,想必会陪着大姐姐去吧?谦哥这些日子功课落下,父亲拘着他在府中温习功课,我又不好凑到外人那去...”

  顿了一下,苏盼儿小心翼翼先看了苏喜妹一眼,才期盼的望向苏子渊,“不知能不能与大姐姐三哥哥一起结伴而行?”

  谦哥,宋谦。二房独子,小苏盼儿一岁。

  苏傲当头来了一句,“前些日子在茶楼里遇到,你不是与卫离他们一行人去法会吗?”

  到不是苏傲针对她,而是那时苏盼儿还邀请过妹妹。

  苏盼儿脸微红,拧着手里的帕子,“卫大哥当日差点伤到大姐姐,这几天到是下了贴子给我,我一直也没有应。”

  言外之意是为了帮苏喜妹出气,所以不与卫府来往了。

  苏喜妹就看不上她这副假惺惺的样子,“二妹妹这么一说,我心里到是过意不去了,因为我让你们有了生分到底不妥,我与卫府是我的事,二妹妹大可不必如此。”

  苏盼儿软绵绵的站起来,唇咬着,闭上眼,再睁开时,对着苏喜妹做了个欠身,“那是茶楼之事,我总想着人没事,与卫伯爵府闹的面上无光不妥,那晚回府后,越想越深觉自己有错,伯爵府再好,那也不及咱们姐妹间的情分重,是我魔杖了。还望大姐姐原谅我一回。”

  苏盼儿双膝深深蹲下去,抬头看向椅子上坐着的苏喜妹时,眼圈也红了。

  巧言令色,又八面玲珑。

  苏喜妹看了心知她活了两世也不是苏盼儿的对手,世家贵女去与下人排一晚买点心的赔礼态度,还有当着家人这样一翻感人肺腑的话。

  “二妹妹起来吧。”开口的是苏子渊,“既是一家人,结伴而行是应该的,你大姐姐不是小气之人。”

  苏傲别看平时大咧咧的,这时到没有开口,看到弟弟开口,还担心的往妹妹身上看了一眼。

  苏喜妹垂着眼帘,“二妹妹多虑了,三哥说的在理,你我是姐妹,哪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茶楼之事我也没有怪过二妹妹。”

  表里不一,她也会啊。

  只是她一开口,不说苏子渊和苏盼儿如何想,都惊呆了。

  苏子渊正是怕妹妹闹,刚刚才说了一句。

  结果完全和平时两样。

  就是最偏着她的苏傲,也瞪大了眼睛,心下感叹,原来妹妹也会口是心非啊。

  “二妹妹就是太多虑了,老人常说寡欲精神爽,多思气血衰,妹妹就是想的太多。”苏盼儿不但要说,还要做,她亲蜜的握着苏盼儿的手,“怯弱不胜,却自有风流。眉目含情,闲静似姣花照水,行动似弱柳扶风,要换我长得妹妹这番模样,怕晚上梦里都要笑醒。只是妹妹的心较比干多一窍,这身子骨才越发赢弱。”

  苏盼儿最后回府后,脑子都迷糊糊的,苏喜妹不与她吵,还夸她,莫不是中邪了?
    八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